这份清单小到英语证书,杨扬读到这是一个南方作家的作品

作者:文学    发布时间:2020-05-08 11:54    浏览:

[返回]

由华东师范大学独家出资面向全国社科界设立的第二届思勉原创奖昨天揭晓颁奖,并举行学术研讨会。

“杏坛高议”是华东师范大学举办的一个系列文化论坛,名字取孔子聚徒授业讲学之意。昨天下午,“杏坛高议”第四讲上,即将出版新作《苏北少年“堂吉诃德”》的毕飞宇和华师大中文系教授杨扬一起做了一场名为“文学的读与写”的对话。在昨天的对话中,毕飞宇常常充当记者角色不断向杨扬提各种关于文学的问题。毕飞宇说,创作《玉米》的动机是要写“害羞”,写《推拿》认识到“局限是人类共同面对的命运”。

本报讯 一名网友号称历时18小时整理出的“最全大学生考证清单”日前出炉,这份清单小到英语证书,大到驾照结婚证等。国庆长假结束,不少学子表示要照着清单“好好学习,天天向上”。不过,在受到网友热捧的同时,也引发“证书是一大把,哪个才是你真正有用的”质疑。

两年一届的思勉原创奖倡导理论、学术观点和方法的创新,被认定为全国性社科权威大奖。本届共有4项成果获奖,分别是李泽厚的《哲学纲要》、阎步克的《品位与职位——秦汉魏晋南北朝官阶制度研究》、张涌泉的《汉语俗字研究》和罗宗强的《隋唐五代文学思想史》。

南方作家有“手口距离问题”

可考证书超140项

《新民晚报》 日期:2013年10月27日 版次:A3 作者:王蔚

讲台上的毕飞宇在论坛一开始就抛给杨扬一个问题,“为什么华东师大的中文系与作家的关系那么密切?”亲历1980年代先锋文学浪潮的文学批评家杨扬从华师大中文系的传统开始讲起,他说中文系第一任系主任许杰就是当年跟随鲁迅的左翼作家,更不用说长期在中文系的作家施蛰存了,“前辈一直强调写作的经验和尝试。作家的分量在系里面一直占有一定比重。”杨扬说,“这条线索,一直没有中断。”另外一方面,华师大的批评家队伍一直很强大,“文革”前以钱谷融先生为代表,在1977年之后,许子东、李劼、胡河清等继承了这个传统。“那么多作家和批评家都曾在我们系里,这确实挺奇怪的。”杨扬说。

网友“小贤爱百度”在几个朋友的帮助下,历时18小时整理出了“最全大学生考证清单”,微博一份,微信一份,一经出炉即被大量转发。在这份清单上,一共有10项通考证书,包括:6项英语证书、2项计算机等级证书以及结婚证和驾照。其次是经济学专业、工商管理专业、市场营销专业、化学类专业、汉语言文学等24个专业同学各自应该考的证书,一共134项。一些看了清单的同学大叹“惭愧”,很多自己专业对应的证书自己都不知道。看来要对着清单“好好学习,天天向上”,成了不少学子“十一”过后的奋斗目标。

链接:

而杨扬问毕飞宇的第一个问题是,很多1980年代成长起来的作家,都曾有写诗的经历,“你是否也写过诗?”“我写了两年多的诗歌。”毕飞宇回答,“但当我读到华师大诗人宋琳、张晓波他们的诗歌之后,觉得他们走得那么远了,我就没有必要继续下去。”这就涉及毕飞宇自己说的,“我的强项是什么?”“诗歌从某种意义上,更像白描,由情感推动,抓住一些特征,靠几条线来完成。一幅画要有造型、色彩、肌理,但我的写作一开始就对造型兴趣不大,我感兴趣的是肌理。我的小说在某种程度上满足了我对表达肌理的兴趣。我对生活的肌理、人物的肌理、人物内心的肌理很痴迷。对于这个肌理的表达,油画家通过颜料,国画家通过水墨,中国小说家通过文字。我的每部小说,无论写什么,一定要呈现肌理。这也是我为什么这么在意细节。”如果一个小说写得比较差,毕飞宇说,那读小说里的人物就像看到塑料和纸。

实际上,随着就业压力增大,越来越多的大学生纷纷成为“考证族”,可以考的证书是一大把,但哪个才是真正有用的?

在毕飞宇的小说里,杨扬读到这是一个南方作家的作品,而读余华的作品,却不像个南方人写的。杨扬昨天说,余华之前的作家,谈得比较多的是内容和主题,因为那个时候“文革”也刚刚结束。“到了1985年前后,出现怎么写的问题。余华他们,对内容可以舍弃,但通过技巧上的变化,通过怎么写和新的叙述手段,颠覆了原先的叙述。”在杨扬看来,毕飞宇同样也是有“技巧自觉”的作家,但他同时又跟余华等人非常不同。

“本科期间考了很多证书,但是毕业后发现很多都是没必要考的。比如,普通话证书,如果不当老师的话根本没必要考。自己的专业是社会学,花了很多精力考市场调查分析师证书,但是找工作时发现用处不大。”今年毕业的刘同学表示,英语证书在找工作时还是很有用的,建议文科专业的学弟、学妹们考一些英语证书以及人力资源管理证书。

毕飞宇回应说,自己作为南方人用现代普通话写作其实是有困难的。他说,对于一个南方作家,存在一个手口距离问题,“手与口是有距离的,在写作的时候,是手表达口,对小说家来说,口与手之间有距离。”但以北方方言为基础的普通话写作,要了很多作家的命,“作为长江流域的作家,我们的语音不是普通话,基础方言也不是普通话,这就是手口距离。这个距离,对北方作家很短,对南方作家很长。南方作家叙事的时候,要把他的方言转换成普通话,这个过程越多距离就越长。”在毕飞宇看来,直接的影响是,南方作家更多在叙事,“陈思和说,王安忆在永远叙事。王安忆、孙甘露、苏童、叶兆言和我,在进行写作的时候,更多地用力在叙事上,北方作家更多用在描写上。在北方作家里,叙事最多的恰恰是王蒙。因为王蒙有强烈的政治倾向,他作品中政治抒情比例比较高。对我们南方作家来说,写小说时一下子进入叙事,这里有矫枉过正的痕迹。”

已经是计算机专业研一的周媛媛同学也认为英语证书是应该要考的,此外,像计算机证书,虽然对一些同学的实际工作可能没有什么帮助,但是在评职称时还是很有用的,所以在本科期间这两方面的证书是肯定要考的。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