备受瞩目的第六届上海文学艺术奖获奖名单昨天正式揭晓,先生是为出版社着想

作者:文学    发布时间:2020-05-03 21:33    浏览:

[返回]

一、颁奖名单出炉

图片 1

图片 2

  经过近两个月认真细致的评选工作,备受瞩目的第六届上海文学艺术奖获奖名单昨天正式揭晓,共评选出文学、影视、音乐舞蹈、戏剧、美术五个领域的终身成就奖12人,杰出贡献奖12人,并产生上海青年文艺家培养计划入围名单。

王元化先生诞辰94周年

陆晓光

  华东师大徐中玉先生、钱谷融先生获终身成就奖;中文系校友赵丽宏,兼职教授廖昌永获杰出贡献奖。**

  记得第一次见到王元化先生,是上世纪70年代末,在古北路附近大百科全书出版社上海分社。从此,由相识到相知、相交。曾经,陪他穿过落满梧桐叶的衡山路,回到吴兴路的家中。也曾多次,在绿意盎然的衡山公园,随他散步,竟然跟不上他的步伐。更不知,有多少回,在他的寓所、客房、病室,随意漫谈。而每一次,将心装得满满的。“月下沉吟久不归,古来相接眼中稀。”远去的那一代文人的背影,还会归来吗?还会走近吗?

  作为第六届上海文学艺术奖系列活动,“王元化学术精神与文艺思想”讲座昨日在思南文学之家举行。华东师范大学中文系教授陆晓光和上海师范大学教授李平分别对著名学者、文艺理论家王元化的学术精神进行了梳理。王元化先生是上海文化界的一面旗帜,对当代中国诸多重大思想问题均有独到见解,他提倡“有思想的学术和有学术的思想”,对整个中国学术界产生了重大影响。1998年,他与巴金一起,荣获第四届上海文学艺术杰出贡献奖。

  第六届上海文学艺术奖评选活动于10月15日正式启动,在申报阶段,采取组织推荐、个人推荐、本人自荐相结合的方式,共有458人通过审查参评,其中申报终身成就奖78人,申报杰出贡献奖226人,申报上海青年文艺家培养计划154人。最终获终身成就奖12人,杰出贡献奖12人,并产生43人的上海青年文艺家培养计划入围名单。

2006年12月20日,庆余别墅210室。

  更欣赏甘为文化建设之盐的人

  时隔12年重启的上海文学艺术奖,其作为上海文学艺术界最高奖的地位再一次得到确认。

  先生坐在窗边的椅子上,有点累,但气色还很好。刚坐定,先生说:“兰英,送你一本书。这是我所有的书中印数最少的。”秘书小周拿来书,先生取笔签下一行字:“兰英同志惠正。”递书给我时,先生问道:“你看能不能宣传一下?”这使我有些惊讶。因为,与先生交往二十余年,他从来没有主动要我为他的书或者他的任何事作宣传。接着,先生又说了一句:“出版社倒是印了5000册。但是,现在谁还在读黑格尔?他们是冒了风险的。”

  陆晓光昨天从三个层面来梳理王元化的学术精神,分别是求真知的学术、有学术的思想,以及有情志的理想。

  据悉,此次评选,邀请文艺专家、媒体代表以及艺术管理者组成评委会,其中专家评委占总评委人数的一半以上,确保了此次评选的专业性、权威性。在两轮投票过程中,终身成就奖与杰出贡献奖不搞门类和专业间的平衡,只评选最巅峰的艺术家。

  噢,原来,先生是为出版社着想,是为当下的“浅阅读”忧心。  

  他指出,求真知已深深植根于王元化的学术精神当中,以《文心雕龙创作论》为例,《文心雕龙创作论》 在上世纪60年代就已经初步完成手稿,到王先生2007年去世前的40年左右时间内,先后修订了3次,先后出版了6个版本,其中有一个版本是日语版本。这个历程,跟马克思写《资本论》的历程相似。

  上海文学艺术奖评委、评论家毛时安看来,此次评选其实就是坚持了两个标准,一个是看艺术成就,一个是人格艺品是否高尚。比如此次获得终身成就奖的徐中玉先生,已100岁了,他主编的《中国古代文艺理论专题资料丛刊》4卷700万字,是目前这个领域的权威著作。而他主编的《大学语文》,是很多大学生的必读教材。这艺术成就当然算得上极高的。而徐中玉去年还将自己毕生积蓄的100万拿出来,设立奖学金,奖励那些品学兼优的学生。人格可谓高尚。上海文学艺术奖属于德艺双馨者。

  我拿着书翻了翻,是先生新出版的《读黑格尔》。扉页上写着:“谨以此书纪念我的妻子张可。”我知道,这是先生半个多世纪以来,数次读黑格尔,写下的笔记和感知、思考等。为什么要写这行字呢?我小心翼翼地问。先生说:“这是张可于2006年8月6日去世以后,我出版的第一本书。在过去的几十年中,她给予我很大帮助,我们相伴在一起,我的一切与她的奉献分不开。”

  让陆晓光感触最深的,是王元化先生所提倡的甘为盐之人的精神。先生曾感慨道:“作为大陆上的一个学人,我佩服那些争做中国文化建设之光的人,但我更愿意去赞美那些甘为中国文化建设之盐的人,忘我无私精神总是值得尊敬的。”

第六届“上海文学艺术奖”终身成就奖获得者12人(姓氏笔画排序)

  1956年,因“胡风问题”在接受了一年多的内查外调后,王元化先生被允许读书看报。正是炎炎夏日,他读起了艰涩难懂的《小逻辑》。这本三联书店1954年出版的黑格尔名著,今天还保存着。在最后一页,留有先生的几段笔迹:“一九五六年九月七日上午读毕。用了一个多月的时间。开始很吃力,但越读兴味越大。深刻、渊博、丰富。作了重点记号,作了第一次笔记。”“一九五六年十一月一日下午第二次读毕。此次历时二个多月,做了十一册笔记,共三百三十六面,约二十万字左右。”“一九七四年十月二十九日第三次读毕。”

  早年曾经批评过《围城》初版本

  方增先 美术家

  显然,一本黑格尔的《小逻辑》,王元化先生起码认认真真,通读过三遍,并且做了几十万字的笔记。这本《读黑格尔》中所辑的《重读<小逻辑>笔记》,是1974年的,有54个页面。如果加之平时翻检、查阅,这本《小逻辑》,王元化先生不知读过多少遍了。今天做学问的,不知还有谁如他这般用心的。在这方面,记得美学家蒋孔阳教授生前曾讲述一个故事:王元化为了写作《<文心雕龙>创作论》,特意翻译了《文学风格论》等西方美学论著。   

  学界有“北钱南王”之称,“北钱”为钱钟书先生,“南王”就是王元化先生。“北钱南王”说的是他们在学术上的成就,可见王元化在中国学术思想界的地位和影响。

  吕其明 作曲家

  那天,王元化先生说:“黑格尔的哲学,有一种无坚不摧,扫除一切迷幻的思想力量。我所经历的哲学锻炼,正是几次读《小逻辑》。它帮助我怎样去思考:即不要简单,要层层剥笋般。由此,自然而然养成一种沉潜往复,多面推敲,曲折进展的思维习惯。”

  有意思的是,许多人受海外学者夏志清的影响,认为《围城》堪称“中国近代文学史中最伟大的一部小说”。但王元化当年却批评《围城》充斥着“油腔滑调的俏皮话”、对女人“无孔不入”的细微观察,以及“看到的只是低级欲望”等。

  陈佩秋 美术奖

  先生还说:“黑格尔的观点,有许多和中国的哲学是相通的。比如,《小逻辑》中的普遍性、特殊性、个别性,和先秦时期《墨辨》中的达名、类名、和名,和荀子的大共名、大别名、个体名等观点,都是共通的,强调事物的不同点,其间的微妙变化和相互关系等。黑格尔美学中的‘生气灌注’和魏晋时期‘六法’中的‘气韵生动’,也是在同一范畴,一个意思。”

  陆晓光说,王元化在晚年文集当中,却不愿意收这篇批评文章,为什么呢?“我想可能和王元化反思以后的文艺观相同,王元化认为自己年轻时代的文艺观比较激进,说话比较过分。但是反思之后,他认为文艺是可以有多样性的,不应该只有一种理想,应该有各种各样的。但是反过来说,王元化当时的批评是理想主义的,理想主义在今天的文学当中应该还是有它的一席之地,王先生当时的批评也并不是完全错误,完全没有道理的,他批评的是未经删改的《围城》初版本。华师大中文系在读博士生何建委还发现,施蛰存先生对《围城》也有批评。美国著名汉学家2014年3月到华来访时,也发表过与当年王元化殊途同归的批评之见。因此对于《围城》的评价,应该允许各种独特视角,不同的视角可以共同丰满《围城》研究,使之‘立体化,活起来’。”

  尚长荣 表演艺术家(京剧)

  学贯中西的王元化先生,在学术研究上,主张有思想的学术,有学术的思想。思想可以提高学术,学术可以充实思想。上世纪90年代,在学术界有一种共识:费孝通、金克木、于光远、王元化,是生存于现实世界的思想家,分别在政治、经济、社会、文化等研究领域,有着卓越的贡献,显示着领军人的姿态与作用。

  陆晓光认为,这样一个事情,也表现了王元化有情志、有理想的文艺观特征。《围城》虽然可谓出色的小说,却未必堪称最伟大的作品。

  贺友直 美术家

  这天,原宣传部办公室主任林炳秋、人民日报老记者章世鸿也在场,因此,谈得广而深。

  对电影中的媚众部分颇有担忧

  草婴 翻译家

  他的思维跳跃式的,转得很快,忽然看着我说:“兰英啊,你是大手笔。北京有位青年演员,非常好,有点埋没了,你可不可以写些文章,宣传宣传?”说完后,他叫小周放一段唱腔给我们听。可惜,已不记得唱的是哪一折了。但是,演员在演唱中透露的那种大气和豪情,还记忆犹新。先生说:“这个演员比上海的女老生王佩瑜,还要有潜力,不仅技巧好,感情也好,非常到位。”随后,先生取出一张纸,写下这位演员的名字:孙青纹。  

  王元化是文化学者,同时也是一名文化官员。他对流行文化,也时常提出中肯的见解。

  徐中玉 文学理论家

  由此,谈到京剧改革。先生说:“京剧的三大要素:虚拟、程式、意化,改革不能脱离这些。现在,有些人搞所谓改革,偏离了三大要素,一味大布景、歌舞化。将来,这些人将是京剧发展的罪人。”先生又说:“中国艺术讲究含蓄,所谓‘言不尽而意无穷’、‘意到笔不到’等,都是这个意思。传统戏剧的‘魂’在演员身上。如果演员不去思考,不去创造,那就只能是提线木偶。常言道:唱戏的是疯子,看戏的是傻子。不入迷,不上瘾,就不会真懂。”

  上师大教授李平说,在上海电影市场成立30周年的时候,王元化先生有一段发言,说不要让娱乐片冲垮了质量高的艺术片,不能让公众有一种虚伪的服从,也不能像商贩那样从小孩子手里骗钱。他指出:“王元化先生的意思,就是针对当代文化当中的电影,太注重一些通俗、流行或者是媚众的一些东西,王元化先生认为不能用这些东西压倒真正有文化的东西。”

  徐玉兰 表演艺术家(越剧)

  “有一个问题,我想了很久。”先生又说:“‘文革’中,毛主席特别喜欢听《四郎探母》,尤其是杨四郎探母这一段。为什么呢?我用这么一句话来概括:在交织着民族、国家、家庭的错综复杂的矛盾中,展现了真挚动人的善良人性。”他边说,边拿纸,写下这句话。先生继续说:“杨四郎被俘,匈奴对他好,把公主嫁给他。他又思念母亲、国家、民族,心情特别复杂、矛盾、无奈。剧本正是写出了这个。”

  对于一些流行的东西,包括某些80后作家,或者一些明星的作品,王元化也曾表现出一些担忧,他认为,这些到底是不是一种真正的艺术,是值得探讨的

  钱谷融 文学理论家

  说到这里,林炳秋插话,讲述了另一则有意义的故事。他说,在《四郎探母》能不能公演一事上,特别佩服陈沂同志。1979年,陈沂刚来上海不久,在友谊会堂开会,有人递条子,问可不可以排《四郎探母》?这张条子是林炳秋传上去的。当时,他很紧张,为陈沂同志捏把汗。因为《四郎探母》不是在“文革”中被禁的,是在60年代就被禁了。当时,对《四郎探母》还未开禁。没有想到,陈沂立即回答:可以排演。台下一片掌声。

来源|解放日报 记者|徐颖 编辑|戴勇                        阅读原文

  秦怡 表演艺术家(影视)

  唉,先生,非常抱歉,我不是大手笔,您的嘱托,因为种种原因,我没能完成。

其它媒体报道链接:

  舒巧 导演艺术家(舞蹈)

  这天和复旦新闻系学生钟喆同往。小钟是复旦大学的志愿者,在王元化先生患白内障开刀,眼不能看时,经常来为他读书读报。小伙子来时,只知道为一位长者读报,还不知道是元化先生。知道以后,深感自己是幸运、幸福的。从王元化先生身上,他也学到了许多。毕业后,小钟供职于新民晚报。

解放日报|大弟子搭档教授忆上海文学艺术奖获得者、文化大家王元化            阅读原文

  焦晃 表演艺术家(影视、话剧)

  先生正赤膊,躺在床上吸氧。看到我们来,即起床去洗手间,洗漱完后出来。见他脸色有点黄,但精神还可以。他递给我一张复印的报纸文章,说:“唉,兰英,你看,误解我的意思啦。我很少批评人。但是有人喜欢利用名人的力量去贬低别人。大家在一起说说话、聊聊天,发表一些看法,谈谈观点,都是可以的。但是要形成文字,我是非常认真的。一般一篇文章,我都要改四五遍,酌之再酌,才拿去发表。”

文汇报|思南文学之家解析王元化学术精神与文艺思想                   阅读原文

第六届“上海文学艺术奖”杰出贡献奖获得者12人(姓氏笔画序)

  原来,有一篇访谈类的请先生谈“三国”的文章,被人误解为先生点中了易中天的穴位。先生说:“易中天是《文心雕龙》学会会员。他到上海来,参加解放日报的文化讲坛,提出来要来看我。我们聊得很好。我怎么会去参加他们的争论呢?”先生是《文心雕龙》研究会的会长。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