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是诗体小说《叶甫盖尼·奥涅金》最初始的翻译手稿,学者嘉宾、华东师范大学教授罗岗与您分享《迁徙与阅读》

作者:文学    发布时间:2020-05-03 21:33    浏览:

[返回]

  “东方讲坛·文汇讲堂—文学与我们的生活”第三场将于下周六举办。作家嘉宾、上海市作协副主席孙甘露将带来《情感与故事》,学者嘉宾、华东师范大学教授罗岗与您分享《迁徙与阅读》,上海人民出版社总编辑王为松应邀担任主持。同期举行的“共读共赏·孙甘露《忆秦娥》”已在文汇微电台(APP喜马拉雅·听—(搜)文汇讲堂2014)展开,欢迎参加互动。

  华东师范大学抓好顶层设计,成立专门的教育专业学位管理中心,在师资、课程、教学保障等方面开拓思路,创新机制,力求让免费师范生攻读教育硕士学有所获。

图片 1

  本次活动将于11月29日下午2点—5点在威海路755号二楼报告厅举办,凭票入场。报名、话题网页:文汇网

  “陈子善教授讲文学与音乐的关系,归青教授解读苏轼《前赤壁赋》,听这些大牌学者的课,我感觉特别过瘾。”近日,上海市八中语文教师张璐滟在向记者说起自己暑期返校学习时的情况,依然难掩激动。

王智量,江苏江宁人,1928年出生于陕西汉中,1952年毕业于北京大学西语系俄语专业,曾任北京大学教师、中国科学院文学研究所实习研究员。1978年后任教于华东师大,曾任上海比较文学研究会副会长,翻译了多部世界名著,如《叶甫盖尼·奥涅金》、《上尉的女儿》、《安娜·卡列尼娜》等。    

来源|文汇报 编辑|戴勇

  张璐滟曾是华东师范大学的免费师范生,今年暑假,她又重返母校攻读免费师范生教育硕士。今年暑假,华东师大“迎回”了近2000名与张璐滟一样的免费师范生,帮助他们完成硕士学业的深造,力求让他们学有所获。

  “唱自己的歌,不要鹦鹉学舌”,这是著名外文专家、翻译家、小说家、华东师大中文系教授王智量在课堂上多次提及的一句话。在他漫长的学术生涯中,不仅翻译了普希金的《叶甫盖尼·奥涅金》、列夫·托尔斯泰的《安娜·卡列尼娜》、狄更斯的《我们共同的朋友》 等众多著名的外国文学作品(全部译作超400万字),还先后出版了学术论著《论普希金、屠格涅夫、托尔斯泰》、《论19世纪俄国文学》等,并创作了长篇小说《饥饿的山村》、散文集《人海漂浮散记》等,在中外文学的殿堂里架起了一座沟通和友谊的桥梁。  

  管理中心为学生“保驾护航”

  颠沛落魄是创作的土壤  

  免费师范毕业生在职攻读教育硕士专业学位是从2012年才有的新事物。自2007年推行免费师范生制度以来,2011年首届学生毕业,2012年起他们陆续免试回校在职攻读教育硕士专业学位。

  在曾经的蹉跎岁月中,王智量教授始终坚持外国文学作品的翻译。1958年,他先后被下放至河北山区、甘肃农村等大西北地区,因条件艰苦,病饿交加,他只能将最初的译稿写在香烟盒的纸片上。  

  据了解,华东师范大学的免费师范生教育硕士近3年呈逐年增长势头,从2012级的778人增长到2014级的1229人。他们要进行两次暑假面授、两个学期远程教学,并完成毕业论文才能顺利毕业。

  当王智量回到上海时,全部的行李只有一个大麻袋,而这个麻袋里面装的全都是写满了字的香烟盒和碎纸片。这些,就是诗体小说《叶甫盖尼·奥涅金》最初始的翻译手稿。此后的十余年里,这部手稿先后修改了十几遍,正式出版后,流传广泛,王智量也因此成为了这部俄国名著第一位、也是最优秀的一位中文译者。以《叶甫盖尼·奥涅金》为起点,他还翻译了普希金的大量文学作品,这些中文译本在俄国所有普希金的纪念馆内均有陈列和展出。    

  “暑假期间有近2000名学生在闵行和中山北路两个校区同时上课,学校的教学管理面临极大的挑战。”华东师范大学教育专业学位管理中心主任陈果良坦言,“与普通的研究生培养工作相比,免费师范生教育硕士人数多、时间集中、培养任务艰巨。”

  事实上,王智量教授的人生中充斥着颠沛落魄的生活轨迹,然而这在他看来却都是创作的土壤。上世纪30年代末,王智量9岁的时候,日本人打到南京,其母亲带着兄弟3人逃到后方,而这一路逃命的艰辛不是一两句话就能描述的。后来,王智量在北京师范大学附属中学(当时搬到后方叫做西北师范学院附属中学)读初中,1947年考入北京大学。  

  为应对繁重的管理和教学任务,华东师范大学抓好顶层设计,成立专门的教育专业学位管理中心,在师资、课程、教学保障等方面开拓思路。学校于2011年成立教育专业学位管理中心。中心不但要落实好暑期的面授公共课和远程教育课程,还要对各院系的专业课教学安排和论文工作提出合理的建议和要求。

  “我觉得很幸运,一生能在这两所学校读书,为我打下了一个比较扎实的知识基础。在北京大学的前两年我读的是法律系,后来我转到外语系,读了3年就提前调去做助教,后来又在中文系做助教,之后调到中国科学院文学研究所。当时觉得未来很美好,但是到1957年,情况突然发生变化。”王智量说,“1958年,我被错划成‘右派’。当时一起被划为‘右派’ 的人很多都和他一样妻离子散。现在把我的故事讲给这一辈人听也许能作为一个历史的见证,好在这一切都已过去了,我也没在那个时期死去。”  

  与此同时,华东师大还成立了由校长陈群亲自“挂帅”的免费师范毕业生在职攻读教育硕士专业学位工作领导小组,学校每年召集各院系和职能部门负责人开会,落实免费师范生教育硕士暑期返校学习及各项管理工作。

  华东师大是人生转折点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