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春联又是一种书写的行为,世界哲学

作者:文学    发布时间:2020-05-02 16:32    浏览:

[返回]

图片 1

  摘要:尽管经济、政治、文化、意识形态等领域各种形式的差异、冲突依然存在,但这种差异和冲突本身又内在于世界历史的进程之中,其化解无法离开普遍的、世界的视域。

  “多棱镜像——华东师大美术学系青年教师研创展”今天起在上海明圆美术馆展出,展览由华东师范大学现当代艺术研究中心主办,上海明圆美术馆承办,将展至明年1月31日。

  春联实质上是一种综合艺术,书法、文学之外,还有宗教、礼俗、节庆、心理、教化等功能。这是大家都熟悉的,但从文化大义上解读春联,似乎还没有人讲过。

  尽管经济、政治、文化、意识形态等领域各种形式的差异、冲突依然存在,但这种差异和冲突本身又内在于世界历史的进程之中,其化解无法离开普遍的、世界的视域。从总体上看,经济的盛衰、生态的平衡、环境的保护、社会的稳定、国家的安全,等等,愈益超越地域、民族、一国之域而成为世界性的问题,人类的命运也由此愈来愈紧密地联系在一起。

图片 2

  春联的核心无疑是“对对子的游戏”。狭义的对对子是天对地,日对月,山对水,是语言艺术,但春联又是一种书写的行为,因而,广义的对对子,包括了书写中的艺术心灵。

  互联网让世界变得更为平坦,全球化让人类变成一个更为休戚相关的共同体。同时,在中国的对外交往中,中国传统哲学又似乎越来越被领导人所强调。中国传统哲学通过一次次高规格的国际会议,频繁的国际交流和分布世界各地的孔子学院向外扩散。当世界从之前的“西方化”步入如今的“多极化”,根植于中国历史背景之下的中国哲学在此背景下会呈现怎样的姿态?在经历了知识分化的过程之后,如何真正回到对世界的整体性的、智慧型态上的把握?

刘元捷(作品)

  孙过庭说的“纸墨相发”、“偶然欲书”的书写,何等愉快!那是书写中艺术心灵的美妙时刻:中锋侧锋、虚实相生、藏露互见、疏密得当、正奇转换、方圆俱足、形神兼备、刚柔相济……这么多的“对对子的游戏”!曾国藩说的汉字偏旁之间的“顾盼有情”,老子说的“有无相生”、“计白当黑”,何等美妙!妙就妙在语文的对对子,与书法的对对子,如此有机地融合在一起,成为一种灵机的瞬间呈现。

  华东师范大学人文社会科学学院院长、著名哲学家杨国荣对于中西哲学兼有精深研究。在他看来,回应这些问题的过程也就是人们走向“世界哲学”的过程。他所谓的“世界哲学”也可以理解为“智慧的现代形态,或者说,现代形态的智慧”。“就哲学而言,在相当长的时期内,中国哲学、西方哲学都是在各自的传统下相对独立地发展的。而在历史成为世界历史的背景下,哲学第一次可以在实质的意义上超越单一的理论资源和传统,真正运用人类的多元智慧来认识世界和认识人自身,并在成就世界与成就人自身的过程中,不断实现自由的理想。”杨国荣解释道。

  华东师范大学美术学系在沪上以现当代艺术的创作、研究和教育闻名,云集了一批在上海乃至国内颇具知名度的艺术家。今年10月,华东师范大学现当代艺术研究中心主办“象界——2014上海当代艺术学术邀请展”,由多位美术学系资深教授领衔参加,云集沪上当代艺术最强阵容。在此基础上,华东师范大学现当代艺术研究中心以美术学系青年教师群体为对象,筹划推出“多棱镜像——华东师大美术学系青年教师研创展”,集中展现一批70、80后艺术家在艺术上的多元化探索和思考。展览将包括绘画、雕塑、漆艺、装置和影像多种艺术媒介。

  然而,这一切又植根于什么样的基础?产生于什么样的民族文化心理,体现什么文化价值?

  “尽管经济、政治、文化、意识形态等领域各种形式的差异、冲突依然存在,但这种差异和冲突本身又内在于世界历史的进程之中,其化解无法离开普遍的、世界的视域。从总体上看,经济的盛衰、生态的平衡、环境的保护、社会的稳定、国家的安全,等等,愈益超越地域、民族、一国之域而成为世界性的问题,人类的命运也由此越来越紧密地联系在一起。”杨国荣说。在他看来,这些便是世界哲学所植根的历史背景。“世界哲学”表现为从整个人类的维度考察世界对于人的意义。这种意义不仅通过对世界的说明得到呈现,而且在改变世界的历史实践中不断得到现实的确证。

  此次展览参展艺术家包括王伊楚、陈东杰、陆煜玮、黄翎、吕旗彰、曹丽平、吴晓宁、刘元捷、顾欣、马俊营、沈春兰。

  最早的春联当然是桃符了。桃符是先民们用来辟邪、驱鬼的吉祥物。然而根据陶器、玉器与青铜器上的一些图案,根据《周易》《老子》的一些文字,广义的“对对子”心理,其实更早的时候就产生了。我猜想远古的先民们在一天的劳作之后,在窑洞或田边看月亮星星,看天上的云与飞鸟与地下的水与游鱼,看身边的火对水、锅对瓢、门对窗,再回过头来看自己身边的男女、老幼、死生……于是有一天感悟到天地宇宙的一个绝大秘密,就是两两相对,有物必有对,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于是发明了一个汉字:“文”,两两交错为“文”。春联的基因正在里面。中国人文主义的秘密,也就在里面。所以,对对子的游戏背后,是天地宇宙自然的大文。所以,美丽的中文,好像是天地之美神明之容的朗现了,噫!那天地之美、神明之容,借着文字来显了他的灵。然后,唐宋以后的中国文人,才会更多、更经常、更自觉地借助于文字,来对话、感恩、体认与亲证天地自然之美,在新旧交替的年关,召唤这样的美的精灵来临。

  第一财经日报:近来中国发生怎样的事情,让你感到中国哲学与西方哲学有了越来越多的融合?

  当代艺术并非是有统一特征和标准的艺术形式,而是多元文化镜像的感性表征。当代艺术的中心问题已经不是哪种媒介先进,哪种媒介落后的问题,而是各种媒介如何平等呈现,如何相互借鉴、渗透的问题。华东师范大学美术学系在上海以现当代艺术的创作研究闻名,该系有着一批上海乃至全国著名的现当代艺术家和教育家,更有着一支思想活跃,创作多样的青年教师队伍。

  于是,才会有这样“对对子的精灵游戏”!不仅不同的东西,可以相互和谐地存在,而且不僵硬、不现成,心中常现灵机,绝不死板;生命总有跃动、永不陷落,永远有想象,有喜气,有创造性。

  杨国荣:从现实的情形看,近来中国呈现出二重趋向:一方面,中国哲学、西方哲学、马克思主义哲学之间对话和沟通的主张逐渐出现,尽管实质性地从事这方面的融合并不多,但以上主张至少有肯定融合的意向;另一方面,对近代以来试图结合中西哲学的尝试,又批评之声不断,不少论者甚而将其贬斥为以西释中,并针锋相对地提出以中释中的要求,这种看法背后蕴含着如下观念:中西哲学只能分道而行,不能彼此互动。以上两种趋向相反而又并存,从不同方面提出了如何恰当理解中西哲学关系的问题。

图片 3

  现在,良辰、美景,赏心、乐事,贤主,嘉宾,汇集一堂,我把我为新年拟的一副春联献给大家:

  日报:你认为,在全球化时代,差异真的会越来越小吗?

王伊楚(作品)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