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上海时期的上海法租界和上海公共租界的西区大部分与中区属于,1000余位国内外童书作家、插画家和出版专业人士

作者:文学    发布时间:2020-04-28 20:03    浏览:

[返回]

  信息时报1月22日C13版讯 近日,由广东省作家协会、广东人民出版社、广东省当代文学学会与华南师范大学现代散文研究中心联合主办的“百年散文探索丛书”暨散文价值再发现研讨会在广州隆重举行。孙绍振、陈剑晖、谢有顺、杨克、郭小东、郭杰、王兆胜、王国平、丁晓原、朱寿桐、戴伟华、宋剑华、马茂军、徐肖楠等多位国内的著名学者以及华南师范大学文学院的研究生出席了本次研讨会。研讨会就散文如何深刻地影响着当代的日常生活、如何传承散文这笔最大的文学遗产、散文如何承担当代文化建设的重任等问题进行了兼具学术性、现实性和社会性的探讨。

  “与世界和未来在一起”,2015中国上海国际童书展将于11月13日至15日在上海世博展览馆举办。昨天举行的新闻发布会透露,本届童书展上,5万余种中外童书新品,1000余位国内外童书作家、插画家和出版专业人士,100余场阅读推广活动将亮相。  今年,英国和德国展团阵容空前,北欧展团首次参展,各携10余家童书出版机构参展。本届童书展将为有志于投身童书创作的文字和插画作者搭起舞台、亮起聚光灯,积极发现新人、扶持新作,推动中国原创童书源源不断涌现。开幕前一天,童书展将举办第二届陈伯吹国际儿童文学奖颁奖仪式,宝山国际儿童阅读季活动也同步推出。今年新创设的旨在发现新人的金风车国际青年插画家大赛,已陆续收到来自16个国家和地区的250余位新锐插画家的800余幅投稿作品。  童书展邀美国著名儿童文学作家、2011年凯迪克金奖得主菲利普·斯蒂特夫妇,法国著名青少年文学作家、插画家伊万·波莫等中外名家座谈。小朋友可与瑞典著名儿童侦探故事作家马丁·维德马克共同“破案”,听德国作家法兰克·赖芬贝格讲《幻影四人组》故事。  上海文艺出版社携手中国台北故宫博物院前院长、博物馆专家周功鑫,以图画说故事,介绍讲述中华传统文化的青少年历史读物《图说中华文化故事》系列丛书,让孩子们认知感悟优秀文化遗产。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聚焦少儿阅读话题,推出一系列主题讲座,为“读什么,怎么读”提供专业指导。在会场设立最大展台的少年儿童出版社,推出《小熊包子》《十万个为什么》等图书见面会。“魔法童书会”、蒲蒲兰、“魔法大师班”等新媒体从线上走到线下,与小读者和家长面对面交流,把选书、读书的奥秘传递出去。

  11月4日,上海宣布静安区、闸北区“撤二建一”,设立新的静安区。  此前闸北、静安“撤二建一”消息传出后,就有网友发帖说:“‘上只角’和‘下只角’合并,让静安人情何以堪。”还有网友担心上海的“上只角”从此消失,静安会被闸北带low。  对此,学者表示,“上只角”“下只角”的概念现在只能说是一种“文化潜意识”,观念的改变早已从浦东大开发开始。当时,原本被浦西人不屑一顾的浦东突然就变得“高大上”了。  在老上海语言里,“上只角”、“下只角”代表了一种区域分化。解放前,上海原来的公共租界是在南京路一带,法租界是在淮海路一带,而东北的杨浦、闸北、普陀、宝山都是工厂区。“上只角”一般指上海西区的高级住宅区,“下只角”指低级住宅区,两只“角”的房租可以相差三四倍甚至十倍以上。上海城市以苏州河为界的“上只角”和“下只角”之分的阴影,自然成了社会学的遗传因子,至今还在一些人的头脑里生根发芽。  此次静安闸北“撤二建一”的消息传出后,有学者表示,这是两区发展的必需。这次“撤二建一”是“顺势而为”。

  散文与现实生活关系最为贴切。中国有强大的诗歌写作传统,在文学长河中,诗歌被视为最高级的文学样式。但事实上,自唐代举行科举考试后,人们越来越重视散文,散文的作用也越来越大。及至到了“桐城派”,散文更是影响了一个时代的文风。所以,从整个历史的演进来看,“文”对中国文化和人们日常生活的影响最大,至今仍然深刻地影响着当代的日常生活。在座谈会上,专家就这个问题发表了不同的见解。

阅读原文

上海的“地段情节”始于租界时期

  谢有顺:二十世纪以后,散文有一个“日常化”的过程,真正完成了从书面语向日常语的转化。散文要保存生活的日常性,它是对“时感”经验的一种记录,是对这个时代说话方式的保存,通过散文可以直接准确地看到这个时代的人是怎么说话的。同时,通过散文的话语方式,可以看到日常情感、经验在散文文体中呈现得最直接、彻底和真实——所以说,散文是“在人间”的写作。现在很多散文革命就是想要散文“非人间”,但是都不成功,不管是修辞上、文体上,还是情感、生活经验,散文都应该“常道”,应该“在人间”。

记者|许旸

图片 1

  散文最大的意义就是保留日常生活的经验与感情,因而“在人间”应该被视为散文创作“常道”。我们应该重新成为一个散文读者,用心去体悟散文,感受散文,读出散文的精妙之处,散文的意义就都在此!

来源|文汇报

位于上海黄浦区的思南公馆 澎湃资料

  徐肖楠:散文有着表现生活的无限可能,语言是形式也是情趣。时尚粗鄙无法破坏散文语言美感与生活美感的一体化,但时下的中国散文常偏于个人生活一隅,以生活感觉的原生态破坏了诗性情趣,缺乏超越以往散文精品的内质。因而散文必须表达生活性情和审美性情,审美性情来自生活性情又滋润生活性情,审美性情自然产生散文的审美表达和情感体验,这样性情中必然包含人类性的关怀。散文没有了思想性或人类性就没有诗性情趣,深入日常生活和个人情怀的作品须有宏大意趣,故而作家要有“精致”意识。

编辑|吴潇岚

  上海人的“地段情节”是从清朝租界时期开始的。上海社会科学院民俗学专家蔡丰明日前告诉澎湃新闻记者,“上只角”、“下只角”的说法,最早来源于旧时的租界。  自1843年开埠以后,上海发展迅速。蔡丰明说,旧上海时期的上海法租界和上海公共租界的西区大部分与中区属于“上只角”,居住着名流、富商,地区治安、卫生条件都属一流;而华界以及其他城乡结合部属于“下只角”。  “上只角”居住的人群身上有很多西方文化的烙印,大多数家庭都过圣诞节,有些人还“只说英语”。“上只角”因为地域大多属于租界,路名都很洋气,像思南路(旧名马斯南路Rue Massenet)、永福路(旧名古神父路Route Pere Huc)都是其中的代表。  而“下只角”给人的印象则是污水横流、挤挤攘攘,狭小的弄堂里,邻里为了鸡毛蒜皮的小事争吵不休。“下只角”聚居的大多是外地涌入上海的难民,受教育程度低,能够听到很多江北口音。  蔡丰明说,从上海开埠一直到解放前,“上只角”、“下只角”之间的壁垒还是很明显的。解放后,代表两个区域的阶级、阶层差别不存在了,但文化的差异,以及交通、教育、服务等各类软硬件差别,还在一定程度上存在。于是,不少上海人就非常看重地段,安家置业,力求靠拢“上只角”。“现在我们听到的对‘上只角’消失的担忧,就是这种地段文化的遗存。”蔡丰明说。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