侠客精气神首要反映在对于险境的探幽索隐、爽直的秉性,从今以往在张济顺的心尖

作者:文学    发布时间:2020-04-28 20:03    浏览:

[返回]

  “泼墨侠笔写意象,交魂见魄造化中。”陈孟豪运用笔之性、墨之情,体现了徐霞客“寻尽天下奇山水”的情怀,也有马致远“古道西风瘦马”的意境。陈平原在其著作《千古文人侠客梦》中提到“游侠是一种情怀,代表了中国人的气质和精神”,侠客精神主要体现在对于险境的探索、率直的个性,以及无畏艰难与强权的自由精神。陈孟豪的山水画不同于其他画家所表现的博大的宇宙精神,或是玄学的墨色体会以及永恒的禅宗意味,而是试图给人们营造了一个充满侠义与豪情的意象山水空间。

  抗战期间,在内迁贵州的高等学校当中,大夏大学是在贵州省办学时间最长的一所大学,也是与贵州关系最为密切,深入社会最为广泛的高校之一。自1937年内迁入黔到1946年返回上海,大夏大学在贵州办学8年。这8年,大夏大学得到了长足的发展,迁来时300师生,离开时有1800师生,对贵州文化发展尤其是教育事业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1959年,张济顺10岁,中福会少年宫6岁。在延安西路64号的院子内,一个少年和一座少年的家园,在新生的城市中相遇。

图片 1

图片 2

图片 3

笔势染来天气现

王伯群

张济顺 1949年生,华东师范大学思勉人文高等研究院教授。曾任华东师范大学党委书记。主要从事中国近现代史、上海史研究与教学。

  陈孟豪山水画作品中的侠骨情怀也体现其在作品中的定意立景与运笔用墨上来。首先,在取景上,画家打破平稳安静的状况,推陈出新,来去莫测,占据天地之地位,超越画幅之范围,力图去寻求山川之险与奇,体会生命之韧,画面所呈现的多为奇峰险境,倒崖上的苍松巍然挺立,构图上的山之一角水之半边,给人以游目驰骋之遐想,让人仿佛身临其境,感受到了悬崖陡壁的神秘莫测和画家的豪迈气概。

  据省文史馆馆员梁茂林介绍,大夏大学从诞生那天起,就和贵州有着很深的渊源。大夏大学的创办人王伯群生于1885年,是贵州兴义人,1906年和其他3人由兴义县首批以公费选送日本留学,在日本留学期间王伯群加入了同盟会,参加过孙中山领导的护法运动,并在1919年南北议和中作为南方代表。

  即便已过去了近一个甲子,张济顺也不能忘记,初见这幢恢弘建筑时内心的震撼,一切就如屋名——好一个富丽堂皇的宫殿。在这“宫殿”里度过的岁月,从此在张济顺的心里,也在无数青少年心里,留下难以磨灭的印迹。

  其次,运笔上画家大笔淡墨以雷霆万钧之力扫出远山和若隐若现的瀑布,趁淡墨未干之时用破笔甚至是笔肚、逆锋自由地拖画出了主峰与险崖;又以侧锋散笔皴擦出嶙峋的山石。树木的表现也是疾锋、率意但不失精微,连出枝与针叶都处理得颇为讲究。画家运笔上的恣意大胆,却不失明锐,这正是侠义精神的率直与自律的体现。

大夏与贵州的渊源

曾被称作“大理石大厦”

  最后,画面上颇见笔意的色墨叠加营造出一种“混沌”之境,这一境界不同于虚谷与倪瓒之清冷与空灵,有别于齐白石与任伯年的朴与拙、活与率,也异于黄宾虹和李可染在其山水画中所经营的“以黑衬白”,而是通过极具张力和现代气息的点、线、面交错组合,加之古人用笔用墨的完美融合来表现心中之山水。

王伯群与大夏大学

  19世纪60年代,英籍犹太人埃黎斯·嘉道理到上海经商,由于经营得法,到了1863年,他已经成为上海煤气公司老板和五六十家工厂的大股东,其子也来沪协助父亲。经过数十年的奋斗,嘉道理家族在地产、电力、煤气、建筑、橡胶等行业获得巨大成功,老嘉道理本人成为上海犹太总会会长,并在上海捐建了多所学校和医院,成为与沙逊、哈同齐名的犹太大亨。

  陈孟豪从事书画创作数十年,对传统的理解和继承是到位的,对书法研习也是刻苦的。他认为画好山水画,笔墨功夫固然十分重要,然文学修养,诗文词赋拔高了山水画的层面,赋予了山水画新的境界。他特别认同画论中的气韵生动。因此他的山水画常常能做到小格局却气象万千。

  1924年夏天,上海。

  老嘉道理原先的住所毁于一场火灾,妻子也不幸在火灾中罹难。为此,他委托朋友为他另外寻地建房,但朋友却将钱财挥霍一空。老嘉道理最终委托英商马海洋行斯金生建筑师,在今延安西路64号设计居所,1924年初竣工,1929年又加建一层,至1931年全部建成。这一欧式皇宫式样的大楼,仿巴洛克风格,内部装饰极尽奢华,占地约一万五千平方米,耗银一百万两。

阅读原文

  在厦门大学读书的兴义人何应炳登门拜访了赋闲在家的王伯群,何应炳是何应钦的弟弟,而王伯群的妹妹又是何应钦的妻子,他们是姻亲关系。何应炳说到因为学潮,厦门大学许多教授愤而辞职,300多学生到了上海,请原厦大的部分教授欧元怀、王毓祥等9人另组新校,解决失学问题。王伯群听后对失学青年表示同情,愿意尽力解决问题。

  建筑楼下为舞厅、餐厅、会客室、休息室、娱乐室等,楼上为卧室,有浴室6间。大厅穹顶垂下水晶吊灯,室内多用金箔贴饰,因此视觉效果华美异常。因为室内多用大理石砌筑,楼梯、壁炉、浴室及石壁上的雕刻均用大理石制作,据说这些大理石都是专船从意大利购得,价格不菲,因此人们又称其“大理石大厦”。

作者|李娜娜(本校美术系在读博士)

  之后,王伯群拿出2000银币租校舍、登招生广告、制教具等,当年秋天开学。学校定名为大夏大学,含有是从厦门大学走出来的及光大华夏之意。

  可就在嘉道理家族入住大理石大厦不久,二战开始,大量欧洲犹太人逃难至上海。嘉道理家族在沪积极发起组织救援,一时之间,上海所有的犹太社团和社会救济组织都云集在大理石大厦,决定建立“上海援助欧洲难民委员会”联合帮助难民。嘉道理家族还出资创办了上海犹太青年学校,专门招收欧洲犹太难民的子女。然而,随着1941年日本人进入上海租界,老嘉道理被关入闸北集中营,1944年在贫病之中受尽折磨而死,家族财产也全部被日本人掠夺,大理石大厦被日军当做军事指挥机构。

来源|新民晚报

  欧元怀教授后来回忆说:“伯群先生的资助,在大夏经费毫无着落的时候,起到了雪中送炭的作用。”虽然初建时,学校设在上海的一条小巷里,只有一间屋子,但在王伯群的努力筹措下,并邀请社会各界名流,如马君武、吴稚晖、叶楚伧、邵力子等人担任学校校董。到1932年,学校在中山北路建成了新的校舍,包括可供2000多人上课的群贤堂大楼,和700多人住宿的男女宿舍,以及大礼堂、图书馆、实验室、体育馆等建筑群。在当时上海40多所私立大学中,大夏大学以建筑宏伟,环境优美著称,被誉为东方的哥伦比亚大学。教授更是囊括马君武、何昌寿、邵力子、郭沫若、田汉、何炳松、李石岑、朱经农、程湘帆等,甚至当时炙手可热的杜月笙也曾屡次资助大夏。

  直到1945年8月,日军投降,第一批登陆上海的美军与老嘉道理的两个儿子取得了联系,困居大厦内的两兄弟兴奋之余,当夜打开大厦所有的电灯,欢庆战争结束。不久,这儿就成了美国、澳大利亚和英国军人的活动中心。解放后,嘉道理家族结束了在上海的业务,致力于在香港发展。

编辑|吴潇岚

图片 4

  1953年儿童节前夕,在宋庆龄的建议下,大理石大厦被改作中国福利会少年宫。从此,这幢见证过上海犹太家族风云变化的私邸,开始为城中千千万万的红领巾服务。

贵阳王伯群故居 吴东俊摄

将最好的建筑给了孩子

  梁茂林介绍,除了王伯群,教师中马宗荣、谢六逸、周昌寿等三人也是贵州人。

  红领巾与少年儿童队,是解放后孩子们获得的新称呼和新身份。资料显示,当时全称还是“上海少年儿童队”的组织在1949年年底建队。到1952年4月底,上海的少年儿童队已在613个学校中建立了队部。当时全市队员共96769人,其中中学生27547人,小学生69222人。

  马宗荣,著名社会教育家,贵阳人。早年赴日本留学,入东京帝国大学教育科。他认为一个社会最好的教育首先是社会教育,其次是家庭教育,最后才是学校教育,受聘到大夏大学任教就是为了实践他的教育理念。大夏内迁到贵阳后,他被聘任为贵阳文通书局编译所所长。

  在一切向前苏联学习的年代,上海也参考前苏联城市建设少年宫的经验,将城市里最好的一批建筑供给孩子们做活动场所。1953年5月份起,中福会少年宫即成立了19个小组,共计组员600人,分为生物、理工、化工、航模、美术、音乐、舞蹈、文学等八种。少年宫的图书馆里共有图书四万四千册,每天约有800人到这里进行活动。到了1953年8月,在中国新民主主义青年团第二次全国代表大会上,“中国少年儿童队”改名为“中国少年先锋队”。

  谢六逸,贵阳人,1917年以官费生赴日就读于早稻田大学,复旦大学新闻系的创办人,受聘为大夏大学教授后,又被聘为贵阳文通书局编译所副所长,主编《文讯》月刊和《贵州晨报》副刊《每周文艺》。

  1959年,在复兴中路第二小学,上小学三年级的中国少年先锋队队员张济顺,因为口齿伶俐、从不怯场,被学校推荐到徐汇区少年宫参加一次活动。她在台上落落大方的表现,吸引了台下一名中福会少年宫老师的注意。这名老师事后建议张济顺的老师,“推荐这个小孩来延安西路64号试试吧”。

  周昌寿,麻江人,物理学翻译家、教育家。毕生致力于物理学著作的编译工作,是早期向国内介绍量子论和相对论等物理学新成就的学者。编写了系统的中学物理和大学普通物理教材。他是大夏大学物理系主任,大夏大学内迁后,他留守上海,坚持办学。

  1959年暑假,张济顺第一次来到中福会少年宫,开朗聪敏的她很轻松就通过招考,被分入戏剧队。从此之后的5年时光里,每周一次,她都会到这座恢弘的“宫殿”报到。来自东海舰队文工团的退役军人和来自上海戏剧学院的专业老师,会为孩子们上戏剧课。

  校长王伯群和这三位教授的贵州身份,注定了大夏大学与贵州有着深厚的渊源。同时,抗战时期,内迁到贵阳办学也成了顺理成章的事。尤其是王伯群,他一生的主要成就,是主持私立大夏大学二十余年,将寂寂无名的大夏办成声名藉藉的大夏,成为上海私立大学的巨擘。王伯群的教育思想,主张学术自由,包含革命与民主之精神。他力主大夏大学在贵州应该协助政府开发贵州的资源,促进西南之文化。他以“学不厌、教不倦、行不惑”三语和“自强不息”的校训与大夏师生共勉。他先任董事长,后兼校长,直至逝世。

最接近周总理的时刻

抗日硝烟中内迁贵州

  能参加中福会少年宫的活动,对当时的孩子们来说已经是一种荣誉。而这荣誉中的荣誉,是在外宾到访时,成为代表小伙伴发言的“小主席”,或者献花和献红领巾的少年。

  1937年8月13日傍晚7点。

  1960年9月14日下午,时任几内亚共和国总统塞古·杜尔在周恩来总理的陪同下访问了中福会少年宫。在一千多名参加欢迎式的小朋友中,张济顺被选去献红领巾。

  沪西苏州河北岸中山路的大夏大学校园内。

  为了出席这样的正式场合,张济顺当天穿上了白色大圆领双绉真丝衬衫,着红色背带裙,化了淡妆,一对大辫子上扎了大蝴蝶结。献红领巾的一对少先队员事先被告知:男孩给周总理献,女孩给杜尔总统献。张济顺手捧红领巾,内心却十分羡慕男同学,“为什么不让我给周总理献呢?”

  师生们如同往常一样,有的赶往图书馆学习,有的在操场上锻炼,有的在宿舍休息,突然一阵炮声远远传来,师生们一个多月的担忧突然到了眼前:日本人打来了!

  在同学们奏响的鼓乐声中,宾客们进来了,这是张济顺一生中最接近周总理的时刻。眼前穿着灰米色中山装的总理十分可亲,毫无架子地拍拍两个孩子的脑袋,问几岁了,读几年级?“那双浓眉,还有炯炯有神的眼睛,真是令人印象深刻。”多年后,当张济顺读到“扬眉剑出鞘”词句时,脑海中立即浮现的,就是少年时见过的周总理。

  校本部门口迅速挤满了来打探消息的师生,学校经过紧急商议,要所有师生暂时各自撤往租界。

一浴缸被丢弃的小提琴

图片 5

  虽然在童话般的地方学习知识,但在上个世纪五六十年代,外界的风云变幻依旧侵漫进“宫殿”,潜移默化地影响着其中的孩子们。

大夏大学西迁纪念碑

  比如儿童们在排练话剧时,话剧的题材内容,就紧扣战备时代特征。张济顺表演过的儿童剧中,包括讲述在金门和台湾特务斗争题材的《英雄小八路》,也有《最后一颗手榴弹》等。因为咬字清晰,张济顺和同学们还被邀请去市作协,朗诵作家和诗人为“反美”主题撰写的诗歌。

  随着战事的蔓延,上海已经不安全了,学校决定内迁大后方,经与复旦大学商议,两校决定组建复旦大夏联合大学,于1937年10月迁往庐山牯岭。然而随着南京的沦陷,江西也变得危险,仅仅在牯岭复课三个月,教育部又下令让学校再往西迁。由于两校合并,师生众多,经费紧张,校舍紧张,后决定分开。这样,复旦大学留在了重庆,大夏大学则迁来贵阳。

  在与前苏联关系融洽的日子里,常常有前苏联儿童到少年宫交流。几乎每一个在少年宫学习的上海孩子,都结对一名前苏联笔友。张济顺也曾和一名莫斯科男孩通信多年。男孩书信里描述前苏联生活,还常常寄来印有前苏联风景的明信片,这曾是当时一代人憧憬的生活范本,张济顺也深信过“莫斯科的今天就是我们的明天”。然而随着当时中苏关系交恶,通信中断,后来张济顺销毁了所有的信件,这一段生发于少年宫的纯真友谊,都不曾在大时代中幸免。

  抗战爆发后,大夏大学是最早迁来贵州的大学。时任王伯群秘书的王守文撰文回忆:大夏之所以迁来贵州,一是因贵州交通闭塞,文化比较落后,抗战前夕还没有一所大学,大夏应该迁到这种迫切需要高等教育的地方。二是因为王伯群是贵州人,有爱乡观念,又对家乡情况熟悉,容易得到当地的支持。

  1964年,到了退队年纪的张济顺结束了在少年宫的活动,但几年后“文革”中的一天,她忽然又被要求去少年宫“揭发曾经任课的老师”。被吓呆的孩子什么也没有说。但就在那天,离开少年宫前无意瞥到的景象,让张济顺永远记得:那是在大厦的浴室里,竟然满满一浴缸被丢弃的小提琴。这是她第一次感到,大理石大厦的石壁,原来会泛出阵阵寒意。她并不知道,5年后她就要去吉林下乡插队,从此与上海一别多年。

  师生们抵达贵阳后,贵州举行了盛大的欢迎仪式,盛赞大夏师生是集体的王阳明。当局拨了贵阳讲武堂(今河滨公园对面黔剧团与贵州教育学院一带)为校舍。经过修葺后,学校教室、图书馆、实验室初具规模。

  2003年,中福会少年宫建宫50周年时,张济顺回宫参加庆祝活动。时隔多年又站在这幢恢弘的建筑中,她奇异地发现,房子还是那幢房子,“但却不似记忆中那样大了”。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