才直接评上的教授,外国人可以借助猜灯谜内容活学活用汉语词汇

作者:文学    发布时间:2020-04-26 01:14    浏览:

[返回]

  文学是不是人学?这个五四运动的同龄人,从华东师大建校起,当了38年讲师,到法定退休年龄延聘之后,才直接评上的教授,一干干到80岁。记者陪他拄着拐杖走下木梯,步行十几分钟,到了长风公园银锄湖畔,在一条长椅上谈起了这平静而又波澜、恰如湖水般的文论百年。钱谷融说,这辈子没说过别人的话,说的都是自己的话。

  元宵节是承接春节的又一股节庆热浪。作灯诗、猜灯谜、贴灯联,人们用汉语将浓烈的节庆气氛点燃,在字里行间传达情感与祝愿。

  归有光(1506—1571),明代散文大家。字熙甫,又字开甫,别号震川,又号项脊生,世称“震川先生”,与王慎中、唐顺之合称“嘉靖三大家”;与茅坤等人同尊内容翔实、文字朴实的唐宋古文,是为“唐宋派”。归有光一生著作繁富,涉及经史子集各部,尤以散文见长,一些叙述家庭琐事或亲旧生死聚散的短文,朴素简洁、悱恻动人,“使览者恻然有隐”。

图片 1

图片 2

  所以,对其著述进行系统地搜集、整理、校勘,对于保存古典文化、传承学术经典、弘扬中华传统文化具有非常重大的意义。2009年,华东师范大学古籍所全面启动《归有光全集》搜集、整理、校勘工作。经过近七年的辛苦工作,近日,十卷本近四百万字的《归有光全集》由上海人民出版社出版。记者为此采访了全集主编之一、华东师范大学中文系教授彭国忠先生。

  这个年过了,钱谷融98岁了,依旧戴着那顶堪称他标配的行头——八角帽。从春节到元宵,这幢华师大二村的老式公房,通向三楼的木头楼梯总是咯吱作响——满天下的“桃李”们几乎天天有人登门,给沪上文艺理论界的这位泰斗拜个年。

猜灯谜趣味多

图片 3

  华东师大终身教授、中文系主任谭帆也来探望,在老爷子面前叹道:“我57岁了,要做不动了。”钱谷融笑言,他文革后“第二次出山”也是57岁,还只是一个讲师呢。算了算,这个五四运动的同龄人,从华东师大建校起,当了38年讲师,到法定退休年龄延聘之后,才直接评上的教授,一干干到80岁。钱谷融说,这辈子没说过别人的话,说的都是自己的话。

  “十五天”打一个字,胖;“七仙女嫁出去一个”打一成语,六神无主;“红公鸡,绿尾巴,身体钻到地底下,又甜又脆营养大”打一蔬菜,红萝卜;“愚公之家”打一成语,开门见山……面对五花八门的灯谜,猜谜者需要“脑洞大开”。猜灯谜启迪智慧又饶有趣味,所以流传久远,受到男女老少的喜爱。

《归有光全集》

  那天下午四点半,钱老例行散步时点。记者陪他拄着拐杖走下木梯,取了五六份报纸,步行十几分钟,到了长风公园银锄湖畔,在一条长椅上谈起了这平静而又波澜、恰如湖水般的文论百年。

  “千里随身不恋家,不谈酒饭不谈茶,日落西山不见它。你猜这是什么?”现在在天津电视台做主持人的乌克兰小伙儿耶果和笔者打趣道,笔者回答说是影子,耶果笑道:“是影子。猜灯谜太有意思了。”

要全面、深入地了解归有光,必须还原他的著述全貌

图片 4

  四川师范大学文学院教师苗笑武认为,“猜灯谜”对于学习汉语帮助很大,首先是寓教于乐,能够进一步激发外国人学习汉语的兴趣。中国灯谜内容丰富,包含字谜、成语、人名、动植物、典故等,外国人可以借助猜灯谜内容活学活用汉语词汇,加深对汉语语素的理解。比如灯谜中的字谜“七十二小时”,谜底为“晶”,可以帮助外国人进一步理解汉字中会意字的内涵。其次,可以帮助汉语学习者深入理解中国传统文化内涵,一些带有习俗知识的灯谜揭示了中华典故,如“兔子请老虎”,谜底是“寅吃卯粮”,其中包含了中国的生肖文化、天干地支的对应等知识,猜谜者通过探求谜底,可深入认识中国传统文化的意义。

  读书:我们知道,归有光辞世之后,有不少人整理编辑过他的文集,其中包括归家后人和钱谦益这样的著名文人,以及书商。您能不能就这方面的情况作一个介绍?

钱谷融在家中爱读《世说新语》。徐瑞哲 摄

贴对联节意浓

  彭国忠:归有光去世之后几百年的时间里,其文集的编纂和刊刻,主要有三股力量在运作。一是归氏家族,他的嫡系、旁系后代。归有光刚去世,他的子侄辈就开始编辑其遗文,两个儿子在昆山编,形成昆山本;一个侄儿在常熟编,形成常熟本。这两个本子互有异同,但都不全,归氏遗文还有十之八九未被收入。这是第二代。

老楼更满,老湖更静

  元宵佳节,有对联一副“增福添喜”:时际上元,玉烛长调千户乐;月当五夜,花灯遍照万家春。春节,也有春联一副“恭贺新春”:迎春迎喜迎富贵,接财接福接平安。清明节,有对联一副“寄托哀思”:睹物思亲常入梦;训言在耳犹记心。端午节,有对联一副“抒情言志”:龙舟竞渡,不忘楚风余韵;诗台抒怀,更忆圣哲先贤。中秋节、重阳节……对联包含着诗词歌赋,体现着汉语言文字的声韵美、形式美,寄托着人们的情感愿望,体现着作者的才思。

  第三代,归有光的孙子归昌世,与钱谦益交往较密切,钱谦益也非常钦佩归有光,自言受其影响很大。昌世子庄,为牧斋门人,央其从叔请牧斋编辑归氏文集。这个本子动用了归氏家藏遗文,数量几乎比旧本多出一倍。但是,牧斋编辑时有主观删削和改动,归庄并不完全认可,有时提出自己的疑问,有时把钱删之作仍予保留,有时自己也做改动。归庄对归有光集子的擅改,引起著名文人汪琬的极端不满,汪琬与归庄通信几次,反复提出不当改窜,归庄不予理睬,反而在私下说汪琬另有动机,汪琬觉得归庄不可理喻,就撰写了《归文辨诬录》三卷。归庄编集子未完就去世,由徐乾学与归庄的儿子、侄子一起完成。但归庄无力刊刻,赖得当时一些官员及远近文人资助,方能刊刻问世。这个本子虽然问题很多,但流传相对较广。归有光的孙子,还有一个叫济世的,可能不满于以前所出的集子,就自己编了一部《震川先生未刻稿》,二十五卷,现保存在上海图书馆,未见有刻本传世。这是第三代和第四代。

  记者:您住这边多久了?房子很老了。

  “‘北雁南飞双翅东西分上下;前车后撤两轮左右走高低。’这是我记得的一副对联。我认为接歇后语、对春联、打灯谜等汉语言游戏非常有趣,也很深奥,我从中学到了很多的中华文化知识。”来自北京语言大学汉语言专业的日本留学生西田聪说。

  第四代中,有旁系归起先。据载:钱、归编的集子,毁于绛云楼之火,赖副本保存。归起先找到归庄抄写副本,又到牧斋处请求让他在常熟出版。牧斋也觉得所编这些文字与归有光的风格有些隔膜,只同意出版文集三十卷,别集十卷,其他的,就留在家塾中保存。

  钱谷融:反正1951年华东师范大学成立后,就一直住这儿。从前住在师大一村,后来住二村。那时,我和爱人原本都要被调到原南昌中正大学,就是因为华师大建校,才能留在上海。当时让我做图书馆主任或中文系讲师,我说我不愿做领导。

  “对联要求对仗,即语义上要求相对、相类、相似,同时也蕴含了相异;韵律上除了整齐对等以外,还要求音韵平仄相对,这样读起来才好听。”中国社会科学院语言研究所副研究员唐正大如是说。

  到了第五代,归有光的玄孙归玠,在刻字工人那里看到钱、归编集时的抄本《凡例》,有八则之多,其中颇有值得商榷的地方,就去找堂叔归起先,归起先则拿出另一册《凡例》,只有五则,说是来自钱谦益的儿子绣林,显然是归庄最后的定稿,便大喜过望,把钱牧斋的《凡例》放在前,反而把归庄的《凡例》放在后,重出了一部集子。

  记者:一做就做了那么多年啊。现在您是三室一厅、四世同堂了?

  苗笑武认为,常见的春联表达一种中国民俗心理,求富贵、兴旺、和睦、平安等,如“一帆风顺全家福,万事如意满堂春”,浅显易懂,寄寓美好愿望。外国人认识了解这样的春联容易融入中国人日常生活,贴近感强。而一些有诗词特征的对联则彰显中国文学的魅力和文化意境,如郑板桥的“汲来江水烹新茗,买尽青山当画屏”,能够让外国人在学习汉语基础知识的同时,领略到中国文化的美学高妙境界。

  旁系中还有归朝煦,大概认为他的那些长辈们所出归集不够全,不够好,乾隆年间,自己出了一部《震川大全集》,从书名看,仿佛是要盖过此前所有本子。光绪元年,常熟归氏又刊刻过另一部《震川先生全集》。

  钱谷融:是。最小的就是我的重外孙女,还没上幼儿园呢,学会叫“太爷爷”不久。

民俗字寓意美

图片 5

  记者:据说您还不是这个教师新村最老的教授,二村有个“邻居”,是另一位上海文学艺术奖“终身成就奖”得主——徐中玉先生。

  下图中几个笔画繁琐、似曾相识但又叫不上名字的“字”是民俗字。民俗字是民间喜闻乐见的一种书法形式,又叫组合字、团结字等。民俗字不仅具有装饰性,还表达着吉祥的含义,是中国传统吉祥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在春节这样的喜庆节日中常常作为窗花张贴。如第一张图中的民俗字,是“招财进宝”4个字组成,4个字巧妙地构图,形成一个具有美感的“新字”,传达一种吉祥的寓意。第二张图是人们最熟悉的双喜字,在新婚场所贴于新房内,也设计在各种结婚用品上。两个喜字方正对称,寓意结婚男女并肩而行,其中的4个“口”字寓意“子孙满堂”。第三张图“日日有见才(财)”为明朝大才子唐伯虎所创,原义勉励自己每天要勤奋。后被人们延伸为日日见财,亦通“日日有见财”、“日日有财见”。

  第二股力量是书商。归氏去世后,就有翁姓书商编辑出版其集,但进度缓慢,因为知道归有光儿子们也在做。但据说归有光托梦给翁氏,催促他加快速度早日出版,否则,集子就被涂改完了。翁氏得梦后很快完工,还专门撰写一篇祭文,祭告归有光,其中叙说了这件事情。这个本子,就是万历四年翁良瑜雨金堂本。翁氏的话是否出于出版策略不得而知,但归有光儿子子宁说,翁良瑜所刻,系他同意的,翁氏以此“贸易致富”,引得其他书商纷求,子宁以已经重金卖给翁姓为搪塞藉口。后翁姓又欲刻归有光的柬札,子宁又将所有柬札付之,翁姓并未刊刻,说被顾姓官员取去而不返还原稿。子宁自己无力刊刻,后有欲刻者,“辄不吝与之。然每不刻而并其原本不返”。归有光另一门人夏九范说:顾姓先世就想遍刻归有光遗文,才把全稿借取。但顾姓编了近三十年,夏九范都已下世了,还没出版。据说顾姓曾经生病,死而后苏,说被逮至阴府,因归有光求情放他回来编刻归书而得还阳间。有人就打趣说:归先生的全集看来永远编不出来了,要留着给顾姓做长命符了。这些,可能都有利益考量在,见出当时书贾为谋利刊刻归集的情形。

  钱谷融:他比我大4岁。我们中学、大学都是同学,在华东师大共事60多年。不过,我们两个人正好相反,我是无能又懒惰,他是能干又勤奋。他一个人做的工作,至少比三个我,恐怕比四个我都多。我看到他,非常惭愧。

图片 6

  第三股力量就是归氏弟子与粉丝们。喜爱归文的人很多,他又桃李满天下,在嘉定安亭讲学,在其他地方为官,又得众多弟子和粉丝,都有文章流传在当地,以及弟子们、粉丝们的家乡。早在归氏子侄辈辑刻前,就有门人王子敬在闽中刊刻。归氏爱好者中,有个张姓的,非常喜爱他的文章;还有个朱姓的,也是归迷。张姓的儿子汉瞻,做了朱姓的学生。朱姓老师编成《震川先生别集》,有三百篇之多。归庄听说后要看这些文稿,朱氏不同意。等到归庄编的集子出版,《别集》中有一半左右未被收入。后来,张汉瞻到昆山授徒,又搜得遗文数十篇,一直想与《别集》一起出版,未找到机会。康熙四十三年,湖北人王橒到嘉定做官,也是归迷,汉瞻就把这些遗文献给王橒,王橒请人校对刊刻。将要完工时,邑人苏含如又献出家藏归氏策论一编,是归有光另一孙子驭世手抄,经过汉瞻鉴定,无一篇伪作,便编入集中,成为《补刊震川先生集》。当然,归集还有其他出版者,在此不一一叙说。

  记者:呵呵,您这么大年纪还能天天走动,很勤了。每次都来长风公园?

  “民俗字是已有汉字的组合,即一些具有吉祥、喜庆意义的字眼的组合。它们的文化彰显和传播功能所起作用的范围是特定的,例如招贴画等,基本略等同于绘画,或者是介于绘画和文字之间的形式。有意思的是,这种文字组合规则,也往往是汉字造字法的延伸。例如上下结构、表里结构等等。”唐正大说。

  归有光平生数娶,原配魏孺人早逝,生一子子孝十六岁而殇,另有五子存。这些儿子,生非同母,又多数各有子孙后代,他们为了共同的家族利益,为维护归有光的形象,自然会对其著述中有干时忌的地方进行删削;又会为了各自在家族中的地位和形象,另对归有光著述进行删削改动。故归有光著述的编辑刊刻,以家族这一股最为出力,也以这一股对著述的掩藏、删削、改动为最大,他们造成了归集编纂、刊刻中最大的混乱。

  钱谷融:对,就走到湖边坐坐。这湖,原来叫碧螺湖,比较小。我们当年师生都要参加劳动,来挖过湖。挖出泥呢,就堆在旁边,成了假山,17米高。

  对联、灯谜和民俗字都是人们喜闻乐见的语言民俗形式,它们既有游戏的欢愉,又有教化的深意,是中华文化传统中的珍宝。

  读书:那么,当下再来编这样一套归有光全集,目的和意义何在?

  记者:这湖蛮大蛮深的,原来还有这样的渊源。那么多年,您对它一定很有感情。

  “对联包含中国人天地和谐的观念,灯谜依赖对于汉字音形义的熟练把握,民俗字积聚吉祥祝愿,这些语言民俗形式依靠汉字音义二维、符号繁多、语素定型等特点,提供了丰富的汉民族文化信息。想要深入了解中华文化的人,不妨参与这些活动,不仅有利于学习汉语,更有利于理解中华文明。”华东师范大学社会发展学院民俗学研究所李明洁教授如是说。汉语在节庆民俗中的使用与发明,体现汉语的特点与文化魅力。发扬这种魅力,让世界更喜庆,更和谐,更精彩。

  彭国忠:前面所说归有光集子的刊刻,虽然标以“全集”、“大全集”等名目,实际上都是限于他的文集。《马政志》这样的专书因为篇幅不算大,才被收入文集的《别集》中,而《三吴水利录》之类,根本不入文集。可以说,真正意义上的归有光全集,从来没有编辑出版过,致使归有光的大量文字不被人知,他的集部以外的著述,也鲜有人知。

  钱谷融:记得当年连湖边上都挂着横幅:“千万不要忘记阶级斗争。”别人都在阶级斗争,我还是一个人来这里散步,看看湖光山色。

阅读原文

  我们现在编纂《归有光全集》,除了盛世修书这样一个大的时代环境,更主要的是基于如下考虑: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