段子的作文和供给不仅仅来源于平常公众,初期蒙娜Lisa开掘之旅

作者:文学    发布时间:2020-04-25 08:43    浏览:

[返回]

  一个没有发达的自然科学的国家不可能走在世界前列,一个没有繁荣的哲学社会科学的国家也不可能走在世界前列。习近平总书记5月17日在京主持召开哲学社会科学工作座谈会并发表重要讲话。文、史、哲作为哲学社会科学的重要组成部分,如何加强顶层设计、实现创新发展? 在同济大学人文学院目前举行的建院70周年院庆暨“技术时代的人文科学”学术研讨会,不少知名学者表达了一致的看法:回应时代关切,洞察新技术时代的特征,关注人类的命运,人文科学研究需要做出变革、推陈出新。

  段子的创作和供给不仅来自普通民众,而且呈现出专业化、商业化趋势,看段子则成了越来越多的人每天的必修课。

  近日,“早期蒙娜丽莎发现之旅”中国首展在上海正式向公众开放。

  出任同济大学人文学院院长一职近10年后,孙周兴教授主动把自己“免掉了”。5月15日,同济人文学院建院70周年院庆那天,这位著名学者最后一次以院长身份亮相。此时,学院新楼里的院长办公室已经腾挪出来。离任前,孙周兴最得意的一件事情就是,推动并目睹全新的心理学系在同济人文学院揭牌成立。

  随着博客、微博、微信等自媒体的崛起,段子的舞台越来越大,传播越来越广。段子的创作和供给不仅来自普通民众,而且呈现出专业化、商业化趋势,看段子则成了越来越多的人每天的必修课。段子的交流和分享甚至成为了一种社交手段。并且,每当有重大或者重要事件发生,常常出现段子手迅速、密集性出动的云蒸霞蔚的壮观景象。段子不仅有荤段子、红段子、黑段子、冷段子等的分类,还出现了一些专门的网站和微信公众号。

  一幅被认为比卢浮宫馆藏的《蒙娜丽莎》早10年的达·芬奇画作《早期蒙娜丽莎》,再度引发了人们对这一“世界上最神秘微笑”的兴趣。

  人文学科的式微在全球范围或是大势所趋,想凭一己之力挽狂澜于即倒,难! 具有悠久传统的人文学科在大学何以生存、维系,如何让人文学者在这个时代能够以一种相对理想的方式治学? 这是眼下很多高校人文学院的“当家人”普遍关心的问题。

  段子的形式也是多种多样,有的是小故事,有的是对话,有的是对联,有的是顺口溜,有的是谜语,有的是视频,有的是普通言词或历史典故的另类解读,有的甚至是填空题,等等。

  为此,记者专访了上海视觉艺术学院、华东师范大学教授孙乃树,请他为大家解读蒙娜丽莎留下的秘密。

  谈到刚成立的同济心理学系,孙周兴坦言,在最初提议立项时并非一帆风顺,遭遇过种种阻力。而他之所以据理力争,是出于这样一种信念:古老的人文学科也需要推陈出新。“既然学科复合、交叉是方向,回应时代关切和人类本身的困惑是人文学科的使命,那么人文学科就不能墨守成规,三十年不变,而是要在坚守中不断创新学科!”

  不少段子几乎可以说是语言运用的精品之作,甚至具有文学价值。有的段子构思精巧,有的悬念迭出,有的富含哲理,有的针砭时弊,有的讽刺辛辣,当然,段子的一个普遍性特征是它的诙谐幽默。一些段子可以让笑点颇高的人也忍不住笑出眼泪来。人们不得不承认,高手在民间,民间有高手。

孕育《蒙娜丽莎》的艺术土壤

“胖子拼命吃,瘦子不给食”,这种投入机制对吗

  有的段子不仅成为一些会议报告人提升报告可听性的工具,甚至进入了大学和中学的课堂教学中。因为情趣盎然的段子在理论的阐释和其他教学内容的辅助说明方面,常常有事半功倍之效。

  无论是人们熟知的《蒙娜丽莎》,还是最近正在展出的与蒙娜丽莎十分相像的年轻版《早期蒙娜丽莎》,达·芬奇都没有在画中留下能表明所绘人物身份的任何细节,这份神秘留给后人无限的猜想:达·芬奇笔下的蒙娜丽莎究竟是谁?数百年来争论不断。

  在如今的大学,和很多理工科专业相比,人文学科各专业掌门人的当家难度要大得多。投入少、收入低、为数不少的“青椒”日子过得“紧绷绷”……即便身处985高校,许多人文学科的院长、系主任关起门来,都要想法子应对“巧妇难为无米之炊”的尴尬。

  譬如,如下的一个段子实际上包含了丰富、深刻的经济学知识。一个小镇上的许多人债台高筑。一天来了一旅客进旅馆打算住宿,于是放柜台上1000元押金,就上楼去挑房间。旅馆老板马上拿起这1000元过街还给肉店老板1000元猪肉的欠款,肉店老板拿到1000元后又还清了向养猪户买猪的欠款,养猪户又还清了仅几步路之远的饲料商的1000元欠款……最后水果贩运商还清了原来招待商人住旅店的1000元欠款。这时本想住店的旅客下楼了,说对房间不满意,取回1000元走了。但是全镇的债都还清了。这个段子直观性很强地说明了某些经济条件下,向实体经济体系适当注入货币的功效。

图片 1

  比较而言,孙周兴任院长的同济人文学院情况可能算是比较好的。这个学院成立了一个理事会,由一批具有人文情结的校友、学者和社会人士组成,同时设立了人文教育基金会,专门用于提高人文学院的教师待遇。不过,孙周兴仍然觉得,人文学科教师的待遇还是太低,过得太苦。在高校对各学科的资源配置和投入上,人文学科总体处于比较边缘的位置。

  再来看一个对话式段子。老公:亲爱的,物价涨这么快,我今后还是每天打的去上班吧。老婆:你不是一直乘公交车的吗?乘公交车便宜啊,节约一点钱给我买衣服。老公:打的比坐公交车便宜啊,因为的士是在坐完之后付款,而公交车却是一上车就买票。这个段子夸张性说明了通货膨胀期间,货币贬值的速度之快。

达·芬奇自画像

  “有些学院不差钱,或者并不需要那么多钱,但因为是重点学科,学科评估时排名在前,现在又成了高峰高原学科,政府和高校还在拼命投入;有的学院,比如理学、人文等基础学科,明明需要投入,但因为无法快速产出,或者现在排名还不行,各方面都得不到保障。”在孙周兴看来,这种投入机制看上去站得住脚,貌似在做强、做大优势学科,但其实是大成问题,“学科强势就多投入,学科弱势就少投入,这不是‘强盗逻辑’吗?这就好比给胖子拼命喂食,吃了太多还要不断给吃的,而一旁的瘦子快要饿死了,因为瘦弱所以不给吃食———这种逻辑难道不荒谬吗?!”

  前一短时间,微信上传播的一个段子则诠释了另类营销的涵义,甚至可以引发对于“去库存”的正反两方面的不同角度的认识和思考。段子为:一个鱼塘新开张,钓费100元。众人钓了一整天,没钓到鱼。老板说凡是没钓到鱼的,就送一只鸡。众人齐赞老板大方,每人拎着一只鸡回家了。后来看门大爷说,老板本来就是个养鸡专业户,这鱼塘压根儿就没有鱼。老板养的鸡太多了,他这是去库存。

  在众多对画作原型的讨论中,拥趸最多的一种说法认为其原型是佛罗伦萨富商佐贡多的妻子,也有人认为其原型是达·芬奇的红颜知己,甚至还有人说这幅画是达·芬奇的自画像。

中文系的异化:比起写文学作品,更习惯写论文

  面对许多精彩的众多段子,不由得想起曾具有显赫身份的相声来。为什么那些专业文学写手和相声演员写出来并表演的相声(并非现在的民间新派相声)逐渐失去了观众和听众呢?常常是相声演员在傻乎乎地自己挤出令人莫名其妙的笑声,而台下的听众却没有一丝笑意。因为许多所谓专业文学写手和相声演员可能并不是这个社会很富有幽默感的,甚至脱离了普通民众的日常语境。尤其是相声节目还要经过不少的行政审查,往往是不懂相声的人来评点相声和要求相声修改。

  人们对这一神秘微笑持续不断的探究,无疑是这幅画成功的最佳象征。而这幅画究竟为什么能成功,它何以征服世界,或许是比画中人是谁更值得一探的问题。

  除了投入机制上得不到保证,在高校任教多年,同济大学中文系主任张生教授觉得,“一刀切”的评价制度正在影响人文学科发展的生态。一个例证就是,在如今的大学中文系,教师和学生的总体写作能力较过去有所下降,由此导致对文学作品的理解和自身综合能力的养成随之下降。

  段子与相声的巨大反差实际上在经济领域也类似地存在。华为、腾讯等优秀企业相当于精彩的段子,而有的行政色彩很强的大企业却无力奏出华丽的经营乐章。经营高手在民间,民间有大量经营高手。在经济领域,我们应该努力创造宽松的环境,让更多的类似于华为、腾讯这样的“段子手”能够更好地创作优秀的经营作品。

  孙乃树教授认为,要真正读懂《蒙娜丽莎》,首先不能忽视其诞生在什么样的时代。

  “一说写文章,受到类似于理工科的技术化规训,很多人文学者的第一反应也是联想到发表SSCI、CSSCI论文,恨不得把论文关键词都想好。”张生颇为感慨,中文系的毕业生以及从教者,只会写论文而写不出“好文章”,其背后隐匿的真相是,今天的大学中文系对于维系符合文学特质的教育模式,已越来越吃力。

阅读原文

  《蒙娜丽莎》是文艺复兴时期绘画的代表作之一。在文艺复兴之前,欧洲经历了漫长而黑暗的中世纪,人们的思想被宗教压抑,几乎所有的艺术只为宗教服务。

  正值同济人文学院建院70周年,张生翻看了一些史料,特别观察了1949年以前几大国内名校文科的课程设置,“无论是清华、北大,还是南大、同济,那时候,人文学科的核心课程总少不了写作,要么是新文学写作,要么是小说写作,散文写作。当时,大学高薪聘任一批知名作家和诗人,主要就是让他们担任写作课的教学任务。”张生认为,写作教育作为文学教育的重要环节,是让学生把学到的知识融会贯通,继而以文学作品样式呈现的过程。稍感遗憾的是,写作课今天虽然仍存在于大学中文系学生的课表上,但却处于边缘的位置。比起写作水平高下,学生们更在意的是在中文系习得的所谓“专业知识”。比如,各种流派的文艺理论掌握了多少、一些名家发表了哪些观点。张生直言,“这样的文科教育,真是有点走偏了。”

作者|叶德磊(本校经济学院教授)

  “在中世纪的宗教画里,你几乎看不到自然,所有人物的表情都是僵硬的,那个时代的画作里只有天堂,没有人间。”孙乃树说。

应对研究环境的“质变”,人文学科必须做出变革

来源|东方早报

  文艺复兴时代的开启终于打破了一千年来的思想禁锢,人的自我意识逐渐解放,艺术家们在作品中开始了对人与自然的探索。尽管在文艺复兴初期,绘画主题主要还是宗教内容,但是画法已经不同,画家们开始用圣经故事表达现实的生活。

  “人文学科和理工科,其学科的属性和组织方式是完全不同的”。清华大学人文学院院长万俊人教授用一个形象的比方,说明这两类学科间截然不同的气质。“理工科像清水,越鲜活越好,它的组织方式是团队合作式的,新技术的产生必然会替代旧的技术。而人文学科则像酒,它的基本组织方式不是替代性的,而是积淀型的,放了30年的陈年老酒方让人感觉美妙。”

编辑|吴潇岚

  到了达·芬奇时代,他笔下的蒙娜丽莎不论原型是谁,但无可否认的是,她是日常生活中的普通人,而不是圣经中的人物,也非神话故事中的主角,这在当时是十分罕见的。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