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篇关于少年读经的通信引发过多关切,依据微明同名小说整编的影视《蚀》剧照

作者:文学    发布时间:2020-04-24 03:19    浏览:

[返回]

  近期,一篇关于少年读经的报道引发不少关注。报道写道,十年前,读经热进入高潮,全国近百家读经学堂雨后春笋般建立,大批少年离开体制教育,进入读经学堂求学。如今,较早的一批读经孩子已经成人。从狂热、受挫、困惑到反思,他们不得不推翻自己曾真诚信仰并奉献了全部生活的东西。正如读经界一位人士总结:现在回过头去看,对孩子来说,这真是一场残酷的实验。

  今年是茅盾先生诞辰120周年。上海文联文艺会堂近日放映根据茅盾同名小说改编的电影《春蚕》,此前,茅盾同名小说改编的电影《蚀》五部曲完整连放,让观众过足瘾头。趁着电影放映的热度,由上海电影家协会、上海文艺评论家协会、上海电影评论学会、解放日报社共同主办的“茅盾——从小说到电影研讨会”同期举行。众多沪上电影评论家围绕茅盾文学作品的影视改编,聚焦文学遗产电影的坚持与创新。

  今年是傅雷夫妇逝世50周年,也是《傅雷家书》面世35周年。随着傅聪回信的失而复得、傅雷家书手稿的进一步发现和整理,译林出版社推出了新版《傅雷家书》。

图片 1

图片 2

  在近日举办的关于新版《傅雷家书》的读书会上,学者、图书设计师、版权代理人等,从不同的观察角度与阅读体验,一一讲述了这部著名的“家书”背后的亲情故事、文化探讨、时代价值。

宁波某公共服务中心举行“幼儿入学启蒙”仪式,通过正衣冠、诵读《弟子规》、朱砂启智、击鼓明志、开笔习书等环节。

根据茅盾同名小说改编的电影《蚀》剧照。 (资料)

  而对读者来说,阅读这样的《傅雷家书》,从中可以领略到家书文化所具有的厚重与温暖,唤起对家书文化的珍惜。

  其实,不管实验结果如何,这一段少年读经热的历程,都值得更全面地回顾和总结。他们为什么放弃体制教育而去读经?对于读经,人们尤其是家长们有多少期待、又有多少误解?弄清楚这些问题,对于今天如何更好地传承优秀传统文化也有重要价值。对上述问题,记者采访了中国哲学史学会副会长、华东师范大学教授陈卫平。

文学电影本身就是文学启蒙

图片 3

对学校增进传统文化教育的一种“倒逼”

  将茅盾的文学作品改编为影视作品,在华东师范大学教授毛尖看来,最大体会是“向现实主义传统致敬”。“我们看郑大圣的《蚀》,经常会找到现实对应,这就是现实主义的魅力,只要紧紧抓住现实主义的内核,就会发现历史和现代的相似之处。今天,我们拍鲁迅、茅盾的作品,这些东西肯定会在大银幕上留下来。所谓抓各种艺术主张,还不如抓住功底最深厚的现实主义传统经典。”

新版

  解放日报·上海观察:报道中,有孩子小学四年级时就离开体制教育,开始在读经学堂求学。不要说十年前,就是在今天看来,离开体制教育无疑也是一项很大胆的决定。您觉得,他们为什么选择读经这条求学路?

  除艺术主张外,另一个更现实的问题是,中国电影市场年度票房突破440亿,但公认的中国影片佳作却数量寥寥。上海影协副主席、上海戏剧学院教授石川直言:“如果拿电影去和国外交流,我们当下的国产片根本拿不出手。中国为什么不能像BBC那样做文学遗产电影?他们就是从莎士比亚、狄更斯等作家作品一路拍下去。今天,我们许多人接触文学名着的第一步往往是从电影开始,文学电影本身就是一种文学启蒙。”

  ■引起了巨大的文化反思

  陈卫平:一些家长选择把孩子送进读经学堂,其中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对于现在学校教育的不适应、不满意。这种不适应和不满意的一个重要方面,是学校在传统文化教育方面有缺失。从于丹开始,大众媒体成为传统文化教育的主渠道,而观众乐此不疲,这从一个侧面反映了这个问题。

  在石川看来,中国有文学IP(知识产权)的富矿,但文学遗产电影的削弱,跟现在的电影产业和市场有关。“即便是今天拍的 《春蚕》或《蚀》,这两部片子也是所谓的‘富田穷耕’。好的题材加上充裕的资金,才能保证拍出质量。”

  ■更亲切、更家常的父亲形象

  现在不要说中小学生,即使是一些受过大学文科专业教育的人,传统文化的知识也非常匮乏,绝大多数不具备直接阅读传统文化典籍的能力。这也是“70后”、“80后”家长的基本写照。因此,当他们觉得需要给孩子传统文化教育时,很容易想到求助于社会上的读经学堂。就此而言,读经学堂的存在,也是对我们学校如何搞好传统文化教育的“倒逼”。

忠于原着也需进一步创新

  江奇勇(《傅雷家书》版权代理人):今年是傅雷夫妇逝世50周年。今天的读书会,也是译林出版社出版的《傅雷家书》(傅雷夫妇逝世50周年纪念版)新书发布会。这个活动在上海——傅雷的家乡举办,是很有意义的。

  家长让孩子离开体制教育、在读经学堂求学,还说明一些家长在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义务教育法》方面的无知。家长可能不知道孩子的义务教育权利是受到义务教育法保护的,家长根据自己的认识和判断,把孩子送去私塾读经,是违背法律的。但是,似乎缺少有效的办法,使这些家长改弦易辙。

  翻拍经典文学作品,并不是简单的为原着“背书”。

  1981年,14万字的《傅雷家书》出版,引起了巨大的文化反思。随着岁月的变化、读者群的变化,《傅雷家书》版权几度转移,版本也不断变化。

图片 4

  郑大圣执导的《蚀》大刀阔斧地改写了茅盾原作的情节,重新梳理两对青年男女纠结交集的四段人生路,把《蚀》拍成五部曲:《春风桃李》《章台秋柳》《怀朴抱素》《江枫渔火》和《霜天晓角》。“茅盾创作这部小说时,中国的现代化进程正起步。我们改编的时候,面临的是如何把一个90年前的故事拍给现在的人看,小说写的是一帮年轻人的故事,我们又怎么诠释给当下的年轻人?”

  家书是什么?是傅雷性情中的文字,不经意的笔墨,也是不为发表的创作。傅雷曾经说,得英才而育之,他认为他的儿子傅聪是个难得一遇的孩子,所以,他花了大功夫写了这么多家书给他。于是,后来读者得以读到这样一部内容丰厚的《傅雷家书》。

河北省承德市双桥区成立国学课堂,教授《弟子规》《三字经》等国学经典。

  而朱枫导演的电影《春蚕》,采用了茅盾其他小说中的一些情节,丰富了电影的内容。影片虽然讲述的是上世纪三十年代浙江农村的故事,但朱枫将现代人对当时社会的理解融入到影片中,借此考量人与人之间的矛盾,展现人物的内心情感。

  过去三联版《傅雷家书》主要展示的是傅雷与儿子之间长篇的文化艺术探讨。随着文化反思大潮的离去,这类内容和读者的亲近感产生了差别。

要读“真经”而非“歪经”

  上海市作协副主席、复旦大学教授陈思和表示:“将中国的文学经典改编成影视作品成功的很少。其中一部分原因是改编容易被质疑。从熟悉的文学语言到蒙太奇式的电影语言,应该怎样做才能让作品更有生命力?电影是另外一种艺术,完全可以借助经典原着里的某一个因子,让它重新得到阐述。好的改编可以把原着潜在的价值挖掘出来。”

  2003年以后,此书版权转移到辽宁教育出版社,读者群转向了学生和学生家长群体,但是,内容没有相应地跟上,造成不少读者不了解这本书。

  解放日报·上海观察:中国古代有读经的传统。古人读经通常指读哪些书?又是如何读的?是否像报道中所写的那样,居于深山,与经书为伴,每天背诵十小时?

阅读原文

  为此,我们和傅敏(傅雷之子、傅聪之弟)商量,能否给现在的年轻人编一本更容易读的《傅雷家书》?经过多年的探讨,最后定下来了这本以傅聪游学打拼经历和恋爱婚恋之路为经纬度的新版《傅雷家书》。它的最大特点是,把傅雷作为父亲的那种高大上、那种严苛,转为更亲切、更家常的父亲形象。在编辑过程中,傅敏忍痛割爱,将过去版本中傅雷关于文化艺术的长篇独白删除了,尽量选取日常生活中的内容,展示其“真诚待人、认真做事”的生活原则。

  陈卫平:汉代独尊儒术之后,“经”成为专指的儒家几部古老的典籍。这是指,先秦时期的“六经”即《易》、《书》、《诗》、《礼》、《乐》、《春秋》,到汉代则只有“五经”,《乐》经散失了,以后又增至“十三经”,这就是《周易》、《尚书》、《诗经》、《周礼》、《仪礼》、《礼记》、《春秋左传》、《春秋公羊传》、《春秋谷梁传》、《论语》、《孝经》、《尔雅》、《孟子》。通常人们以“四书五经”来概称儒家经典,就是指汉代的五经加上《论语》、《孟子》、《大学》、《中庸》这四书。

记者|李君娜

  可以说,新版《傅雷家书》更加贴近了普通家庭,也更加贴近了学生和家长们。这样一部贴近普通家庭的新版《傅雷家书》告诉读者,傅雷夫妇他们是很平凡的夫妇,也是很伟大的父母。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