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分关心广东的改革发展,竟然没有最早发生在商业最发达的地中海沿岸

作者:文学    发布时间:2020-04-24 03:19    浏览:

[返回]

  南方日报7月13日A02版讯7月12日,著名经济学家,第九、十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副委员长成思危先生与世长辞,享年80岁。成思危被称为“创业板之父”,由于他对我国新兴的风险投资业做出奠基性贡献,也被业内称为“中国风险投资之父”。他的逝世被认为是中国的重大损失。当日,网友与媒体自发发起对成思危的悼念与追思,微博、微信上有关他的链接转发和点击率都很高。   “我与广东的情缘很深厚”,成思危生前数次说道。他是华南理工大学的杰出校友,曾多次来广东调研、交流,十分关心广东的改革发展,并提出多项中肯建议。“广东要继续加大腾笼换鸟力度,加快推进产业转型升级,同时要促进区域协调发展,在新一轮改革发展中,广东应该进一步扩大开放,要充当内地对外开放的桥梁。”2014年4月2日,成思危在由省总工会、南方日报社主办的广东职工大讲堂上表示。

图片 1

  今天的问题在哪里?今天崇拜的是财富,而不是有特殊技艺的工匠。今天有各种各样的排行榜,都是财富的排行榜,好像谁拥有最多的财富谁就是这个时代的英雄。但是缺的是什么?如果我们需要有一种普遍的工匠精神,我们今天缺的是专业技术的排行榜。

在广东是求学成长

中国教育报7月13日第4版讯

  最近对“工匠精神”有一些讨论。究竟什么是“工匠精神”呢?怎么理解呢?当然从技术的角度可以有很多的解释,但“工匠精神”不能被简单地理解为只与技术、经济有关。既然谈到了“精神”,它就不只是一个技术的问题,实际上它是一种文化,精神一定是文化。所以我今天重点要从文化的角度谈一谈何为“工匠精神”,怎么能培育出“工匠精神”,“工匠精神”意味着什么?

  “我是广东省总工会的老职工,1951—1952年,我在省总工会工作了一年。”在去年的职工大讲堂上,成思危欣然应邀作为主讲嘉宾,他在开场白里就提到他与广东有一番深厚的不解之缘。   据成思危回忆,1951年,16岁的他响应中央号召,从香港回到内地,第一站便是广州,经过一番学习培训后进入广东省总工会工作。“当时广州解放以后,北方的同志和广东的工人同志因为语言不通没法沟通,都要通过翻译。广东工人听不懂普通话,北方同志听不懂广州话,所以当时中央从香港动员一批学者回来广州当翻译,我就是其中一个。”   一年后,他又响应国家号召,以选调生的身份考入华南工学院化工系无机物专业学习,后转到华东化工学院。47年后,他兼任华南理工大学工商管理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从1999年起先后培养了多届博士研究生,为华南理工大学高水平人才培养作出贡献。   2005年,成思危再次来到母校——华南理工大学,每到一处都驻足细看,留影纪念。他对母校民族建筑保存得如此完整感到非常欣慰。在致远石前留影时,成思危触景生情,回忆起早在学生时代就立下的报国志向,随口吟起了“淡泊以明志,宁静以致远”的名句。   这句话对他影响深远。他曾给自己立下三条规矩:每天坚持学习两小时,每天坚持写一篇读书笔记,每月写一篇文章。即使后来成为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他不但没有打破这个规矩,而且常常超额完成任务。   2008年11月22日,成思危校友再回母校,在华南理工大学与广东银监局、南方日报社共同主办的2008小谷围金融论坛上发表主题演讲。他在演讲中强调,中国不能因为金融危机的发生而停止金融改革的步伐,今后应该积极慎重地推进金融系统改革,沿着系统化、国际化、市场化的方向改善金融服务,提高金融效率和国际竞争力。应尽快推出创业板,完善多层次资本市场体系。

“我毕生的抱负就是能为富国强民做点事。”这正是成思危一生的写照。

  首先,“工匠精神”是一种专业精神。

始终牵挂广东改革发展

1935年,成思危出生于风声鹤唳中的北平,其父亲成舍我给他取名成思危,寓意“居安思危”,希望他不忘男儿肩负国家安危的责任。

  什么叫专业精神?德国思想家马克斯·韦伯最早发现了现代资本主义的秘密。他的《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精神》是讲资本主义怎么产生的,是到今天世界影响都非常大的名著。不要以为资本主义和商业有关,商业文明古已有之,几个有影响的大的民族,商业都是很古老的一个现象,中国也是这样。在西欧最早商业最发达的是地中海国家,威尼斯是当时的地中海乃至整个商业的中心。但是现在所熟悉的这套现代企业管理制度,竟然没有最早发生在商业最发达的地中海沿岸,特别是威尼斯,而是发生在荷兰,然后是英国,那是什么原因?

  虽然不在广东工作,但成思危始终牵挂广东的改革发展。在广东职工大讲堂上,成思危表示,他很关心广东的情况,首先对广东在改革开放中所取得的成绩给予高度肯定。他说,广东过去30多年得益于改革开放,因为广东的地理位置靠近港澳,信息、物流各方面都比较畅通,吸引外资也比较多,特别是珠三角发展很快。“广东人民生活水平不断提高,这也是显而易见的。”   在谈及广东发展现状时,他说,广东现在遇到的问题是产业转型升级,因为随着劳动力成本的增加,劳动密集型产业、低附加值的产业在广东已经很难存在了。“腾笼换鸟计划,也就是产业转型升级,是广东迫切需要推动的工作。”   成思危现场也谈到了自己的思考,并对广东建言:“现在要做的是,要用先进技术改造传统产业,提高劳动生产率;另外是发展新能源产业、现代服务业、文化产业,这是未来的重要发展方向。我到过前海、横琴、南沙,这些地方现在在做的事情,都是对珠三角未来发展非常重要的事情。”   此外,广东区域发展不协调的现状引起了成思危的注意,这也是新一届广东省领导班子的工作重心之一,2013年粤东西北振兴发展上升为全省性重大战略。对此,他认为,在广东省内,如何通过财政转移支付与产业转移、替换,使欠发达地区尽快赶上去,这是广东需要认真研究的问题。   “广东有独特的地理位置,在新一轮改革发展中应该进一步扩大开放,并且把开放和对内地的联系更紧密地结合起来,要为内地对外开放搭建桥梁。”成思危对广东寄予厚望。

16岁时,成思危就只身由香港回到内地参加新中国建设。在他看来,“经济只能保证我们的今天,科技能保证我们的明天,只有教育才能确保我们的后天”。

  韦伯做了一个宗教和文化的分析,他发现这和宗教有关,意大利是天主教国家,天主教的宗教伦理当中,人是有罪的,在现实世界是一个黑暗之城,上帝之城才是光明之城。所以人活在现实生活是没有意义的,最重要的是要赎罪,最后进入天堂。所以你在现实生活当中成就越高,越说明你是罪人。“富人要进天堂,要比骆驼穿过针眼还难。”在这种背景里面谁愿意去赚钱?

链接 成思危与南方

“慷慨陈词岂能皆如人意,鞠躬尽瘁但求无愧我心”是成思危的座右铭。

  但是17世纪新教出现以后把这些都改了,因为在新教看来谁能进天堂这是命定的,命定以后你怎么来显示你是上帝最好的选民呢?就看你在现实生活中的成就,成就越高越能证明是上帝最好的选民,你有可能进天堂。所以新教国家的人开始改变了,为了进天堂拼命地工作、拼命地赚钱。

  对于南方,成思危先生一直有着深切的关注。   也许是南方人的缘故,也许是在这里曾留下他青少年时代求学的美好记忆,成思危先生一直非常关注广东,关心南方报业,多次接受我们的专访,也多次前来参加我们主办的相关活动,让人感佩。   2009年6月,先生以学者的身份访台十日归来,就接受了央视《面对面》和南方日报联合专访,那次访台成思危在父母的墓前久久拜祭,留下无可挽回的伤痛。母亲生前那三百封寻亲信,石沉大海,成了成思危心中永远不能褪去的遗憾。“谁会想到一分别会是这么久呢!”访谈时这一句话,仍犹在耳,锥心的痛。   就在那次采访中,先生谈到作为著名报人成舍我的儿子,在香港秘密加入了中国新民主主义青年团,并且在16岁的那年做出割舍家庭、独自一人回内地的决定。那是58年前的一个进步青年追求人生理想的大胆决定,却从此与母亲永别。“离开家、割舍父母,心中当然遗憾,但我是在追求自己的理想,如果历史再给我一次机会,我还是会这样选择,忠孝不能两全。”听来让人动容。   讲起父亲,成思危滔滔不绝,他说,政见不同的父亲一生坚持不干涉子女的政治倾向,不干涉子女的专业选择,不干涉子女的婚姻大事,这种开明的举动成就了成老先生的英明,也成就了成思危的辉煌。成家非常有意思:大姐成之凡在法国,三次参加法国总统竞选,她是一个艺术家;二姐成幼殊学的文学,她在抗日战争时期就参加了中国共产党,并且充当新四军的交通员,后来还担任过南方日报政文部副主任,是南方报业的老前辈;大妹妹、小妹妹当年跟着父亲去了台湾,大妹妹成嘉玲学经济学,小妹妹成露茜学社会学。成舍我老先生的“三不政策”,成思危一直感恩于心。   2012年2月,南方日报策划《风起南方——纪念小平南方谈话20周年》大型系列报道,当时虽已年近77岁,但在位于北京市朝外大街吉祥里的民建中央总部,成思危先生依旧精神饱满地接受我们的专访,思维清晰,言谈睿智。   在那次采访中,言及那时一些对改革的质疑之声,成老引用了小平的话——“不改革就是死路一条”,力挺改革,掷地有声。随后他话锋一转又提出,应该允许多种声音的存在,这才是正常的社会。其对时代潮流的敏锐把握和宽容开明之精神,略见一斑。   成思危曾说,他是一名“务实的理想主义者”。而在他心中,“幸福广东”不仅仅是指财富的丰盈,更重要的是思想的自由和对民主的尊重。老人对南粤大地的深深寄望,让人感奋。

如今,这位八旬的长者,带着岁月的沧桑离开了我们。

图片 2

转变:人生中三个命运转折点

麦金太尔说,每个人的内在利益是无可取代的。

  成思危的一生有3个转折点:第一个转折点是16岁的时候,他从香港回到内地,走上了报国之路。第二个转折点是1981年,在化工业已颇有建树的成思危到美国学习管理学。第三个转折点是1995年,已近60岁的他,在孙起孟老先生动员下参加了民建,从此走上了从政的道路。

  现在的人赚钱是为了享受,为了积累财富,甚至非理性地积累财富。但是最早在清教徒看来,赚钱仅仅是为了进天堂,所以韦伯用了一句话“入世禁欲”。清教徒们积极地工作,但是在生活上非常节俭,是对于自己的欲望极其克制的人。美国最早的福特汽车公司的老板老福特,已经是亿万富翁了,还是穿了一双破皮鞋,一身旧西装,每天早上喝清咖啡、吃黑面包,这是他的清教徒式的生活,他赚钱主要是为了证明“我是上帝最好的选民”。今天的中国有点像19世纪的英国,就是工业革命后经济高速增长。当时维多利亚时代是很保守的,还有一套宗教观念。《有信仰的资本》是英国的一本书,介绍了19世纪英国十几个著名的企业,比如说今天大家很熟悉的联合利华。这些企业拼命地赚钱,赚了这么多钱又不消费,就做公益慈善。因为公益慈善是按照上帝的意志要求做。所以这是“有信仰的资本”。早期那种拼命地赚钱,但是有一个宗教伦理在制约着,这和后来不一样,后来当然西方也“入世纵欲”了,宗教已经退潮,更多的人进入消费主义,特别是1929年资本主义危机之后消费主义成为主流,如果消费疲乏,经济就要出问题。

成思危是成家5个孩子中的独子,父亲成舍我是杰出的报人,母亲萧宗让曾留学法国,书香门第的他自幼便接受中国传统文化的教育。“由于我出生在一个知识分子家庭,父亲是北大中文系的,母亲也是留法学文学的,所以从小对文学就很有兴趣,从小我就非常佩服那些既有文学修养,又能够做大事业的古人。”成思危说。

  但是早期有一个东西留下来了,就是所谓的“志业精神”,我前面说“工匠精神”就是一种专业精神,也叫“志业精神”。这种精神是什么呢?我们讲一个“天职”calling,就是最早一代资本家、企业家,他们是为了上帝而投身于工作的,所以他们赚钱是内心有一种呼唤,上帝声音的呼唤就是calling,叫天职。后来社会慢慢世俗化了,很多人不信教,不可能都是为上帝工作,很多人不再有宗教信仰了。支撑你拼命工作的这种精神从哪里来呢?很多人认为“这就是一个饭碗,这是一个职业”,这是大部分人对自己工作的态度,但是工匠精神的背后不是一种职业,而是另外的东西——vacation,即“志业”。与你内心的志向有关,志业可以说是天职的世俗版本,你不是为了混口饭,为稻粱谋而从事自己的工作,你是为了自己内心的一种声音、一种召唤在从事自己的职业,这个职业就叫做志业,工匠精神就和志业有关。

1948年底,成思危随父亲举家搬迁到香港,1951年,年仅16岁的成思危做出了人生第一个重要选择,“抛弃优越的家庭生活,回到了祖国”。他的学生龙文问告诉记者:“从此,他就和家人分隔两地,但是成先生一直认为自己应当成为新中国建设的参与者。”

  什么叫志业?美国有一位著名的伦理学家麦金太尔,他有本名著《追寻美德》,麦金太尔在这本书里面有一个很重要的精彩观点,他说虽然人都追求利益,但是有两种不同的利益,一种叫外在利益。外在利益是对权力、财富、知识的追求,用我们现在的话叫做“身外之物”,这些追求是对外在利益的追求。外在利益的特点是可以替换的,比如最初追求知识,做学问,后来发现做了半天的学问没什么回报,工资很低,社会也看不起我们,算了,下海经商吧,转而追求财富了。追求了半天财富,觉得商人的地位也不高,还是做官吧,又去追求权力了。这都是可以转换的,这都是外在利益的追求。我们今天很多年轻人不断跳槽,从这个行业跳到那个行业,这背后驱使的都是一种对外在利益的追求。哪个利益能够有更大的回报感,我去追求哪一个。

1952年11月,17岁的成思危作为广东省总工会调干生,考入华南工学院化工系学习,后转到华东化工学院。

  但是麦金太尔讲,还有一种利益是内在利益。内在利益就是“金不换”,就是你所追求的那个利益是不可替代的,“非此不可”,是你内心渴望的。不是为了换取一些很具体的身外之物,是为了满足内心觉得好的生活,我觉得只有从事这个,才是我内心所渴望的。这就是内在利益。

2005年,成思危来到母校华南理工大学。他对母校民族建筑保留得如此完整感到非常欣慰。在致远石前留影时,成思危触景生情,回忆起早在学生时代就立下的报国志向,随口吟起了“淡泊以明志,宁静以致远”的名句。

  志业就是一个能够满足你内在利益的职业。聪明人通常能够从事好多工作、好多行业,干什么都出色,但是往往有一些人觉得他有自己内心独特的追求,觉得只有干这个他才过瘾,这就是他的志业。“工匠精神”的动力恰恰来自这样一种志业,这种志业用今天的话说就是专业精神。

这句话对成思危影响深远。他曾给自己立下3条规矩:每天坚持学习两个小时,每天坚持写一篇读书笔记,每月写一篇文章。即使后来成为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他都没有打破这个规矩。

  今天我们有各个行业,每个行业里面都有自己独特的专业品位和专业价值,你不从事这个行业你是体会不到的。你进入其中,你能够对你从事的这个专业的内在品位有深刻的理解,而且愿意去钻研它、体会它、追求它,把它作为自己的梦想,愿意不计功利地投入,把它做到完美,因为这是我的内在利益,这就叫做专业精神。

成思危毕业后被分配到沈阳化工研究院,他满怀抱负地投入到“向科学进军”的祖国建设高潮中。

  我们不要以为只有高精专的行业才有专业精神。20年前,上海当时提倡要学习一位劳动模范,叫徐虎,他是修马桶的。那个时候修马桶还不是一个社会职业,他是房管所里面专职修马桶的,徐虎师傅很不错,不辞辛苦,帮居民们解决了一个个的具体困难,这种精神也被提倡为“徐虎精神”。他是共产党员,当然觉悟一定很高。当时我写过文章,我说徐虎整天为人民服务,如果觉得自己很痛苦,那么肯定是支撑不了多久的。他一定有专业精神,他把修马桶作为自己的志业,而且从中得到了快乐。人家都搞不定的,他搞定了,居民们都很感谢他,他从中得到了一种满足感,尊严感,他一定有这样的专业精神。各行各业都有专业精神,在中国很多行业里面大部分人是很难体会专业精神的,甚至很难从这个专业里面得到一种内在的享受和快乐,这就是问题所在。

正当成思危雄心勃勃要干一番事业时,“文革”开始了,戴着“出身于官僚资产阶级家庭”帽子的成思危,被下放成为一名锅炉工。

  今天的问题在哪里?今天崇拜的是财富,而不是有特殊技艺的工匠。今天有各种各样的排行榜,都是财富的排行榜,好像谁拥有最多的财富谁就是这个时代的英雄。但是我们缺的是什么?如果我们需要有一种普遍的工匠精神,我们今天缺的是专业技术的排行榜。比如手机,现在说华为压倒小米了,为什么压倒?销量压倒了,销量成了标准。很少说从

然而让所有人都想不到的是,成思危将他的第一份工作——烧锅炉干得有声有色,还编了一本书《锅炉学》。

  专业技术角度,从行业声望角度,来制定一个排行榜。要说销售量,苹果不是第一,但是专业技术方面的行业声望,目前为止没有一家可以和苹果叫板。现在太重视财富了,各种各样的排行榜都以财富作为标准,我称为“外在价值”,但是缺乏的是一种“工匠精神”所体现出来的“内在标准”:专业技术排行榜、行业声望的排行榜,都没有。假如深圳创新发展研究院搞一个这样的排行出来,肯定影响很大,特别是在深圳这个地方,深圳在行业技术、专业声望很多地方都领先了,这种排行榜的推出才会有可观的意义。

“顺境时不懈怠,逆境时不沉沦”,这是成思危对自己学生的教诲,也是他的做人信条,正是这样一种心态支撑他走出了“文革”的逆境。

  我们都知道有一句话叫“会笑的人是最后笑的人”,各行各业的竞争背后谁能笑到最后?真正能够脱颖而出的是具有这种工匠精神的人,最看重的不是财富、金钱,而是最后能够在自己行业里面领先。华为不上市我觉得是对的,一上市就要受到股东的压力,各种各样的利润报表,就受到了各种各样外在的因素的影响。如果不上市,压力会小得多,会专心致志地来追求自己的专业技术在那个行业里的内在价值。

“文革”结束后,成思危做了他人生第二个重要决定——去美国读书。当时已在化工界小有名气的他,改行学了工商管理。

第二,工匠精神是一种信仰。

放弃化工,当年在朋友们看来,成思危这是另起炉灶从零开始,并非明智之举。然而,成思危认定了的事,就一定会坚持下去。

  工匠精神不仅是一种精神,而且在我看来还是一种信仰。我前面讲,现在的这套企业制度竟然是从新教伦理里面脱胎而出的,就和宗教有关,宗教是一种信仰。这里我要引用20世纪大作家沈从文先生的一句名言:“文学之于我,不仅是兴趣,而且是信仰。”这句话我看到以后,有一种触电一样的感觉,要支撑你从事一个专业,乐此不疲地受到各种挫折还愿意钻研下去,与它终身为伴,有时候仅仅靠兴趣是不够的,兴趣是可以发生转移的,但是一旦兴趣成为你的信仰了,那就是真正金不换了。“工匠精神”对于工匠们来说,实际上是一种信仰。

其实,这次改变源于他对时代脉搏的把握。1979年,在化工部负责设计联络、引进装置工作的成思危赴美参加化工学会年会。在美国的3个月中,他的观念发生了变化,“原来美国在我印象中是腐朽的帝国主义国家,但是这3个月下来,我觉得这个国家确实有它独到的特点:社会管理、企业管理、政府管理,尤其是国家的创新精神都很先进,和我去之前的想象大不一样。美国的朋友也告诉我,美国在管理领域下了很大功夫,我想,我们的改革开放也应该认真学习他们的经验”。

  我们都非常喜欢苹果手机,乔布斯把苹果的产品,无论是电脑还是手机,做到了极致。这个产品不仅在技术上是极致,而且还是一个艺术品。有一个词叫做“技艺”,这个词我非常喜欢,既是技术又是艺术。苹果在技艺的层面做到了完美和极致。

“与其学习化工,不如学他们的管理。”成思危说,“做理工科的学者去国外镀金,回国后能给自己获得荣誉,但是对于国家来说,我觉得作用还不够。况且在化工领域,我觉得我们国内还是有不少人才的,可是当时真正懂得西方管理的,恐怕就是凤毛麟角了。”因此,1981年,已过不惑之年并在化工学界卓有成就的成思危毅然决定转行,以访问学者的身份赴美国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学习,获得工商管理硕士学位。

  一个产品要做到完美,到了很高的阶段之后,每提高1%,它的投入可能就不是1%,而是10%,甚至更多,是以几何级数增长的。一般人如果只追求市场的价值,会觉得得不偿失,但是乔布斯的逻辑不是商业逻辑,他就是一种工匠逻辑,他的动力就是对内在利益的追求,我要把我的产品从技术到艺术都做到完美和极致,所以今天才有一个无人可挑战的苹果,才有那个永远都让人怀念的乔布斯。中国媒体有一句神评论,说中国人“老是想着job,所以永远出不了Jobs”。因为乔布斯有一种工匠精神,这是我们欠缺的。

学成归国后,成思危向国人推介西方的市场经济理论和先进的管理理念,成为我国现代经济管理领域的先行者。他从1997年开始致力于虚拟经济领域的研究,构建了虚拟经济的基本理论和方法体系,创立了虚拟经济学科,并有效地推动了虚拟商务学的建设和发展。

  大家都说年轻人要有理想,世俗时代的理想主义精神是什么呢?我们不必提得太高,一讲到理想主义好像一定要是道德上的圣人、有家国天下情怀。理想主义在我看来就是从你脚下这块地方做起,就是把你所从事的工作做到完美、做到极致,而不是把它看成是一个养家糊口的饭碗。理想主义的精神恰恰是你有一种专业精神、志业精神。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