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兰舞蹈剧场的三个缩写字母NDT,大型交响舞蹈《贝多芬第九交响曲》

作者:舞蹈    发布时间:2020-03-26 23:26    浏览:

[返回]

莫斯科大剧院芭蕾舞团艺术总监谢尔盖.菲林,几近失明但是不屈不挠--“在舞蹈中,我能看到一切”原文来源:The Washington Post 《华盛顿邮报》2014年5月18日文/Sarah Kaufman编译/谢佩潼纽约--谢尔盖.菲林,莫斯科大剧院芭蕾舞团艺术总监,他背对着镜子,下意识的咬着指甲。为了更好看清围在他身前的舞者,他身体微微前倾,一边看一边若有所思的翻转着他手中的茶色太阳镜。甚至在这个昏暗的工作室,他依然戴着太阳镜。去年,他卷入了一场黑手党式的复仇阴谋,一个受雇于莫斯科大剧院独舞的暴徒,将硫酸泼到了菲林的脸上。全球媒体对这残忍的袭击表示震惊,头条新闻纷纷谴责这个声名赫赫,象征俄罗斯荣耀的舞团。伴随这位43岁艺术总监的是三级烧伤和一个不确定的未来。菲林的职业生涯仰仗于他敏锐的感官和他洞察细节的眼睛,但是在德国经过27次大小手术后,他的视力恢复的很少。目前最好的情况是,右眼几乎看不到,左眼只有50%的视力。但是这个时刻,没有不确定,菲林能看到一切。“停!”他一边用力按着头一边大喊。“Semyon, Semyon.”“我不能这么跳吗?”莫斯科大剧院首席Semyon Chudin用俄语问,他想知道自己这么跳是哪里不对,他的跳跃又高又犀利,但是很紧绷。“你可以这么跳”菲林严厉但是笑着说,“但是这样跳不好。”“为什么?”“因为这样不美。”失聪没有阻止贝多芬,几近失明也不会停下菲林的脚步。他依然在寻找舞蹈中的美。他的用意识感觉到眼前的声、形,以及发自肺腑的力量。这就是艺术的感知力:他掌控舞者身体举止的能力丝毫未减。几乎可以说,正是这神奇的力量拯救了他,也拯救了他的工作。菲林着装非常干净整洁,深灰色西装、黑色衬衫和酒红色的围巾,头发略微盖住衣领。他就像刮了胡子,年轻时候的Bono。但是走起路来就不像他了,王者般的举止、朝气蓬勃;自信的脚步昭示着自己是舞者、是舞团的领军人。从一个芭蕾明星转换到现在的角色,他没有任何困难。他走进曼哈顿独立运动与艺术中心,他妈妈娜塔莉.菲琳娜牵着他的手,在他身边还有充当此行翻译的好朋友Dilyara Timergazina。他高昂着头,仿佛他是个时刻能制造轰动气氛的人。立刻,空气被搅动起来。上个月他去参加全美青少年芭蕾舞比赛记者招待会并担任比赛评委--一项年度芭蕾赛事。同时他还承担了帮这些全世界最顶级的专业舞者们排练大赛的gala演出的工作。袭击事件令他成为了英雄,而他的茶色太阳镜使他很快的被别人认出。“噢!我爱你!”一个18岁的中国参赛女孩从地板上跳起来,拦住了经过的菲林。她拍着手,请菲林与她合影。菲林温文尔雅的点头,解掉围巾扔到一边,环住女孩的肩膀,女孩的妈妈为他们拍了照。女孩双手紧握着向他鞠躬,眼里闪着兴奋的光芒。“我还是那个谢尔盖.菲林”菲林的医生要求他事事小心。不要跳跃,不能提举重物,包括不能托举女演员--他很有可能在排练中禁不住诱惑去举她们。任何情况下的血压升高都会伤害他的眼睛。可如何让一个人在面对他付出毕生心血的舞蹈而静止不动呢?菲林充满了永不止歇的激情。采访过程中,他用一瓶水敲着桌面,一边娓娓道来这几年他为之骄傲的“战绩”:比如签下了莫斯科大剧院历史上第一个美籍首席David Hallberg;振兴了现代剧,并将很多西方剧目带到莫斯科大剧院。在排练中,他细致地管理舞蹈表达的所有细微差别--手指的曲线,姿态,音乐的时机--在他帮舞者们排练双人舞时。他从房间的一个角落跑到另一个角落。Chudin跟在他身后,同时他为Chudin 做跳跃示范;野兔般迅速而轻巧。菲林的妈妈看着他的身影,忍不住捂住自己的双眼。菲林有可能被低落的情绪缠绕,但他不会退缩。2014年5月20日到25日在肯尼迪中心的演出,是莫斯科大剧院在2013年1月艺术总监遇袭后在美国的首次亮相。华盛顿的观众对这一刻期待已久,想看看在混乱的“余震”之后,艺术的旗帜怎样依然屹立不倒。 菲林坚持一切尽在他的掌控。“这次袭击没有改变我的心和灵魂,我还是以前那个菲林。”他通过翻译说道。长达一个小时的采访被打断了两次,菲林的妈妈要为他滴眼药水。这次菲林出行只有他妈妈和Timergazina陪同,菲林的妻子以及三个17岁、8岁和5岁的儿子都留在了莫斯科。菲林的皮肤,在经过最高水平的烧伤治疗后,看起来很年轻,几乎完美无瑕,在他的下巴上有一个鱼钩形的伤痕。当他摘下太阳镜滴药水时,他看起来还是那么的脆弱,和我们刚才看到的样子完全不同,如果我们不把注意力放在他那双银蓝色的眼睛上是不会发现的。他的左眼情况还不稳定;而浑浊的右眼看起来是萎缩的,周围的皮肤互相紧紧拉扯着。“我的风格和我的责任全都不曾改变。”菲林耸耸肩说。莫斯科大剧院的变革他的工作风格赢得了赞誉,同时也迎来了敌人。如果说扩张是目前莫斯科的主要政策,那么莫斯科大剧院的扩张也一直在菲林的领导下有条不紊地进行。在2011一年中,菲林带领莫斯科大剧院在保留前苏联时期剧目的基础上,超越了一直稳定发展的古典芭蕾。之后他通过购买多样化的当代剧版权以发展剧院的剧目种类:如已故编导John Cranko的“奥涅金”;德国背景的美国编导John Neumeier的“茶花女”;法国编导Pierre Lacotte的“强盗的女儿”;以及瑞典编导Mats Ek的“Appartement”。“我帮助莫斯科大剧院为有才华的人敞开大门,”他一边说一边轻轻的绞着手指,“对天才而言,没人会在意他们的国籍和出生地。”莫斯科大剧院吸收大量外来文化兼容并蓄已经很多年,甚至可以追溯到叶卡琳娜大帝时期,当年舞团的200名舞者和管理层都遭过受各质疑,改革派和守旧派冲突不断,并遭遇过一些危机。2004至2008 年Alexei Ratmansky在任期间,改革气氛就不断升温,现在这位广受赞誉的编舞大师已经是美国芭蕾舞剧院的驻团编导。他打破传统创造剧目并且不拘一格的挑选演员的工作方式受到了一些舞者的反对,菲林也遇到了相同问题。到了菲林时期,冲突迅速升级。菲林在他莫斯科住所外遇袭的不久之前,他受到过一些威胁,他的车胎被扎,之后他向高级管理层表达了他对家人安全的担忧。莫斯科大剧院舞者Pavel Dmitrichenko供认他和两同伙一起参与了袭击,他被判处6年徒刑。警方调查报告显示,他供述管理层忽略了很多应该赋予的角色,而他的女友Anzhelina Vorontsova一直没得到晋升。但是很多人都认为菲林的举措是对大剧院有利的。“他坚定的将世界级的当代剧目引进莫斯科大剧院,而我认为这是他能做出的最聪明的决定”,莫斯科大剧院首席Hallberg在电话采访中说。“他让莫斯科大剧院更加适应现代的需要。”吸纳新鲜血液。“芭蕾是每个舞者的梦想”22岁的优秀演员Olga Smirnova说,这次她会出现在gala演出阵容中。毕业于圣彼得堡瓦岗诺娃芭蕾舞学校的她,放弃了和瓦岗诺娃关系密切的马林斯基转而加入莫斯科大剧院,她的举动震惊了芭蕾的关注者们。是什么促使她选择了莫斯科大剧院呢?“这个疑问会一直跟随我,直到我的职业生涯结束”她通过翻译轻声的说。莫斯科大剧院“正处在巨大变革的最前沿,”她说,“毋庸置疑,那些新剧目能让你学到不同的风格,并且能发展各方面的身体能力。”华盛顿的演出剧目但是这次在华盛顿看不到菲林的作品,莫斯科大剧院这次只有“吉赛尔”的演出安排。在肯尼迪中心,我们将看到这个十九世纪的剧目。当我们问他是否愿意带他的新作品在华盛顿演出的时候,菲林双腿交叉,双手抱胸,陷入沉思。显然这个问题不是那么好回答。“如果只是个人决定,答案是肯定的,”他说,“但是这个决定权在肯尼迪中心和莫斯科大剧院巡演部手中。他们会协商出演什么剧目。”“当然,也取决于演出票房。”他又说。到底他更心仪带哪个作品来呢?敷衍过这个问题之后,菲林将身体前倾放松的笑道,“当我有权决定的时候,你会知道我想呈现什么作品给华盛顿。我们一定会再见面的!”“吉赛尔”,一个浪漫主义芭蕾舞剧。聊起剧情,把菲林的思绪从烦乱的人事关系中拉回来。故事讲述一个乡村姑娘与一个朝三暮四的微服伯爵陷入热恋,当她得知真相的时候发疯而死。作为幽灵重返舞台后,在薄雾和月光中,她原谅了那个最令她痛苦的人。对菲林来说,让袭击者逃脱罪责是他不希望看到的,但这次事情让他灵光乍现,他想要从他的亲身经历和感受中革新“吉赛尔”。“我不认为她有时间考虑道德上的伤害。如果她没有突然死去而是活下去,会陷入对阿尔伯特的仇恨中。”菲林笑着说:“慢慢累积仇恨,也许会报复他也说不定”。菲林大笑起来,Timergazina一边翻译也笑了起来,挥着手让他闭嘴。但是Timergazina没有成功,“没准她会在村子周围埋点地雷,炸的乱七八糟,”菲林继续说,轻笑着,“或者挖个大坑,伯爵骑着马就掉进去摔死了。”菲林眉开眼笑,继续他的天马行空:“或者配毒,里面放点硫酸!” 他用手比划着,演示怎么把“毒药”倒进试管摇晃,用两个手捧起“试管”,然后大笑起来。第六感,磨炼是什么在指引菲林?舞者有种天生的第六感,了解身体的空间感以及如何动作。这对菲林来说,就像个“体内罗盘”指引着他随心所欲的创作和指导。排练的过程中,是否在指导方面有困难呢?他说他意识到,“风格,身体如何运行。我能知道舞者在排练过程中音乐性是否足够,以及他们的表演是否纯粹。”纯粹。在为Chudin和纽约城市芭蕾首席Ashley Bouder排练浪漫主义芭蕾《仙女》之后。菲林不停的向Chudin强调,你落地的时候太重了。再优雅一点!这时,Bouder这位童话般纤长的仙女,追逐并抓住了一只“蝴蝶”。Chudin,她的梦中情人,要她放走那只蝴蝶。菲林按住Chudin的腰说:“你一定要看着她!”他大大的长开双臂。“这不是个巨型物体啊!它很小,很细微,很精致。”这个伤痕累累但是坚强的男人为舞者演示着:小心翼翼的将不停挣扎的弱小“蝴蝶”从一个人的手中交到另一个人手里。他们三个人聚在一起,手指震颤着,似乎有小小的微弱的翅膀即将腾空飞翔。归根结底,芭蕾是一门无形的艺术。微乎其微,强大情感交融的美好细节很难用语言表述。你必须去感受他们。最诗意的水准,芭蕾能将微乎其微的元素变得可感知并具有启发性。在这方面,菲林依靠他的天赋,和作为舞者的多年经验在一点点的实现。谁会知道,他承受的痛苦会给他新的灵感。这是Chudin和Bouder的首次搭档排练,当排练接近尾声时,混杂着魅力和心酸的场景已经清晰的浮现在我眼前。什么是菲林最想教给他们的呢?另我吃惊的是,他用毫无口音的英语回答道:“我想看到。。。”,他绞着手指,似乎在脑海里寻找合适的词语。“呼吸。空气。他们之间的情感共鸣。”他看的到这些无形的东西吗?他笑着。透过他的茶色太阳镜,我看到他眼角的笑纹。“是的!”他担任评审的比赛还有20分钟就要开始了。Timergazina拉拉他的手臂,告诉他时间差不多了。昂首阔步,几乎是蹦跳着走进走廊,菲林是快乐的。“我爱舞者们!”他拍着胸脯说。“你看见了吗?我能看到一切!”

[attach]178836[/attach] 第十六届上海国际艺术节将于11月16日闭幕。 闭幕当天的压轴大戏是大型交响舞蹈《贝多芬第九交响曲》,这是该作品在中国的首演。 大型交响舞蹈《贝多芬第九交响曲》,由瑞士洛桑贝嘉芭蕾舞团、东京芭蕾舞团、上海歌剧院交响乐团及合唱团联合演出、汤沐海执棒指挥,四位在国际上享有声誉的歌唱家黄英、杨光、魏松、廖昌永共同领唱,这也是该作品在中国的首演。 瑞士洛桑贝嘉芭蕾舞团是享誉世界的一流现代芭蕾舞团,该团创始人莫里斯·贝嘉是著名芭蕾编舞大师,有着卓尔不群的风格和极强的艺术感染力。 交响舞蹈《贝多芬第九交响曲》曾作为1968年墨西哥世界奥林匹克运动会的开幕演出,引起了轰动一时的观演热潮,瑞士洛桑贝嘉芭蕾舞团的现任艺术总监吉尔·罗曼为了完成贝嘉老先生的夙愿,重新制作这一巨作。该版的《贝九》将芭蕾、音乐、诗歌融为一体,多方面展现英雄交响曲的气势,用肢体动作立体展现音乐跳动的音符。吉尔·罗曼在闭幕发布会上表示,这部作品用舞蹈视觉化音乐,用舞蹈来解说音乐,舞蹈的所有灵感都是来自音乐。 此次《贝多芬第九交响曲》的一大亮点是贝嘉舞团与亚洲舞者合作,东京芭蕾舞团和上海芭蕾舞团都将共同参与演出;芭蕾版《贝多芬第九交响曲》当然少不了现场交响乐,此次将由上海歌剧院交响乐团与合唱团担任交响乐及合唱的演出。瑞士洛桑贝嘉芭蕾舞团、东京芭蕾舞团、上海芭蕾舞团、上海歌剧院合唱团及交响乐团在舞台上重塑“贝九”——110位舞者、80人交响乐团80人以及80人合唱团,将组成上海演出史上从未有过的恢弘阵容。摄影师:John张V [attach]178828[/attach][attach]178829[/attach][attach]178830[/attach][attach]178831[/attach]12

荷兰舞蹈剧场的三个缩写字母NDT,已经成为令众多舞迷眼睛发亮的时尚代码,成为无数艺术发烧友心中向往的艺术圣符。NDT所到之处,总是伴随着狂热的欢呼、尖叫,伴随着雷鸣般的掌声与喝彩。舞团所有的舞蹈演员都经过专业的古典舞训练,拥有过硬的芭蕾功底,但是他们却放弃了演绎浪漫唯美的古典芭蕾,丝毫不拘泥于传统,而是勇于探索全新的舞蹈形式和技术,以充满现代意识的身体语言展示深刻的思想内涵,积极的向全世界展示着其前卫新颖的舞蹈理念及充满探索性、实验性的芭蕾作品。摄影师:意大利媒体朋友Giovanni Gallo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