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群鄱阳籍的饶河戏名角,一曲曲旋律精彩、辽阔悠扬的鄱阳中国风

作者:舞蹈    发布时间:2020-03-13 06:36    浏览:

[返回]

鄱阳湖上好风光,打鱼个人儿捕鱼忙,一篙点破水中天,双桨劈开千层浪。

饶河戏,又称饶河调,是赣剧的一支重要流派。她综合江西各大戏剧种的各种声腔,以江西五大河流之一,流经饶河戏县城的饶河命名。

信阳历史悠久,文化底蕴丰厚。早在八千多年前,境内的淮河两岸就出现了相当规模的原始农业,现保存有裴李岗文化、龙山文化和屈家岭文化20余处。商周之时,这里群雄四起,曾有申、息、弦、黄、蒋、蓼、赖、江等诸侯国。西周时,属申国,曾为申伯的封地。春秋属楚冥厄地。秦置南阳郡义阳乡。汉为义阳乡址。三国,魏文帝黄初年间,名叫仁顺城,后为义阳县治。晋初也为义阳县治。隋改义阳郡,唐改为申州,宋为义阳郡。太平兴国元年,因避太宗赵光义的名讳,改义阳为信阳。古文“信”与“申”同,改称信阳与申国故地有一定关联。元、明、清至今,一直沿用信阳这个地名。信阳的名称,已经用了一千多年。如今,老祖宗留下来许多的风俗习惯仍为信阳人所传承,并且发扬光大。其中以各类庙会最为盛传。

鄱阳湖上好风光,银光个闪闪白帆扬,巧手放下金丝钩,一网鱼虾一网粮,……

早在南宋末年,赣东北城区就流传了南戏。1975年,在鄱阳县磨刀石乡殷家村出土的南宋洪迈后裔墓葬发现数十枚形态各异的陶瓷戏俑,足以佐证饶河人早在南宋时就爱戏。元明之际,饶河人又参接纳南戏、弋阳腔的基础上进行改革,将一唱众和、锣鼓伴奏、以板南节的高腔与乱弹、徽剧、秦腔、昆曲及皮黄融汇揉合,形成了唱腔丰富、剧目众多、乡土气息浓郁的饶河调。饶河调以其激越高亢的唱腔,粗犷豪迈的舞蹈,刚柔并济的表演,醉倒了饶河两岸的世代百姓。至今,民间仍流传“一天不看饶河戏,心中发闷人无力,喉头发痒就想哼,唱过身上来力气”的俗谚。到了清代,鄱阳县看戏学戏蔚然成风。农村里做屋架梁、婚庆祝寿、兴建学校、修路筑桥、参军升学以及扫除瘟疫、祈祷太平等都要请戏,可以说戏剧渗透到了人们生活的方方面面。建国后,饶河调得到空前发展。进入20世纪80年代,鄱阳县饶河调演出团体如雨后春笋,全县有150多个业余剧团,1300多个串堂班子、太子班等季节性团体常年活跃庆饶河两岸的山乡湖区。2003年鄱阳县被文化部命名为“中国民间艺术之乡”。

1、城乡庙会

《一网鱼虾一网粮》这首既有浓郁民间风味,又有鲜明鄱湖地方色彩的民歌,是鄱阳原生态民歌代表作。可以说,一曲曲旋律优美、辽阔悠扬的鄱阳民歌,以优美的歌声,原生态唱艺再现着湖区渔民打桨划船怡然欢乐的形象和鄱阳湖浩淼壮丽的景色。经久不衰的鄱阳渔歌就象一朵盛开在湖城的奇葩,在鄱阳文化的大观园里争芳斗妍光彩夺目。

明末清初,由于南戏四大声腔的互相影响和本省宜黄腔的形成,加上众多外来声腔如楚腔、石牌腔、秦腔等在我省时来时往,促使江西的戏曲发生了重大变化。于是继弋阳腔之后,江西又出现了一种“梆子乱弹腔”,随着“梆子乱弹腔”的出现,演唱乱弹腔的班社在我省各地纷纷组建。这种乱弹班多以发源地水系得名,并各自形成不同风格。如赣南的东河班,广昌的盱河班,修水的宁河班,上饶的信河班等。饶河戏因发源于鄱阳,故名饶河班。这种新起的乱弹班,以其丰富多彩的板腔音乐和悦耳动听的丝竹伴奏赢得了观众的喜爱。道光年间,饶河班仿效汉剧,将“西皮”与“二黄”在同一剧目中合腔演唱。与此先后,来自浙江的“浙调”、“采花调”,源于安徽的“老拔子”、“吹腔”、“石牌”等各种声腔陆续传入饶河班,促使饶河戏乱弹腔的最后定型。并强烈地冲击着单一的弋阳腔。这时,多数弋阳腔艺人为求生计,陆续加入饶河班改唱弹腔。并将仅存的高腔剧目《目莲》和所谓“江湖十八本”传入饶河班。加上由婺源徽班传入的昆腔,一个含高、昆、弹三腔合一的饶河戏终于形成,并以其崭新的姿态一跃而雄踞于饶河流域一带的农村乡间。

庙会又称庄稼会,其形成的物质条件是集市,其次是宗教文化背景。建国前,信阳各县城乡寺庙众多,各寺庙皆定期举行登祀神佛敬佛香,名为香火会。有些香火会逐渐变为“庄稼会”,即庙会,届时,农工商皆定期赴会,参加贸易,同时亦举行相关的文艺演出,如舞蹈、戏曲、花会等。传统古会(庙会、香会)是集会贸易的一种形式,但比通常的逢集贸易规模大,商品多,多在麦收前农闲时举行,并有鲜明的季节特点。一般来说,正月、二月举行的古会以烧香、玩灯为主;三、四月举行的古会以出售麦收工具和交换农副产品为主。庙会会期少则1天,多则一周,大多数为3至5天。

鄱阳渔歌从宋代至今已有一千多年历史,历代渔民以此表达自己的思想感情,激发生产热情。湖区渔民在长期的实践中,创作了不少富有水乡风味的渔歌,如织网、补网;推船、拖船;荡桨、摇橹;行船、走风;拉纤、撑篙;捕鱼、想郎、送郎等20余种。这些渔歌,别具一格,色彩鲜明,自宋代以来回荡在水乡渔村历史的天空。湖区渔民声清音秀,无处不歌,下湖捕鱼唱“开船歌”,划船、行船唱“撒网歌”,休鱼、禁湖唱“情歌”……宋代杨时《鄱阳湖观打鱼歌》,明代叶兰的《划船歌》,清代朱廷瑛的《东湖采莲歌》,以及现代管驿前村渔民的《鄱湖四季渔歌》,等都是不同时期的渔歌代表作,它见证和记载着鄱阳渔歌的历史。

自乾、嘉以来,鄱阳乡间学戏看戏蔚然成风。有的乡民说:“一听胡琴响,喉咙就作痒”。乡民们以能唱饶河戏为荣,家中出了子弟或村上起了班子,亲戚六眷,邻村宗亲送礼放爆,披红挂彩为之祝贺。各种类型的饶河戏班和串堂班如雨后春芛,遍布全县每个角落,乃至 家喻户晓。咸丰六年鄱阳团林夏家村创办的第一届“目莲班”诞生。夏家“目莲班”共创办四届,创办时间分别为咸丰六年;同治八年;光绪九年;宣统三年。另从我县枧田街乡梨家岭祠堂戏台上各饶河班的留 字可见,仅枧田街乡的太子班就十几个之多。戏风最盛时往往名角云集,名班摆擂,打对台,赛技艺,打铳放爆,热火朝天,常有“深夜三更半,处处有戏看”,“戏叫天明亮,还有锣鼓响”的盛况出现。与此同时,一批鄱阳籍的饶河戏名角,鼓师琴师不断涌现,使鄱阳的饶 河班子名声大振,享誉四方。

新中国成立后维持原有集市及庙会。“文化大革命”时期,提出“赶大集”,强行并集,这些庙会基本上停止了活动。如潢川县由建国初时集市56个减为43个。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农村经济体制改革,促进了集市的发展,先后恢复和开辟集市32个,至1986年潢川县全县集市已增加到75个。同时逐步恢复了一批传统庙会。

鄱阳渔歌具有浓郁的鄱湖特色和独特风格,它的原生态唱艺,旋律优美抒情,演唱辽阔悠扬,加上演唱者真假嗓音的巧妙运用,它的起、承、转、合四句体的结构使人感到万倾鄱湖壮丽景色历历在目,让人仿佛看到渔民们打桨划船欢乐悠然的形象。

自咸丰以来,饶河戏的活动范围逐渐扩大到饶州府管辖的乐平、万年、余干、德兴、浮梁等地,远至安徽的祁门、至德。这时各地营业性的“长班”纷纷出现,他们不得不争先来到鄱阳这个“戏窝子”,花高价雇请鄱阳的名角、乐师入其班社,其中尤为鄱阳子弟搭乐平班者最多。如鄱阳的名小生王友发、郑瑞苼,花旦吴天水、陈桂英,老生王春去、鼓师夏义仓、琴师高金榜、王仕人等,均在乐平的“明经同乐”、“同春舞台”、“天济同乐”等班社中驮梁顶柱。王友发被乐平人喻为“活周瑜”。故常有“鄱阳子弟乐平班,日夜看戏当得饭”之说法。

20世纪80年代的庙会均为单纯的以物资交流会。但近年来,有些地方的庙会,文艺活动较为活跃和突出。例中,每年农历3月新县乌马潭庙会,吸引了鄂、豫、皖地区数十万人前来进行商品交易及文艺活动,成为豫南特大庙会。一般的庙会均有固定地点固定时间(会期),但是也有的像信阳市浉河区物质交流大会那样。配合地方需要,改变会地址期,收到预期效果。

鄱湖一片水汪汪,百里湖面好撒网,一网渔儿一把汗,勤劳换来好时光。

2、信阳茶神节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