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融致新与爱奇艺签订《网络电视机协作项目同盟公约》,将升任公司的老本实力

作者:体育    发布时间:2020-03-24 16:18    浏览:

[返回]

5月14日下午消息,乐视网举办了2017年度云顶娱乐官方网站 ,业绩说明会,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刘淑青、财务总监张巍、董事会秘书赵凯在线回答了投资者提问。 4月18日,乐融致新宣布按照90亿估值以现金及债权增资不超过30亿元,融创、腾讯、京东、苏宁体育、TCL、伯亿集团、世嘉控股、设计谷、金锐显和弘毅投资均为乐融致新的意向投资方。 赵凯表示,此次增资是在乐融致新品牌与信誉严重受损,部分应收款项回收难度较大,导致公司现金流极度紧张的背景下,公司采取的自救方案。 公司现任管理层着力于恢复公司业务,重新提升行业竞争力。期望挽救公司于资金极度紧张的泥潭中,提升乐融致新经营实力,满足亟待解决的资金需求。此次为乐融致新引入战略投资者,将提升公司的资金实力,并同时优化债务结构。但本次增资是否能够恢复公司业务规模,仍然存在不确定性。公司管理层将继续努力、积极寻求一切可能的解决方案。 刘淑青也表示,公司已披露的各交易对方及增资金额为公司控股子公司与各方目前沟通的结果,后续还需根据各自需要进行必要的相关工作及内部审批程序。公司目前仍在与各交易对方积极沟通,如有相关进展,公司将及时发布增资进展公告。此外,公司此前已披露与腾讯、京东签署相关协议,乐融致新将与腾讯在客厅内容、与京东在电商领域、会员账户领域、广告系统领域、物流领域、语音技术领域、乐融致新产品采购领域、无界零售领域等开展深入业务合作。 今年4月,乐视网子公司新乐视智家电子科技有限公司已处理完名称变更等的工商手续,更名为乐融致新电子科技有限公司。刘淑青表示,这是为进一步契合公司新的战略调整,乐融致新进行了名称变更,公司品牌目前未进行调整。

被出具“无法表示意见”审计报告后,乐视网年报再遭问询,这已是乐视网年报连续第四年遭遇问询。 5月9日,针对乐视网2017年巨亏138亿元的“非标”年报,深交所连发33问问询乐视网。在问询函中,大额计提减值准备的原因和合理性被提及,而是否存在调节利润的情形也被多次提及。其2017年年报显示,公司合计计提资产减值准备达到108.82亿元。 此外,问询函中,深交所还要求乐视网说明公司是否可能触发净资产为负导致暂停上市的情形。截至2017年末,其净资产为6.63亿,同比下滑93.52%。 截至9日收盘,乐视网股价为4.41元,下跌3.29%。 连续四年年报遭问询:是否会导致暂停上市 乐视网9日收到深交所年报问询函,深交所要求乐视网就2017年年报补充回答33个问题。其中包括要求公司逐项列示截至2017年度,公司融资借款、经营性往来等各类负债情况,说明公司的偿债计划、资金来源及筹措安排,是否存在偿债风险以及应对措施,说明公司持续经营是否存在重大不确定性,说明公司是否可能触发净资产为负导致暂停上市的情形等。 2017年年报披露,乐视网净利润亏138.78亿元,成为A股“亏损王”。公司2017年年报还被立信会计师事务所出具了“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 被审计机构出具“无法表示意见”的年报,一般被认为存在非常严重的问题,相关公司会被监管重点关注。乐视网已连续两年未能获得审计机构的标准无保留意见的审计报告,2016年审计机构曾围绕关联交易给出了“带强调事项段的无保留意见”。 今年已是乐视网年报连续四年遭监管部门问询。乐视网发布2016年业绩预告时,曾声称净利润同比增长三成,但2017年4月19日的年报却表现为“负增长”,从预增到预减,深交所当时一连提出16个问题,要求乐视网就应收、预付账款及关联交易、未来业绩预测、研发费用及人员、行业数据现金流等3大类16项问题做出详细披露,其中关联交易及业绩预测是重点。 事实上,深交所从乐视网2015年财报公布后就已开始问询关联交易等内容,在当年6项问题中最后一项便要求乐视网说明与关联方乐视手机、乐视移动和乐视体育等关联交易的具体内容,并对比说明公司与非关联方交易的定价情况。在对2014年财报的问询函中,深交所列出的7项问题主要围绕具体的终端业务、广告业务、付费业务等展开。 是否调节利润被“关注” 从问询函看,关于会计师无法表示意见的事项也被重点问询。 截至2017年12月31日,乐视网对预计无法偿还的除关联方以外的部分其他单项金额重大的应收账款及单项金额不重大的应收账款和其他应收款计提了坏账准备。审计报告称,公司没有提供其计提比例的具体依据,亦没有提供上述剩余应收账款可回收性评估的充分依据。 问询函称,请说明公司未向会计师提供计提比例的具体依据、上述剩余应收账款的可回收性评估的充分依据的具体原因。 深交所还要求,说明预计无法偿还的除关联方以外的部分其他单项金额重大的应收账款及单项金额不重大的应收账款和其他应收款的明细,包括欠款方、销售的商品或服务、最近三年收入确认情况、应收金额及账龄,计提比例及其确定依据,剩余应收账款可回收的依据,并核实相关交易和应收账款金额的真实性,大额计提坏账的原因及合理性,是否存在调节利润的情形。 早在乐视网上月公告发布之初,就有审计师表示,审计机构对已计提的坏账准备无法出具意见,可能因为企业计提坏账过多,涉嫌操纵降低当期利润,也就是俗称的“洗大澡”。 记者注意到,在连续多年的问询函中,研发投入被重点关注。据公开披露,自2010年以来,公司开发支出金额由2010年的537万元,增加至2015年的7.31亿元。而2016年度乐视网研发投入金额为18.6亿元,乐视网被要求补充披露2016年度研发人员大幅增长的原因、公司员工专业构成较2015年发生较大变化的原因。 2017年,公司研发支出资本化金额为7.06亿元,同时研发人员数量大幅减少。这被深交所要求:说明公司研发项目内容及其进展,是否满足资本化的条件,是否存在利润调节的情形。 年报问题频发,有公司被立案调查 据统计,今年以来,两市共有200多家公司年报被问询,这其中包括连遭4年问询的乐视网。 1月31日,抚顺特钢发布公告,因自查发现存在存货等实物资产不实问题申请停牌,如果公司2017年度经审计的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负值,并且因实物资产不实问题追溯调整后公司出现连续亏损,或2017年度及以前年度净资产为负值的情况(最终以披露的年度报告为准),公司股票可能存在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暂停上市或终止上市的风险。 3月21日,抚顺特钢收到了证监会的调查通知书,因公司涉嫌信披违规,证监会对抚顺特钢进行立案调查。 此外,由于2017年度之前的年报问题有公司已被调查,这其中就包括惠而浦。 ■焦点 是否存“洗大澡”情况? 乐视网年报问询函中,监管机构问询了33个问题,涉及多项业务的具体情况,此前业内质疑的是否在“洗大澡”的情况也被监管机构关注。 具体看问询函中的内容,包括要求说明乐视网两家子公司——乐视云计算有限公司、乐视网信息技术有限公司营业收入未大幅下降而净利润大幅亏损的原因,相关成本费用是否存在跨期调节;说明除了关联方之外的应收账款明细,并核实相关交易和应收账款金额的真实性,大额计提坏账的原因及合理性,是否存在调节利润的情形。 问询函同时要求说明在2017年度公司主要业务大幅萎缩的情况下,CDN及带宽费大幅增加的原因及合理性;对比2016年度、2017年度的CDN及宽带费结算方式,说明公司关于CDN及宽带费的会计处理是否发生变化,是否存在成本费用跨期的情形。 此外,问询函还关注了研发支出、广告费是不是合理?销售费用中广告推广制作费为9.27亿元,同比增加3.9亿元,而现金流量表项目显示本报告期实际支付的广告推广制作费为1.51亿元,这被要求说明实际支付的广告推广制作费与销售费用中的广告推广制作费差异较大的原因;要求说明广告推广制作费的构成,报告期大幅增长的原因、是否存在费用跨期的情形。 大额关联交易依旧,是否为冲高业绩 关联交易此次仍是监管机构关注的重点。巨额关联交易仍然存在,乐视网对乐视智能、乐视移动等关联方的销售金额达36.99亿元,占年度销售总额的52.65%,关联方应收账款期末余额约为47.57亿元。 问询函要求核实乐视网向关联方销售的商品是否实现最终销售,如是,说明相关款项的流向,是否存在关联方恶意侵占上市公司利益的情形;如否,说明未实现销售的数量及原因,是否存在关联方配合公司冲高业绩的情形。问询函同时要求说明,在关联方大额应收款项无法收回的情况下,报告期继续发生大额关联交易的合理性和必要性。 ■分析 乐视网暂停上市这次真的来了吗? 此次函文中,深交所要求乐视网说明公司是否可能触发净资产为负导致暂停上市的情形,结合乐视网目前净资产情况,乐视网是否将暂停上市引发关注。 家电行业研究人士刘步尘受访时认为,目前,用“积重难返”四个字来形容乐视网可能再恰当不过。超过138亿元的亏损,荣登A股“亏损王”,旗下业务持续处于“准休克”状态,既无造血能力,也无输血机会。如果当净资产为负时,业务层面始终无起色,退市风险是存在的。 在武汉科技大学金融证券研究所所长董登新看来,乐视网是否会暂停上市还是要尊重法规,法律规定的暂停上市情形包括连续亏损三年、净资产为负或者是重大违法等,还要继续观察乐视网的动向,如果乐视网做不下去了要破产,那它当然要暂停上市或者退市。 值得一提的是,财新此前援引知情人士的话称,接手乐视网残局后,孙宏斌曾与监管层沟通多个解决方案,但都因各种原因难以推行,而市场期望的重组方案也并不可行。目前乐视体系内部并无合适资产可装入。

腾讯之后,乐视网电视业务运营主体乐融致新又与京东达成合作。 4月24日,乐视网发布公告称,控股子公司乐融致新与京东签署了《战略业务合作协议》,协议为乐融致新和京东双方业务战略合作的框架性协议,其中各项业务具体合作的细节将由双方另行商议和签订细则进行约定。 乐融致新和京东双方约定,为了充分发挥在各自领域的资源优势,经双方友好协商,同意在电商领域、会员账户领域、广告系统领域、物流领域、语音技术领域、乐融致新产品采购领域、无界零售领域等开展深入业务合作,共同开拓市场、服务用户、共享客户资源和服务能力。 乐视网称,乐融致新作为上市公司控股子公司,本次合作符合公司“平台+终端+内容+应用”的生态理念,有利于发挥乐视电视强大的互联网分众运营能力,基于目前大数据平台和云计算平台,进一步充分挖掘自身潜在价值。 乐视网在公告中提示,该协议是双方签署具体合作协议的原则性指引,无需提交公司董事会或股东大会审议,所涉及的具体合作事项需另行签订相关正式合作协议,尚存在不确定性。 乐融致新是乐视电视业务运营主体,曾用名为乐视致新。2017年12月,在乐视网二股东融创系主导下,乐视致新更名为新乐视智家电子科技有限公司;4月20日,新乐视智家再度更名为乐融致新。 4月18日,乐融致新宣布按照90亿估值以现金及债权增资不超过30亿元,融创、腾讯、京东、苏宁体育、TCL、伯亿集团、世嘉控股、设计谷、金锐显和弘毅投资均为乐融致新的意向投资方。 随即乐融致新团队宣布,将与各意向投资方展开合作,如腾讯在视频领域合作;与电商巨头京东开拓线上零售和O2O的合作;与苏宁展开内容与零售的合作;与融创、世嘉展开智慧社区、文化娱乐的合作;与TCL展开售后服务的合作;与金锐显、毅昌进行智能硬件开发方面的合作等。 其中与腾讯和业务合作最早开启,3月30日晚间,乐融致新与腾讯视频签署《互联网电视合作项目合作协议》,双方约定,开展客厅内容合作,腾讯视频电视版权内容将在乐视电视上呈现,双方将按约定比例对在乐视电视上通过腾讯视频内容产生的会员、广告等商业化收入进行分成。 虽然与腾讯和京东均将开展合作,但乐融致新想获得这两大互联网巨头各3亿元的融资却没那么容易。 在4月24日披露的《关于公司对控股子公司增资暨关联交易进展的公告》中,乐视网列出了乐融致新获得腾讯、京东融资的交割条件。 乐视网称,关于与腾讯、京东签署的《增资协议》,公司需要出具令本轮投资方满意的业务合作协议、初步计划和年度预算、无起诉诉求、供应商债务解决方案、书面框架协议等条件后才能满足交割条件,上述交割条件是否可完成及完成时间存在重大不确定性。 就供应商债务解决方案这一项,腾讯和京东就要求乐融致新前六大供应商出具格式及内容令本轮投资方满意的债务解决方案。而眼下资金链相当紧张的乐视网,已经出现了对上游供应商欠款乃至被诉讼的情况。 另外,虽然乐融致新近来有不少利好消息,但对于乐视网来说,却面临着失去乐融致新实际控制权的可能性,乐融致新从而无法计入上市公司合并报表范围,导致因上市公司合并报表口径调整导致的收入和净利润规模相应调整。 乐视网在4月24日的公告中称,乐融致新股东乐视控股持有的18.38%股权处于冻结状态,且部分或全部将进入司法拍卖程序。公司存在因控股子公司部分股权被司法拍卖而导致失去对控股子公司的控股权的风险。 另外,在乐融致新完成30亿元融资后,乐视网对其持股将从40.31%稀释至33.46%,根据公告,乐视网已将乐融致新注册资本总数的34.9398%质押给融创旗下的天津嘉睿汇鑫。天津嘉睿汇鑫本身为乐融致新第二大股东。另外,乐视网对乐融致新其余5.372%的持股质押给了银行、信托等金融机构。乐视网称,如若公司因无法按时偿还债务导致质押资产被依法处置,公司将面临可能失去乐融致新实际控制权的风险。 如果上述情况出现,那么融创系的天津嘉睿将极有可能取代乐视网成为乐融致新的实际控制人。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