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顶娱乐官网北京北邮信息网络产业研究院,此次与中国青年对话的是德国前总理施罗德

作者:科学    发布时间:2020-05-06 17:14    浏览:

[返回]

7月12日,2016年青少年高校科学营开营仪式在大连理工大学伯川图书馆报告厅举行,来自9个省市地区重点高中的220名青少年怀揣梦想齐聚大工,共同开启以“少年工程师A计划”为主题的科学营活动。中国科学院院士钟万勰、程耿东、林皋,中国工程院院士王众托、郭东明、蹇锡高受聘担任A计划导师,分别通过现场授课和视频连线的方式,寄语勉励“少年工程师”们勇担时代责任,做科技强国使命的践行者,放飞少年梦,编织科学梦,描绘中国梦。

dYH北京交通大学新闻网

Vyn北京交通大学新闻网

据悉,大连理工大学作为全国首批参与科学营项目的高校,自2012年至今已连续开展4届,累计接待了来自全国各地11个省市地区的821名高中生。此次,作为2016年青少年高校科学营辽宁分营承办高校之一,大连理工大学分营共接收营员220人,来自香港特别行政区、辽宁省、吉林省、黑龙江省、河南省、安徽省、江苏省、重庆市、天津市9个省市地区。科学营期间,营员们将经历七天以“少年工程师A计划”为主题的精彩旅程,包括“Activation激活计划——谱写未来序曲”、“Academician大师计划——巡礼大学殿堂”、“Acceleration加速计划——放飞海天梦想”、“Architect建造计划——探秘超级工程”、“Acumen睿智计划——鏖战创客之巅”、“Attraction吸引计划——畅游浪漫滨城”、“Adieu惜别计划——珍藏感动瞬间”。营员们将参观我校国家重点实验室、创新创业学院、校史馆、图书馆,与我校院士、知名教授面对面交流,聆听科技讲座,进入实验室亲自动手体验科技奥秘,开展动手能力竞赛等一系列丰富多彩的科技活动。同时,他们还将参观大船集团、星海湾跨海大桥等,感受科学技术给滨城大连带来的独特魅力。

北京商报:张晓东总面积约75平方公里的中关村科学城,是我国科技智力资源最为密集、科技条件最为雄厚、科研成果最为丰富的区域。这里汇集了清华大学、北京大学等一批重点高等院校;中国科学院、中央转制院所等一批国家级科研机构;国家重点实验室和国家工程中心上百家;航天科技、联想集团等6000余家高新技术企业,两院院士523名,约占全国的36%。区域内众多科研机构和企业参与承担了涉及“核高基”、大规模集成电路、新一代移动通讯、“大型飞机”等大部分国家重大科技专项的核心任务,在新能源、新材料、信息技术、生物技术等领域形成了丰富的科技创新成果。9月2日,随着中关村科学城规划建设的正式启动,中关村航天科技创新园、中关村航空科技园、北航国际航空航天创新园、北京理工先进技术研究院等11个建设项目率先启动。预计到2015年,中关村科学城技工贸总收入规模将超过万亿元,形成创新创业高端人才高度聚集、引领世界前沿技术、充满创新活力的区域,成为创新型国家建设的强大引擎和具有全球影响力的科技创新中心新地标。中关村科学城是这样诞生的 基于多年对大学科研成果转化难问题的观察,北京科技大学副校长孙冬柏向北京市政府提出了“北京科技大学+北京市”深度合作的发展模式,以此激发高校科研成果转化的潜在能量。孙冬柏的建议受到北京市政府的高度重视,人们把他的建议推广到了教育部直属高校和其他科研院所,一个打造中关村科学城构想也由此产生。“我根本没想到自己的建议这么受重视,最终竟成了科学城!”孙冬柏说。孙冬柏坦言自己建议的初衷:“高校发展最大的难题是知识成果难以转化。近年来,国家对科研的投入力度很大,仅北京科技大学的科研经费每年就以亿元增长。每年,北京科技大学都会产生很多科研成果,但相当一部分是以论文、专利、申请各种奖励为目标。在高校中,评价教师的职称体系也并不以成果转化的产值、对GDP的贡献率等作为参照标准,所以这就造成了科技成果束之高阁。”“大学是以学术价值为导向,产业是以市场为导向。在现阶段看,这二者是矛盾的。在高校的科研成果和最终产业化中间,缺少了一环。”如何补上这一环,也成了孙冬柏苦思冥想的难题。2009年,经过一年的实地调查、反复论证后,孙冬柏提出了成立一个产业技术研究院的想法——“校市捆绑”,通过学校资源整合,为北京市经济发展服务。“我们希望通过这个平台,一方面将大学生的培养需要和产业形成互动;另一方面,将实验室的成果变成行业可以应用的技术。大学应该肩负一定责任,在实验室中的科研技术应该提升集成度、成熟度、创新度,使之成果转化,造福社会。如果这个平台建好了,既可以为学校培育人才,也能够为社会带来价值。”孙冬柏的这个想法,得到了北京市政府有关部门的积极反馈。几个月的时间,北京市政府就将中关村科学城从一个概念变成了现实。“如此强的执行力,令人惊叹。”孙冬柏说,“虽然最终效果还要看高校如何具体工作。但只要每个学校把一个项目做好了,对北京市的贡献就不得了!”“中关村科学城的新机制也会对教师产生冲击。”孙冬柏说,“因为传统机制对老师的考核是以学术为导向,而新兴产业研究院是以社会价值为标准。这种冲击将唤起大学教授开始思考自己的责任。”聚焦中关村科学城随着中关村科学城首批11个项目的率先启动,在北京的大学中掀起了科研创新的热潮。近日,本报记者走访了北京科技大学、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北京邮电大学、北京交通大学4所大学,对中关村科学城项目建设的进展进行了深入了解。北科大 依托“3365”工程服务北京 北京科技大学的“3365”工程已经开始启动。孙冬柏介绍,“3365”分别指,实施3个创新——建设模式创新、管理体制创新、保障机制创新;立足3个领域——新材料、高端制造、云计算;构筑6大平台——产业中试、投资融资、人才聚集、专利让渡、创新创业、公共技术服务;建设5大基地——云计算基地、海外人才特区、新材料创新基地、高端制造创新基地、昌平中试及产业化基地。“‘背靠学校,服务于北京市社会经济发展的新型机制’则是‘3365’所坚守的原则。”孙冬柏说。仅以新材料领域为例,北京科技大学承担了多项重大科技项目,包括“核电专项中的先进压水堆核电关键材料研究;重大基础研究专项中的氧化锌纳米材料与器件研究;国家科技支撑专项海洋工程结构浪花飞溅区腐蚀控制技术及应用研究;国家战略性重稀土资源开发与利用研发等”。在此基础上,产业研究院将组织“与中铝集团合作的大型铝合金板材产业化”、“首钢等企业合作的高品质汽车用钢产业化”、“与包头钢铁集团有限公司合作的稀土开发与利用”等技术产业化项目。此外,北京科技大学还攻克了钛工业化提取的技术,如果科技成果顺利转化,形成钛合金材料制造企业集群,将直接产生每年40亿元的产值,辐射带动钛合金产品的加工制造业发展,促进钛合金产品的应用和推广,在短期内实现600亿元的钛产业市场规模,将北京打造成国际级钛产业技术集聚地。北航 打造产值超500亿元的科技园 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正在建设“北京北航国际航空航天创新园”和“北京北航先进工业技术研究院”。据了解,“国际航空航天创新园”将由北京先进技术研究院、北京通用航空工程中心及北京高等工程师学院三部分构成。国际航空航天创新园的环境规划总建筑面积约70万平方米,包括已建成的柏彦大厦、世宁大厦和唯实大厦,共计18万平方米。另有“北斗大厦”、“蓝天大厦”和专家公寓还在规划中。北京航空航天大学项目负责人赵文忠说,研究院建设的国家工程中心主要从事航空飞行器引进、研制与生产、零部件及航空模拟训练器研制、通用航空飞行运营服务体系建立、通用航空飞行员培训、通用航空政策与标准研究等工作,并建设四个职能中心。除了承担国家、北京市和大企业“空天信融合”的重大科技研发项目,学校将建立投融资体系,打通科研与产业管理体系,将科技研发与大学科技园的企业孵化、投融资功能有机融合。通过设立“天汇创投基金”,选择学校重大成果直接投资,孵化“空天信融合”特色的创新型企业,开展以资金和知识产权投入相结合的产业合作。为培养面向航空航天、软件、项目管理等符合北京产业结构的高端工程技能类人才,研究院将重点建设高等工程师学院,分三个层次进行人才培养。赵文忠对未来充满信心,“我相信,随着北京先进工业技术研究院和北京北航国际航空航天创新园的建设,到“十二五”末期,一个产值超500亿元、国际研发总部汇聚、公共服务平台完善、创新型企业集聚、“空天信融合”特色鲜明的高新技术园区将出现在中关村科学城。北邮 物联大厦将成学院路新地标北京邮电大学将在学院路建设一栋高100米、建筑面积28万平方米的地标式建筑——物联大厦,目前已有移动、联通、电信等三大运营商,三星、NEC等企业确认入驻。在中关村科学城项目中,北京邮电大学将建造“北京北邮信息网络产业研究院”,为了更加高效率地落实项目建设,北京邮电大学成立了由16位教授组成的专家组——信网融创团队。作为团队中的一员,韩大海向记者透露,北京邮电大学启动建设的项目是北京北邮信息网络产业研究院。研究方向主要定位在“宽带无线通信技术,三网融合关键技术,云计算服务平台及安全组件,物联网网关及网管技术,高速全光网络关键器件,物联网管理技术”。这其中将包括TD-SCDMA及TD-LTE设备及测试仪表开发及产业化;物联网共性技术平台及应用开发及产业化;云计算应用服务平台及网络安全组件开发及产业化等5项重大成果转化项目,产值将达到80亿元。“这五个领域不是凭空而出,而是北邮已经具备了很高的产业化程度,基本可以排在全国的前一二名。”韩大海说,比如说,4G实验网在北邮、3G的标准制定也在北邮,仅围绕TD技术的产品,今年的产值将达到2亿元。北京市和北邮的深度共建,可以说是给了北邮一个机会。以前北邮是教育部直属,与北京市的共建程度不是特别深,通过科学城的建设,也给了北邮一个平台释放资源,带动一批北京市的产业发展和产品应用。北京交大成立研究院实现行业规划北京交通大学也在有条不紊地进行着自己的“行业规划”。面对轨道交通行业的大发展、中关村科学城的建设,北京交通大学科技处负责人余祖俊表示,中关村科学城的建设契合了北京产业升级的大背景,这是中关村科学技术创新的内在需要。作为行业特色院校,北京交通大学已经和北京的地铁、建设、运营、投资公司、交通委、发改委、相关的企业公司,形成了产、学、研、用于一体的良好的合作模式。“借助中关村科学城的建设,我们成立了北京北交大现代轨道交通产业技术研究院。”在余祖俊看来,研究院的设立是水到渠成、自然而然。“只不过现在任务分工更合理、让大家更明确,走得更顺。” 余祖俊说:“这些年,我们打破了很多体制、机制的创新。前期,搭建人才平台构建团队,在没有很多利益驱动的情况下,做了许多事情。”比如,北京交通大学为研究院专门设立事业编制岗位100个、非事业编制岗位400个、科研助理和外聘人员编制800个的专职科研队伍,保证科研队伍专职化、管理队伍专业化,并鼓励教师阶段性到研究院全职或兼职工作,形成人员合理流动以及技术研发、成果转化、产品推广、投资融资有机结合的整体运营模式。今天,北京交通大学和铁道科学研究院已经布局了20余个轨道交通领域高水平科技平台,开展了涉及各技术层面的基础研究、工程技术研究,为产业技术研究院开展轨道交通产业技术自主创新提供了强有力的基础。北京北交大现代轨道交通产业技术研究院将重点专注于城市轨道交通系统、磁悬浮交通系统、高速铁路、新型管轨交通系统的运行控制、基础设施建设、机车车辆、安全检测与保障、轨道交通通信服务等相关的核心技术与装备及其产业化。仅目前,北京交通大学就有“高速磁浮交通运行控制系统产业化调研与总体设计方案研究”等九大产业化项目和“铁路专用模块电源”等九大重点推广产业化项目。高等院校的发展主要依托于三个方面,国家、行业和属地。“任何高校的发展都离不开属地的支持,属地为高校贡献了各种资源。”余祖俊说,“对于北京交通大学而言,在北京的发展,就是面向全国的发展。

新华网:9月10日上午,德国前总理施罗德先生在北京交通大学做了主题为中德关系的演讲,并与中国青年学子互动交流。此次活动是让中国青年深受裨益的“与世界对话”系列活动之一,由中华全国青年联合会、中国人民外交学会主办,中国青年报社、北京交通大学、中国高校传媒联盟承办。“与世界对话”活动9月10日走进北京交通大学。此次与中国青年对话的是德国前总理施罗德。这项活动是由中华全国青年联合会、中国人民外交学会、中国青年报社等机构举办的。——编者施罗德演讲:中国现代化是对人类文明的贡献我非常愿意到北京交通大学来。因为今天在这里看到的是中国年轻的学子们,可借此机会向中国学子阐明我的立场,即中德之间信任的密切伙伴关系。我在担任联邦总理期间,花很大精力进一步加深中德两国之间的战略合作伙伴关系,中国对德国——当然不单是对德国,对整个欧洲而言,不论是经济上还是政治上,都具有非常重要的意义。大家都知道,中国在过去30年里,使自己进入现代化进程,并让这个多民族国家保持稳定,这是对人类文明非常大的贡献。德国和中国建立外交关系是在1972年,我们一直致力于推动中国融入国际社会,同时使德国成为中国现代化进程中的可靠伙伴。在进行这项工作时,我们一直秉承“一个中国”的政策,自中德建交以来,把西藏和台湾视为中国的一部分,是我们历任总理坚持的原则。在中德关系进一步加强过程中,以下几点非常重要:第一,经济的密切交流还要加强。我想,在两国贸易额快速发展之后,可以考虑使我们的两国企业能更多地相互参股。这里面也包括中国的企业能走出国门,在德国立足,因为我们的伙伴关系特别是经济关系不应是单行道,应是双行道。第二,中国在经济发展过程中遇到一系列问题,如生态、环境问题。环境问题在一个国家的不同发展阶段中,一般都是在过去百年里出现的,但现在在中国集中地凸显出来。德国的这些领域,在世界上都是领先的,德国企业应进一步开发中国的能源市场。第三,我们在公民社会以及文化领域方面的交流,应进一步加强。最近几年,我们在文化领域方面取得了良好的进展。德国对中国的大学生来说非常有吸引力,现在,在德学习的中国学生达到3万人,来的人更多我们也不会有反对意见。我觉得应进一步扩大青年之间的交流,就像德国跟美国、跟波兰及俄罗斯所做的那样。我特别自豪的是,我大女儿学了汉语,希望能进一步扩大自己的能力。第四,我们必须进一步奉行的是帮助中国更深融入国际社会的政策。300多年前,德国伟大的科学家莱布尼茨,在离我家乡不远的城市里生活,他是一位伟大的德国学者,在300多年以前他就有一个特别伟大的设想。他当时的目标是:在欧洲和中国之间进行全面的科学和文化交流。那时,双方交流还是在商品领域,现在扩展到知识、智慧的交流,中国和欧洲的知识应以互利的方式加以利用。300年前这个提法如今依然适用。我们需要建设性的关系,良好的德中关系有利于两国人民。施罗德回答现场学生提问问:我是中国高校传媒联盟学生记者、北京大学的易洁。今天您提到中国和德国应该建立更长远的信任,我非常支持这个观点。前不久我的一位朋友从慕尼黑大学交流回来,他跟我分享他在德国的经历,他说很多德国人都对中国青年非常友好,他们觉得中国有非常广阔的市场,但是他们可能并没有强烈的愿望想要去了解一个跟他们平时在媒体中看到的不一样的中国。施罗德:大家知道,媒体有一个信条,坏新闻就是好新闻。德国新闻媒体在很多情况下是在这样做。我自己作为一个政治家,对此也处在一个两难的境地,大家应该可以理解。中国在德国媒体中的形象,能够变得更加现实;能够有更多的在成长过程中的那些成绩的报道,这一点对于世界而言,足非常重要的。问:我是来自中国人民大学外国语学院德语专业的学生,我今天提的问题是关于中德关系的。2007年由于新任德国总理默克尔会见了达赖,使得两国关系走向了一个低谷,对于两国之间偶发的这样一些冲突或者说矛盾,您是怎样看的?施罗德:我如果看得正确的话,上一次默克尔在对中国访问后,矛盾应该是消除了。我现在不想引起又一轮的争辩,这已经是历史的一个部分,就让它过去吧,目光抛向未来。问:施罗德先生,早晨好!我来自北京师范大学,其实我只会英语和法语,但是为了表示对您的欢迎,我今天早晨学了两句德语。我们曾经在课堂上讨论过一个问题,东西德在冷战之后经历了一个统一的过程,其中也有很曲折的故事,东西德的统一对德国经济和民族发展带来哪些具体的利益,而且您对中国大陆和台湾现在统一的前景有怎样的期许或是愿望?谢谢。施罗德:你好。这是我能够说的全部中文了。德国统一问题,有情感的一面,国家的分裂被克服了,而且家庭之间的分裂,人与人之间的分裂也被克服了。我们知道中国人一直支持德国统一事业,这是合情合理的,也是正确的。德国对支持中国统一没有什么分歧。问:我是中国青年政治学院新闻与传播系的学生,我了解到,德国官员也好,总理也好,都非常注重节俭。听说您经常乘坐火车二等车厢或者是开着自己那辆大众牌旧车进行私人旅行。我想请问这是真的吗?施罗德:这是传言。联邦总理还是可以坐一等车厢的,这是杜撰的,不完全属实。私人旅行的时候开我那辆大众车,我们有3个孩子,有爸爸妈妈,还有猫、狗,需要一辆大车。在德国之内旅行,比如在度假的时候到北海那边的小岛上,就需要大车了,否则容不下这一家人。我们经常坐大车,又买了一辆小轿车,也是大众车,是新款的。我们日子过得还是不错,还是比较节俭的,我觉得以后也是这个样子。虽然说是非常低调节俭,也不至于说那么的拮据,我们在物质上可以说不是窘迫,是很节俭。问:我是北京交通大学自动化专业的学生。请问您是如何评价德国的伟人马克思的?施罗德:这个说来话长了,大约30年前,我曾经担任过德国社民党青年组织的主席,类似于你们共青团这样的组织。在那段时期,我曾特别认真地研读了马克思的著作,就是对资本主义的分析,我今天依然保持这样一个观点,就是马克思在很多方面都有正确的理智的。……但包括无产阶级专政要推翻一个什么,或者战胜什么,我认为不是个正确行为的指南。但我认为马克思是一个伟大的德国思想家、哲学家。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