课多的你想吐,中医需要更精确地传播

作者:电影    发布时间:2020-03-18 14:58    浏览:

[返回]

还记得《滚蛋吧,肿瘤君》电影里面,吴彦祖饰演的那个帅气的肿瘤医生吗?

中医强筋壮骨,重要的是培植中医发展的沃土,培养懂得中医、认同中医的社会土壤“很简单,用黄花菜煮成水治抑郁就没问题……所有的抑郁症都没有了”——尽管国家卫计委的新闻发布会结束了,但“黄花菜”没凉,反而越炒越热。随着网络热议,甘肃省卫计委主任刘维忠又一次踏上舆论的风口浪尖。黄花菜又名忘忧草,能在一定程度上改善情绪,这在中医典籍中早有记载。之所以争议巨大,主要因为全球医学界至今未能准确地辨别抑郁症的病因,有普遍效果的治疗方法亦十分有限。加上中医西医是两种异质医学,治疗的理念大相径庭,西医理念无法衡量中医,而西医治不好的病,在中医看来“死马还能当活马医”。从猪蹄厅长、打通任督二脉到黄花菜治抑郁,有人归结为不准确的传播让人对中医产生误解。诚如斯言,相关说法的确过于简单,中医需要更精确地传播,不能因此消解中医的严肃性。不严肃的传播达不到传播效果,甚至给抹黑中医的人以口实。但同时也应注意到,理解中医需要比理解西医更复杂的文化基础,电影《刮痧》那样的剧情,普遍存在于当今“中医粉”和“中医黑”公然撕裂的社会现实之中。古人讲,春雨如膏,滋生万物,农夫喜其润泽,行人恶其泥泞;秋月如镜,普照万方,佳人喜其玩赏,盗贼恶其辉光。如果受众缺乏最起码的认同,无论传播再巧妙精确,也进不了人家的耳朵。在很大程度上,人们对中医的认识和态度,隐含着对中国传统文化的认识和态度。上世纪80年代德国波克特教授就曾这样说道:“中医药在中国至今没有受到文化上的虔诚对待,没有确定其科学传统地位而进行认识论的研究和合理的科学探讨,所受到的是教条式的轻视和文化摧残。”事实上,从西医的手术刀切开中国人传统思维的那一刻开始,中医就开始“抑郁”,西医似乎成为唯一正确的认知方式和思维方式。背负“不科学”之名的中医,面临着生存的土壤越来越削弱的困境。中医的典籍都是用文言文和繁体字写就的,在古代,秀才学医,如同笼中抓鸡,并不完全是一句戏言。而在现代,由于对传统文化日渐陌生,中医典籍对很多人无异于“天书”。可以说,文化语境的缺失是中医“抑郁”的病根,再多的黄花菜都无法治愈。习近平同志说,“中医药学凝聚着深邃的哲学智慧和中华民族几千年的健康养生理念及其实践经验,是中国古代科学的瑰宝,也是打开中华文明宝库的钥匙。”中国悠久的传统文化如同中医的“根”和“魂”。汲取到中华民族丰富的文化基因,中医药固本培元根深叶茂,名家大医悬壶济世人才辈出才不是梦想。岐黄之术发扬光大,不只是输血式扶持,更需要造血式发展。中医强筋壮骨,不只需要敢于担当身体力行的“刘维忠们”,也不只需要从中医药受到启发、拿下国际顶级声誉的“屠呦呦们”,重要的是培植中医发展的沃土,培养懂得中医、认同中医的社会土壤。

看过这么一个调侃的段子:小时候把English读成硬给利息的同学,当了行长;读成因果联系的,成了哲学家;读成硬改历史的,成了领导;而我,不小心读成了应该累死,结果,我成了一名医学生!

当真是迷倒万千少女,让人没病也想去住院的存在啊!

医学这真的是一个能把人累死的专业。

其实现实中也不乏帅气的医生,尤其以外科更加明显。除了外形的帅气外,还有他们由内而外所散发出来的魅力。

读医之前,幻想着自己的大学会是这样的:每天一两节课,上完课可以自由支配剩下的时间,下午有空的时候就和同学打打网球,打打篮球,晚上可以到图书馆读读报纸,看点课外书,增加自己的阅读量,周末有空就约上三五好友,去逛逛街,看场电影,吃点好吃的,唱唱歌什么的。

然而,这一切可能就要发生改变了,因为以后可能就是机器人做手术啦!

结果,一入医门深似海。读医完全不是自己想象的样子,发现自己之前想的太美好了,简直就是异想天开。

◆ ◆ ◆ ◆ ◆

过了大一第一学期这段比较空闲的时间之后,专业课渐渐多了起来,每天基本都是三四节大课,也就是基本都是满课的状态,根本没有想象中的课余时间可以给自己自由支配。每天不是在上课,就是在去上课的路上。每天早上查课表,生理、生化、马原、遗传、医学英语……各种专业课和非专业课加在一起,密密麻麻地排满整个课表,时间长了之后,发现自己好像有点密集恐惧症的倾向。有时候吃着早餐时查课表,面对满满的课表,突然有种想反胃的感觉,不知道是食物的问题还是课表的问题,或者说,两者兼有之。反正总的一句话就是,课多的你想吐,上课上到你吐。

5月22日在北京和睦家医院,一名45岁的女性胰腺癌患者接受了一个复杂的胰头肿瘤切除手术,操刀者不是医生而是名为“达芬奇”的机器人。

有时候突然发现课表上空出几个空格,那简直就像是发现新大陆那般兴奋,眼睛可以迸出火光的那种。然而想起自己的实验报告还没写完,再不赶完,就又得要熬夜写了,一盆冷水浇了个全身透,心又凉了半截,于是眼中难得一见的兴奋又渐渐归于沉寂,只好又屁颠屁颠跑去图书馆查文献赶实验报告。多年的经验教会了我这么一个道理:课表里出现的空格,百分之九十的时候都是让你白高兴一场的,因为在医学院里好像总有做不完的实验,赶不完的报告。

胰头肿瘤切除手术又称为胰十二指肠切除术,被认为是外科最难的手术之一,有手术中的皇冠之说。达芬奇能完成这么高难度的手术,那么其他的也就不在话下了吧。

当初报考医学的时候,是理工类招生,然而到了大学之后才惊觉:这哪里是理工科,简直是文科好吗?而且还是文科中的战斗机。以前以为学医是可以靠逻辑推理的,现在猛然发觉,没有相当的记忆力根本就学不下去。

这已经不是达芬奇第一次完成外科手术了。去年5月21日达芬奇已经在北京和睦家医院对一位德国患者已经进行了手术。今年3月31日达芬奇在西安交大一附院实施了“食管裂孔疝修补术”。

医学的教材那是没有最厚,只有更厚,有诗为证:

未来取代外科医生已经不是天方夜谭了。机器人手术有三大优势:

解剖是火,点亮生理的灯;

1.精准微创方式手术,最快可以达到患者在当天入院,当天出院

生理是灯,照亮病理的路;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