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名同学分为四组参加比赛,决赛开赛还有整整一个半小时

作者:唱歌    发布时间:2020-05-03 03:44    浏览:

[返回]

5月30日下午,由经管院团委主办的世博知识竞答最终比赛结果在二工113出炉:第四组魏雪艳和王冕成功夺冠。

编者按:2009年夏天,我们站在大学最后的时光回望四年的大学生活,试图梳理四年来我们所经历过的点点滴滴。四年的南理工报校报累积有厚厚的一叠,四年的“理工大佚事”翻了好久也没有找到曾经读过的一篇帖子。四年真的就这样过去了,我们搜索所有的记忆,发现还是有许多东西没有记下,还是有很多的感触留在心底不能跃然纸上。在意味着离别的夏至还没有到来的时候,我们轻轻翻开回忆,悉数从2005到2009,我们和南理工一起经历过的那些事……

此次世博知识竞赛晋级赛和总决赛两个部分组成,旨在号召同学们关注世博,参与世博,为上海世博加油。

从综合实验楼旁经过图书馆本部,便能看到前方黑压压的人群。,离“南京理工大学首届校园十佳歌手大赛”决赛开赛还有整整一个半小时,从学术交流中心正门延伸到二号路上,等着入场同学的队伍竟延伸了数百米,所幸现场秩序井然。在检票口的玻璃门上还贴着一张“谨防假票”的告示。果然,在检票开始还不到半个小时,就有几名持假票的同学被拒入场,只能黯然离开。

2005年9月―2006年7月:

晋级赛地点选在四工喷泉广场,来自于各个学生组织的选手们参加了大富翁,唱歌接龙,转大象鼻等游戏加问答环节,到场的还有很多同学为参赛选手加油助阵。然而,在随后的中,不少同学被淘汰出局,最终剩下8人进入总决赛。

“我超喜欢董乔恩的。”经管院的吴同学表示:“就是为了给他加油啊。”也有同学表示,不仅仅是想为自己喜欢的选手加油,更多的是想体验一下南理工“最高规格”的盛会。

军训 第一次

下午两点半,总决赛于二工113拉开帷幕,参加决赛的领导老师有:原人文学院党委书记、经管院关工委副主任张如谟老师,关工委副主任、原人文院院长张德良老师,原附中校长焦亚筑老师,以及经济管理学院团委书记刘冰洁老师。决赛题型主要分为三种:必答题,抢答题和加赛题,8名同学分为四组参加比赛。由于大家前期准备的都比较充分,并且都肩负了组织的众望,因此在必答环节中选手们都发挥出色,四组选手难分高下,在抢答题环节中,选手们表现地更为踊跃,常常是主持人“抢答开始”的口令未出,不少人就高高举起手。选手们的亲友团也特地赶来为他们加油。整个比赛过程,气氛热烈,选手表现都极为出色。

夜幕降临,“南京理工大学首届校园十佳歌手大赛”决赛在学术交流中心正式拉开了帷幕。至此,已经火热了近一个月的“造星”运动也将拨开它最后一片谜团。临近开赛,报告厅已座无虚席,过道、台阶上都挤满了站着的、坐着的观众。“冉靖源,我们永远支持你!”“乔恩!乔恩!……”从学术交流中心二楼观众席上传来的尖叫声几乎盖过了女主持的声音。

,这一天值得我们05级每个人铭记,这一天我们不止开始军训,更重要的是从这一天,我们开始了四年的大学生活,开始了一段会让我们回味一生的时光。

活动最后,关工委的老师为冠亚季军小组颁奖,并分别与获奖同学合影,几位老师都表示各位参赛选手此次表现都很好,真正起到了让同学们关注世博盛会、学习世博知识的效果。

比赛正式开始后,学术交流中心出于赛场秩序和安全的考虑,暂时关门。而此时场外还云集了许多慕名而来却还没来得及入场的校友、外校的学生、甚至是带着孩子来观看比赛的教职员工。

随后的18天里,我们经历了严厉的军训,也初尝了南京天气的苦头。晒黑了脸庞,但是却终于能够站出标准的军姿,踢出昂扬的正步,也完成人生第一次扣动扳机,发射子弹。

从4月17号海选开始,此次的校园十佳歌手大赛一直备受瞩目。经过近一个月的激烈角逐――海选、赛区复选、赛区决赛、院系PK赛、十二强晋级赛共五轮赛事,近四百名参赛选手中产生了参加最终决赛的12名选手。当时的海选现场――明苑、星苑也甚是火爆,“从食堂吃完饭出来,发现已经出不去了,人太多了。”机械工程学院的严同学表示。

,军训结束,同时也是我们离开家乡的第一个中秋节。还记得那一天我们给家里打了很久的电话。

历史悠久的“首届”

,来到大学的第一节课。

赛场外,有一些同学和老师质疑本次大赛所冠名的“首届”二字。“‘首届’是自封的吧?我大一和大二都参加过‘校园十佳歌手比赛’,当时是‘天籁音乐村’举办的,只是影响力没有这么大。难道换了主办方就又叫‘首届’了?”电光院的张同学愤愤地说。

9月末,轰轰烈烈的社团招新开始了,第一次见到如此阵仗,热情饱满地从一个招新点到另一个招新点,见面打招呼的第一句话就是:你加了几个?

事实上,校园十佳歌手大赛在我校已经有十分悠久的历史了。1990年前后,我校就举办了师生同台的第一届“校园十佳歌手大赛”。从那之后的几年中,歌手大赛始终是南理工的盛会。校宣传部宫载春部长说:“早几届歌手大赛的火爆程度绝对不比此届逊色,当时票价并不便宜,却还是场场爆满。当然那个时候还没有海选,想参加的老师、学生要事先登记报名。当时,流行歌曲开始开进大陆,大家刚刚从‘红歌海洋’中解放出来,卡拉OK也开始流行,这算是促成当年的歌手大赛火热的原因吧。”当年的形式在现在看来似乎有些落伍了的,可是对于卡拉OK等流行元素刚刚火热起来的年代,提供这样的一个舞台,还是受到了很多老师、学生的追捧。

,第一次听说,也第一次过光棍节。

现经济管理学院09级辅导员,原经济管理学院和校学生联合会主席凌晨也表示“首届”的冠名值得商榷。2004年,凌老师任经济管理学院学生会主席时就参与举办了同样题为‘南京理工大学首届校园十佳歌手大赛’的活动。他介绍说:“当时的比赛是校党委宣传部举办、我们经管院承办的。决赛在艺文馆举行,当时所有台阶都坐满了人。”

2005年南京的冬天,南方的同学抱怨太冷,风太大。北方的同学抱怨没有暖气。就这样,我们在抱怨中度过了在南京的第一个冬天。

,在南理工的第一个元旦。过完元旦,似乎生活只有两件事情:考试,买票回家。大一的第一学期完全不知道该怎样学习,老师们一节课可以翻几十页书,可是我们却什么都没有记下。等到考试于是一起不知所措。

可是凡事有一个盛极而衰的时候。在经过了无数师生的追捧,一度成为南理工最火热的“造星”运动的十佳歌手大赛,在遭到无数选秀节目的冲击下遭遇了滑铁卢。

寒假返乡车票很不好买,却不能停下想要回家的脚步。提前十几天就开始倒计时,等待火车的长鸣,等待回家。

大概是2000年后,歌手大赛落寞的趋势已经无法避免,曾经人气如此火爆的歌手比赛也渐渐沉寂了下去。大赛举办者也由学校宣传部换成了“天籁音乐村”和各院系。难道是前几年的冷寂让“十佳歌手大赛”逐渐淡出学生们的视线,让“十佳歌手大赛”成了封尘的历史,不再为理工大人所熟知?

2月,新学期开始了。第一次看到嫩绿的水杉,看到盛放的二月兰,无比惊艳。

直到今年,校学生会重新改版,精心策划,沉寂了数年的歌手大赛终于又以金光闪闪的面貌重新出现到了大家的面前。“我们很注重赛制创新,比如我们参考了现在社会上十分火热的选秀节目,采用海选的形式,吸引同学们的注意。”校学生会文艺部部长刘冠南同学说。海选这一形式的改革,不仅是给歌手大赛注入了新的元素,同时,它也的确为歌手大赛的重振雄风起到了很大的作用。同时,赛区制也是一大因素,“青潮”、“绿动”、“赤韵”三大赛区分别对应不同院系,而且选择在星苑、明苑这些人流量大的地方进行海选和派票也是为了造势。确实如此,“吃完饭出来,发现大家都在唱歌,也就挤进去唱唱咯,当时没想那么多,想不到竟然让我过了海选。”电光院的一名同学兴奋地说。

4月份,学校宣布自05级开始,学生必须累计获得4个的第二课堂学分才能毕业,一本很薄的小册子,但是代表着一种新的教育思路。很多人在那个时候并不在意,但是等到毕业时填写第二课堂学分卡的时候,才意识到自己的“第二课堂”似乎逃了太多。

从学生的层面上来看,选手实力都很强。另外不同类别的选手:“实力派”和“偶像派”,以及多元化的唱法:民俗、美声、流行……选手们可以充分发挥自己的优势,观众们也“各取所需”。凌老师说:“想要成为校园明星,做校园名人,原本就体现了人的本能。追求个性发展是当今大学生的普遍心理。”

这年春天的两会期间,胡锦涛总书记提出以“八荣八耻”为核心,树立社会主义荣辱观。学校立刻展开了轰轰烈烈的学习活动,相信不少同学现在还能够想起自己参加的讲演,竞赛一类的活动吧。

,我校主办、南京八所高校协办的南京首届大学生诗歌节在先锋书店举行。在快餐文化大行其道的时代,将抽象的诗歌用具体的形式表现出来是一种探索和创新,但是对于诗歌的复兴,我们还有艰难的道路要走。

今年的“十佳歌手大赛”缘何再度火爆?

6月,当酷暑再次在校园横行无忌的时候,我们开始了“空调教室大作战”,其残酷相信每个参与过的人都还记忆犹新。

从比赛本身来看,它的宣传、策划、组织都起了重要作用。

暑假之前,第一次选课,很新鲜。

“‘十佳’、‘首届’的冠名很有吸引力。”本届十佳歌手亚军――来自06级电光学院的张凯说道。他曾于2007年参加了由紫霞湖畔举办的“南京理工大学网络歌手大赛”并获亚军。“类似‘十佳歌手’的活动几乎每个院系都曾经举办过,冠名有异,如‘卡拉OK大赛’等等,但比赛吸引力和影响力都远不如这届。”凌老师也提到冠名“十佳”的重要性:“‘十佳’意味着竞争,区别于普通的文艺表演,更能激发同学们参与的热情。”

2006年,德国世界杯。整个大学期间只有这么一次,这个属于足球的夏季,校园中的球迷与非球迷都激动疯狂起来,艺文馆开始夜半为我们转播比赛,经常能听到看球归来学生的歌唱、呐喊与口哨。现在食堂里大家习以为常的电视,也是那个时候装起来的。

“比赛前的‘铺垫’很关键,这次宣传力度很大,营造了极佳的竞赛氛围。”本届校园十佳歌手大赛学生评委、文艺部成员余玮同学说:“我认为比赛火爆的一大原因是大力度的宣传。校学生会召集了每个院系的学生会主席,将比赛作为‘任务’传达下去。”

2006年9月―2007年7月:

“策划很出彩!”评委顾建阳老师毫不吝啬对此次大赛的称赞。“赛制很有系统,有吸引力。”参赛选手张凯说道。据悉,本次大赛在赛制保证了每个院都由至少3名同学参加PK赛,充分照顾到实力相对较弱的院系,在很大程度上保证了‘亲友团’的数量,扩大了声势。凌老师也提到:“院系PK赛为‘十佳’攒足了人气。选手虽然以个人名义参赛,但也似乎代表着院系,这样选手和观众在参与这次比赛时多少都会掺着‘集体荣誉感’。”

学习 成长

当谈及为何参加这次比赛时,选手们有不同的声音。本次“十佳歌手大赛”亚军张凯说:“我大四了,即将离开校园,参加这次比赛也是为了给大学生活增添乐趣。”也有校园歌手放弃参赛,比如担任了“青潮”赛区海选、复选以及两场晋级赛评委的余同学。她说:“我是学生会的,工作人员不能参赛。而且,我大三了,想把更多的机会留给他人。”

,《南京理工大学报》迎来了她创刊的第700期,我们一路走来,共同拥有前进道路上的酸甜苦辣。

网络时代的“一夜成名”和“炒作”的潮流,以及“娱乐化”社会生活的倾向所体现的社会潮流都对这次比赛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我们当时(2004年‘首届’十佳歌手大赛)举办的比赛形式还比较传统,没有经过电视媒体的‘洗脑’,各种选秀还没有兴起,所以不存在‘海选’这种现场报名、现场演唱的初选形式。”凌老师说道。“2005年超女之后,湖南卫视等一些娱乐性节目策划得越来越富有创意了。很多电视节目推广到校园都很有吸引力。”

新的学年,不知不觉已经来到南理工整整一年,没有了初来乍到的新鲜感。大学生活也变得更加丰富,课程变得很多,学习似乎没有大一那么轻松。留在社团的也开始在社团里忙忙碌碌。相信我们每个人在那个时候都有些迷茫,不知道自己要干什么,也不知道自己能干什么。可是幸运的是经历过了那段迷茫期,我们都成长了不少。

宣传造势,形式改革,群众心理,社会潮流,再加上前三甲所得的丰厚的奖金。种种因素,终于把消沉多年的“十佳歌手大赛”重新带入了高峰。

从这一年的10月开始,公务员考试变得异乎寻常的火热起来。

大二了,终于可以买电脑了,记得2006年的那个秋天,很多人奔波在珠江路和南理工之间,为自己或者同学买电脑。从这个时候开始,电脑成了我们生活中最最重要的一部分,或游戏网络,或刻苦学习,很多习惯也因为电脑的到来而改变。

这一年冬天,四号门开始了新一轮更大规模的修整,没有知道人它什么时候会修好,也没有人知道它要修成什么样,在我们来到南理工的时候,它就在修,一直到我们离开,四号门也一直没有停止变化。

,在四六级考试前夕,我校正式宣布四级证书与学位脱钩。听到此消息,为英语发愁的同学不由松了口气,与学位脱钩,毕竟标志着教育改革的一个大的举动,但考级的热情仍在继续,因为证书毕竟还是与工作挂钩的。

每一年的春天,水杉林里的二月兰就是南理工一张精美的明信片,2007年3月,日本一个知名和平团体――紫金草合唱团一行来到我校交流演出,在他们离开以后,水杉林的入口处多了一块“和平园”。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