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庆兴对多塔、远古遗迹守卫等游艺都极其训练有素,队员们开展了准期8天的暑期支援教育活动

作者:唱歌    发布时间:2020-04-26 13:26    浏览:

[返回]

2012年Astar冠军专访——艾庆兴

本报济宁8月9日讯 近日,西安电子科技大学理学院暑期社会实践队来到陕西省渭南市临渭区阳郭镇康坡小学,队员们开展了为期8天的暑期支教活动。

西安电子科技大学的前身是1931年诞生于江西瑞金的中央军委无线电学校,是毛泽东等老一辈革命家亲手缔造的我党我军第一所工程技术学校。学校八十年栉风沐雨、新世纪砥砺前行,诠释了“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崇高品格,铸就了“勤奋、文明、求实、创新”的优良校风。2011年金秋时节,西安电子科技大学将喜迎建校80周年。为此,本周刊推出“西电记忆”栏目,希望通过珍贵的历史片段,重温西电发展史上那些历久弥新的珍贵记忆。

百度爱好者(Baiduer.com.cn)消息 第一次见到艾庆兴给我的印象是“可爱的大男孩”,没有传统中IT男“木讷、不善言辞”的特点;采访中,艾庆兴谈吐客气、谦虚,语速较快,不时喜欢微笑,在跟人对话时会注视着你的眼睛,清晰而严谨地表达自己的观点。正是这位来自西安电子科技大学的大二学生摘得了今年Astar百度之星程序设计大赛的第一名。跟他的谈话在晚风中落下淡蓝色的痕迹,他思想的小宇宙并不亚于其在计算机方面显露的才华。

支教期间,队员们精心备课,尽可能多地传授孩子们平时难以接触到的知识,如英语、科技、安全常识等,如绘画、折纸、电脑等。队员们还教给孩子们唱歌、跳舞,给他们带去了欢乐。

图片 1

图片 2

来源:

赵志安 王志亮 1931年,是中央红军无线电通信工作创建和初步发展的时期。红军从半部电台开始,建立了无线电队,办起了无线电训练班,使红军的通信工作有了一个良好的开端。 随着红军队伍的扩大以及在战斗中缴获敌人电台的增多,以无线电训练班的形式培养无线电人员已赶不上部队的需要。1932年春,训练班转移到江西瑞金的洋溪,改为军委无线电学校。不久,学校又迁到坪山岗,改为中国工农红军通信学校。刘光甫任校长,曾三任政委。至此,我军历史上第一所通信学校光荣地诞生了。 坪山岗离瑞金城20多华里,是山区的一个小村,交通不便,较为偏僻。全村只有十几户人家。由于蒋介石对中央苏区进行经济封锁和军事 “围剿”,战斗频繁,物质条件十分艰苦,但是红军战士是难不倒的。学员大都是连队的优秀指导员、青年科长或青年干事,他们和教员一起,始终以高涨的革命热情,战胜种种困难,很好地完成了教学任务。 红军通校的学习条件很差。没有校舍,就动员群众让出一些房子,东一间、西一间地住着教员和学员。没有床,就用石块和砖头垒起来当床“腿”,上边搁两块木板。有的学员干脆把稻草铺在楼板上睡地铺。没有棉被,每人只有一条布“毯子”,通常是两个人共用一床,以便垫一条,盖一条。夏天的夜晚,山村的蚊子很多,咬得大家睡不成觉。于是,学员们就到地里采来艾蒿一类的野草,烧烟驱赶蚊子。到了冬天,山风呼呼地吹着,从门、窗的缝隙里灌进来,冻得人直打颤。学员们就找一些稻草取暖。实在睡不成,有的学员就起来在院子里跑步,或者背电码。尽管这样,第二天还是照样抖擞精神上课。 那时,学员的伙食也是比较差的。粮食限量,每人每天一斤半大米,菜金两分。由于缺油少盐,常常是白水煮南瓜,里边放一点盐巴。到了1934年,粮食供应更加困难,不少同志吃不饱,就采取分配包干的办法,每人用一片小蒲草包蒸米饭,包上挂上牌子,写上自己的名字。在这种艰苦的环境下,大家还十分注意节约。月底分得1角或几分“伙食尾子”的时候,党团员们总是立即交两枚铜元的党费、团费,再交一枚铜元的“互济会”会费,剩下的就买牙粉、牙刷和针线,有的则买2两麻搓绳子打草鞋。 最困难的还是教学用品的缺乏。没有纸张,就用当地产的竹子自己造毛边纸用。油印教材缺少蜡纸,校长刘光甫想了个好办法,把毛边纸放到大米汤里过一下,晾干后当蜡纸用,还真解决了大问题,每张“土蜡纸”能印不少份。抄报用的铅笔,是最基本的学习用品,但当时很难搞到。每个班都专门开会讨论,研究削铅笔和用铅笔的办法。一支铅笔用到只剩下二三公分还舍不得扔掉,用两片竹片夹着铅笔头,用线绳拴牢继续使用。每个学员最大的愿望就是希望能有一支较好的铅笔。大家从书上看到外国人从前把雁翎削成笔尖,蘸墨水写字。就学着用竹片或鹅翎削尖了做钢笔。如果有谁分到一个钢笔尖,那就会像爱护自己的眼睛一样爱护它,用完了就赶紧擦一擦,不让它生锈,用坏了以后还舍不得扔掉,磨一磨再用。 建校初期,学校里只有一个电码练习器。练习器用的干电池没电了,又买不来,大家便用铁钉在电池底部打上几个小眼,把它装在灌有盐水的竹筒里泡着使用,一直到电池的锌皮完全被腐蚀掉为止。缺少电键,学员们便用自己的左手拇指当电键,练习发报。大家还克服了文化程度低等困难,顽强地坚持学习。 通信学校的生活是相当紧张的。每天要坚持8小时正课,早晨1小时早操,晚上两小时自习,都是集体活动。仅仅在饭后有一点儿自由活动时间。曾三政委每星期都要给学员们上政治课,讲红军的性质、任务、马列主义基础等革命道理,使大家明确了学习的目的和肩上的责任。全校人员充满了革命乐观主义精神。晚饭后的自由活动时间里,教员和学员们一起打篮球、乒乓球等。学校开晚会时,大家唱歌、猜谜语、讲故事,有时来个捉迷藏。每逢春节,学员就同驻地群众一道,敲锣打鼓,跳跳唱唱,热闹几天。那时候,参加学习的红军战士一心要学好本领打反动派,对于这样的文娱生活已经很满足了。学员们毕业后,都坚决服从分配,愉快地走上战斗岗位,有的上前线,有的留后方,有的到国民党统治区,在不同的工作岗位上,为共同的事业英勇奋斗。第2期毕业的李白同志,在参加长征后调往上海做地下工作,曾两次被捕。但他坚贞不屈,直到被反动派杀害。电影《永不消逝的电波》就是根据李白事迹改编的。李白同志不愧是通信战士的光辉代表,也是红军通校的光荣。 来源:《科学时报》 2011-04-12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