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以拍风景、搜索匹配图片、跟着图片中的姿势拍完整照片,《三号路》主打歌曲《五路车》的演唱者

作者:唱歌    发布时间:2020-04-26 13:26    浏览:

[返回]

图片 1

可以拍风景、搜索匹配图片、跟着图片中的姿势拍完整照片,还可以加入滤镜、贴纸等好玩的模式。近日,一款叫智能pose相机的全新手机软件获得全国比赛大奖并在校园走红,被称为拯救“拍照无姿势星人”的神器。这款有趣的小软件出自西安电子科技大学学子彭诗尧团队之手。

“五路车载不走我的思念,三号路人群依然……南京的天气渐渐地变暖,我的心现在越越来越寒……”白色T恤,棉布裙子,白色的帆布鞋,如同安妮宝贝笔下的女子,抱着吉他在台上唱着安静的歌,没有人打扰,场下所有的观众静静地听她讲述着那些发生在校园的故事,跟着她一起走在那条长长的三号路,坐上那辆通往理工大的五路车,如今大学生活走到了终点,水杉林、二月兰、时间广场……诉说着大学的那些青葱岁月,流着淡淡的忧伤。

苏宁,原名刘凤莺,辽宁铁岭人,现居江苏淮安,十七岁开始发表诗歌和小说,著有诗集《写给青春》、《唱歌的马兰花》。《平民之城》通过对淮安风土、民俗和人性的书写,表达了作者旅淮多年的深挚情感。江苏省文艺评论家协会副主席陆建华和《扬子江诗刊》主编徐明德一致认为,《平民之城》读来像是文字版的《清明上河图》,一幅幅的画面展示清冽如水,文字明亮干净而不乏幽默,生动记录了淮安这座城市中平凡的市井人生和日常生活场景。资深评论家晓华、汪政夫妇为本次研讨会撰写了评论文章《一个人的淮安或故乡》,独具慧眼地指出,《平民之城》让我们认识了淮安,更确切地说是理解、感受到了淮安,因为淮安在苏宁的笔下不是以静态的知识的方式呈现的,而是以故事、细节、风景、人物、味道与温度呈现出来的。

图片 2

这是学术交流中心演出大厅“毕业放歌”的校园原创歌曲演唱会暨南理工校园原创歌曲专辑《三号路》首发式的现场,唱歌的女生叫杨丽娟,是理学院研二学生,《三号路》主打歌曲《五路车》的演唱者。

图片 3

真人演示智能pose相机的使用效果 彭诗尧供图

人文学院大四的李同学激动地说:“毕业之前来听这样的一场演唱会,就是想再次感受一下丰富多彩的校园生活。”

南京大学文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黄发有说,《平民之城》读来有一种“落地生根”的感觉,它以散淡的笔调追忆似水年华,提供了一种人和土地互相认知的思考,独具风格和意境;尤其作品中介绍的有关饮食等方面的风俗,让人感觉到一种天然的、在大城市中消失已久的风土人情。解放军国际关系学院文学评论中心主任、我国知名青年女评论家李美皆说,《平民之城》处处都是温情,展示了日常生活中人与物的和谐之美,那样一种让人嫉妒的美,既有沈从文的乡气,又有点席慕容的笔调,彰显作者朴素唯美的心态。南京大学文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张光芒说,《平民之城》有三个特色:文化视角、平民立场、审美意识,作品以人和城市、人和土地的关系为视角,读来有一种非常熨帖的切近感。诗人胡弦则将《平民之城》形象地定位为“写给淮安的一封情书”。我校电光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车文荃指出,本书的描写非常清新细腻,语言简洁干净,给人以赏心悦目的阅读感受,作者对第二故乡淮安的缱绻情怀,令人感动。

“我平时就喜欢想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在发明这个相机之前我们还做过教你怎么跑步、怎么唱歌的一些小软件,虽然没能推行,但也积累了一些经验。”说起这款智能pose相机的设计初衷,软件工程专业出身的彭诗尧显得很平淡,“最开始我只是对一些论文中的图像识别算法感兴趣,觉得如果一张图片能识别出有哪些标签是挺奇妙的一件事。但算法比较专业,就想着能不能让它更接地气一点儿,把它用到有趣的东西上去。既然它能识别图片中的标签,那可不可以随便拍一张风景照,让它识别出风景里有什么?是不是可以根据识别出的标签,在预先上传了图片的资源库里匹配一些有人物、有造型的照片出来,这样的话就能根据这些照片中的风景摆各种pose,而且上传得越多搜出来的东西也就越多,它就越精确。”

“喊楼”被人骂成了“250”

图片 4

随后,抱着试一试的态度,彭诗尧的团队用两个月的时间将“点子”变成了产品,后来还报名参加了互联网+和研究生移动比赛。

演出结束后,记者看到,另外一群毕业生围在时间广场上唱歌,其中一个学生蹲在地上呕吐。宿舍楼那边,一群男生在10舍女生楼前开始“喊楼”……

研讨会主持人、青年文学评论家张宗刚博士最后总结说,《平民之城》结构大气自然,行文舒缓有致,仿佛阳光从天空中洒落,种子从泥土里发芽,呈现出跨文体写作的魅力。作品融萧红的悄吟低唱、迟子建的牧歌风调、刘亮程的灵动洒脱于一体,散发着一种万物花开式的纯洁静美,一种仁者爱人、亲切包容的世俗情怀。作者用六天时间写出这部长篇,显示了倚马可待的创作才情和非凡潜质。对于像苏宁这样名气不大而实力可嘉的文坛新锐,评论家有义务和责任予以关注,并给出实事求是的评价。

据介绍,彭诗尧团队在网上搜集大量信息,查找并试用同类软件发现,这些教人拍照的软件都有各种不足,很多都是给了一个简笔画,简单到根本没有人物表情。“这说明这类软件还是很有市场的。”彭诗尧敏锐地捕捉到了这一点。

又到了一年一度的毕业时刻,毕业生们用各种方式尽情地表达着那股复杂的情绪。

图片 5

“我们这款相机最大的创新点就在于目前还没有哪个软件可以将图像识别与照相融合在一起,至少我们调研时还没有发现。”对于自己的产品,彭诗尧很自信。

西祠网站“理工大佚事”版上,一位网友说,“喊楼嘛,理工大很多年来的传统,年年都有”。其实他错了。“喊楼”不过是学校最近两年才出现的事。去年,江苏电视台的名牌节目《南京零距离》把这一现象曝了光,著名主持人光头孟非在点评这一新闻时,居然用了“南理工学生是250”的话语,羞辱了南理工一番,气得学生们在网上大吵着要孟非道歉。

本次研讨会是诗学研究中心继今年5月27日成功地举办黄梵长篇小说《等待青春消失》研讨会后,又一次富于影响的文学活动。为一部校外文学作品举办研讨会,意味着南理工诗学研究中心在外界的影响与日俱增,正在努力突破大学“围墙”,逐渐成为一个八面来风兼容并蓄的开放式平台。诗学研究中心自今年3月正式挂牌成立以来,陆续开展了一系列有声有色的活动,如邀请知名学者孙绍振教授来校开设讲座,邀请著名电影导演陆川与我校学子对话,成功地指导我校第二届大学生经典诗文诵读比赛等。

考虑到前期上传的图片库必然不能满足越来越多使用者的需求,彭诗尧就在软件中增加了用户自己上传照片、添加标签的功能,并且将肖像权等涉及法律保护的问题都清楚地列在用户注册协议中。用户添加的标签越多,图库搜寻和匹配的就越精确;上传照片被使用得越多,热度就越高,所赚取的虚拟货币P币也越多,这种虚拟的货币可以用来购置新的滤镜、贴纸等。面对一个景区众多景点的困扰,他们还融入了精准定位功能,能够精确匹配某一景点的照片,通过后台对图库照片的裁剪、压缩,使用户能够花最少的流量、占用最少的内存就学到最喜欢的拍照姿势。

气归气,一年过去,大家依然“250”似的“喊”起来,不是挑战什么,而是的确需要一种激烈的情绪表达方式。

对产品未来的发展,彭诗尧有很多想法,比如加入实时打分功能、社交功能等。

记者从一个叫“狼”的网民那里了解到,其实南理工真正形成传统的毕业现象是“放歌”,从上世纪九十年代一直延续到2003年。那时,每每临近毕业,学校里就会响起一片歌声,尤其9舍和10舍之间。9舍住着毕业班的男生,到了晚上,几个男生宿舍里就会打开电脑,将音箱对着对面10舍的女生宿舍,播放歌曲。这些歌大多是播放给所有女生听的,有时也会表明就是送给某一个女孩,还会请对面的女生点歌,然后大家一起听,有时还会一起唱,唱着唱着,眼泪流出来……

创新并没有一套教科书式的方法论,也没有固定模式,彭诗尧说,创新就是很多奇思妙想“怪”点子的实现。采访中记者了解到,彭诗尧的本科毕业设计是一款很受欢迎的应用类APP,可以帮助大学生记微积分公式。“虽然本科时候的这个软件比较成功,但是后来的一些点子也有失败的,产品做出来了,才发现没什么人用。”面对失败,他们也会沮丧,也会想放弃,但彭诗尧说:“我们绝对不会因为有的产品失败了就不做了,这个点子不行,我们还会有新的点子,总有一个会被大众所接受。”彭诗尧认为,创意很重要,但创意如何被实施出来、获得认可并创造价值,这一点也很重要。(记者 任娜 实习生 马晨卓)

这样“放歌”会延续到深夜。“狼”说,这才是形成传统富有特色的南理工毕业文化。

但是到2004年,这一行为被制止了,因为太影响其他同学休息了,尤其是正是低年级学生的考试时间。随后两年,毕业生们却“创造”出了用挂床单的方式来“呐喊”。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