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上5图杨发勇摄,您能大致介绍一下京城国际油画周的情景吗

作者:唱歌    发布时间:2020-03-24 16:21    浏览:

[返回]

通讯员:高裕、王正珺、韦小婉

摄影:杨发勇、赵然、孙习红

记者:付晓歌 实习生:彭云涛

“2015年十大珞珈风云学子”日前揭晓。至此,风云学子评选已经走过了十年春秋,共评选出100位校园明星。

文字:杨文砚

编者按:由我校和中国艺术摄影学会主办的《时代印记 多彩世界——2015北京国际摄影周作品展》于12月7日在万林艺术博物馆开幕。湖北日报、湖北广播电视台、荆楚网、武汉大学报、武汉大学新闻网、武汉大学广播电视台等多家媒体采访了中国艺术摄影学会主席杨元惺。

4月22日晚,“2015年十大珞珈风云学子评选揭晓暨颁奖晚会”举行。二十位候选人分五组PK,每组有两人获“风云学子”称号,他们在不同的领域表现出色,或以才华取胜,或凭实力成功,或因精神感动。(排名不分先后)

紫,是梦幻。红梅、云南早樱,朵朵带来春天消息。春风拂过,珞珈开始一场梦幻变装。

图片 1

张韵秋:成就自己,也成就别人

紫,是高贵。会唱歌的鸢尾花与金缕梅,在树林中展现出高贵的身段。

记者:你和摄影结缘近60年了,能简要介绍一下半个多世纪的摄影历程吗?

图片 2

紫,是魅力。珞珈山是多少莘莘学子所向往的地方。

杨元惺:1956年,我父亲从国外带回来一台捷克120相机,那时年少好奇,我有事没事就琢磨这台相机,还把相机拿到学校给同学拍合照。1961年我参军,也把相机带上了,给战友们拍照。“文革”期间,我转业到北京有机化工厂宣传科工作,每个星期要出一期墙报,我就组织了60多个人在业余时间摄影,记录下工作中的点点滴滴贴在墙报中。每次看到大家在食堂门口看墙报栏,我都感到很自豪。周总理去世那天晚上,我们连夜组织赶洗了1600张总理的纪念照片,分发给全厂每个职工留念。

和众多校园牛人一样,经济与管理学院2012级本科生张韵秋有很多令人艳羡的成绩:托福总分111,本科四年平均绩点3.85,即将进入麻省理工学院攻读金融硕士……

真好,成为这所百廿老校的小小一份子;真好,每一次前行,都有你在身边为我加油。

后来,受到几位摄影名家的影响,我逐渐成为摄影爱好者,拍了越来越多的照片。1978年,我在中国科协秘书处工作,有机会为钱学森等很多老一辈科学家拍照。2000年开始,我有针对性地去拍摄了中国和世界的大好河山,就这样一路走来一路拍。

其实,她的精彩还不止于此。她每天会花2个小时运营iShareWHU——一个由她于2014年创立、现已拥有近3000位固定用户的校园微信公众平台。以“鸠鸠”为笔名的她,会定期在这个平台上分享关于学习、实习的各种干货,也会偶尔发发鸡汤、开开玩笑,帮助迷茫的学弟学妹们解决情感问题。

图片 3

记者:您能简单介绍一下北京国际摄影周的情况吗?

颁奖词:2800个固定用户,你抛开顾虑,真诚分享。200篇原创文章,你字斟句酌,亦是与心推敲。优秀的人并不少见,但能让别人优秀的人或许不多。未让自己的奉献之心枯萎,便让别人的五彩之梦绽放。纵使道阻且长、世事艰辛,也要不忘初心、温柔前行。

图片 4

杨元惺:我们中国艺术摄影学会是1988年建立的,先后发起了平遥国际摄影展,参加了大理国际影会,牵头了济南国际双年展,发起了北京国际摄影周。后来,北京国际摄影周、北京国际设计周和北京国际电影节成为北京重要的文化活动。

段昌伯:为梦想孤注一掷

图片 5

国际摄影周已经延续了三届,越办越红火,参加的作品多了,作品的质量也提高了。我们联合了新华社、中国摄影家协会、歌华文化集团等,使得展览更有专业性、群众性。

图片 6

图片 7

记者:此次在武大举办的摄影展有什么特别之处吗?

2014年的夏天,来自梅园小操场的欢呼声,打破了本属于毕业季的寂静。将近三千人,为了一场个人毕业演唱会聚集在这里。台上,站着一个爱唱歌的胖子,他是那一晚的主角;台下,荧光棒和着他的歌声摇曳,宛如璀璨的星空。

图片 8

杨元惺:我们曾在北京大学、清华大学、人民大学等高校办过展览。这次恰逢北京国际摄影周刚结束,我们就有选择地把一部分学生可能喜欢的作品拿到武大来展览,各种类型都选了一些。

他叫段昌伯,新闻与传播学院播音与主持专业毕业生,草莓音乐节主唱。他的声音是我们那年共同的珞珈记忆。

以上5图杨发勇摄

我是湖北人,我的父亲曾在武汉大学农学院工作过,我对这里有着特殊的感情。武汉大学校园之大、风景之美让我们震撼,我决定在这里办次展览。

颁奖词:他是樱花大道上唱着《合照》的胖子,他是梅操毕业演唱会的主角,他是草莓音乐节上掌控麦克风的主唱,他是录音棚中声嘶力竭歌唱的愚人,他是音乐道路上迷茫中坚守的勇者。虽然他知道,他可能不会站在麦克风前唱一辈子,但他还是为了他的音乐梦想孤注一掷,他的音乐,凝刻珞珈山下六年的时光。

图片 9

记者:您为什么这么喜爱摄影?

王春彧:用行动书写励志故事

赵然摄

杨元惺:我爱好游泳、骑自行车旅行,也打高尔夫、看电视,但是我觉得这么多活动里面,最让我感兴趣的、既能锻炼身体又能陶冶情操的就是摄影。因为摄影结合了旅行、登山、走路、欣赏美、了解人文等,它是一个综合体,所以我觉得摄影是最有益的活动,也是我退休后最爱做的事。

图片 10

图片 11

记者:很多年轻摄影发烧友认为,“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想要拍摄好的摄影作品必须首先追求器材,您怎么看?

高高瘦瘦的个子,带着沉稳、温和的嗓音。他是王春彧——连续四年获得甲等奖学金,涉及建筑、城市规划、平面设计、APP与交互、互联网产品设计等各领域超过10项竞赛获奖,5项科研成果,4篇第一作者核心期刊论文……最终,他以建筑学总成绩第一的身份被保送到国内建筑学顶尖学府——同济大学。

孙习红摄

杨元惺:我认识的很多老一辈摄影家,他们的照相机都是没有自动曝光的,完全凭人工经验曝光,但是他们也出了很多杰出的作品。我的《神湖仙境》也是用佳能的第一台单反数码相机拍摄的,只有600万像素。2003年4月,我从香港买来相机,6月就开车去西藏拍摄。这台相机像素不高,但同样能拍出好的作品。当然,用一些高端的相机能获得更丰富的细节,曝光更准确。是否买好的器材要根据自己的经济条件来判断,但不是摄影好坏的决定性因素。能否拍出好的摄影作品,决定性因素在于你对生活的态度。对景物的追寻要有耐心,用好光、取好景,这个是主要的。

“大神”是朋友们谈到他的第一印象,但“我并不是天才”是王春彧惯常的回答。

(编辑:付晓歌)

图片 12

颁奖词:他,成绩第一,连获四年甲等奖学金;他,屡发论文,保研同济建筑;他,最佳辩手,带队获金秋季军;他,曾担任Bellastock中法青年建筑师水上建造节负责人,又带头研发历史文化街区动态感知系统;他说,执行力胜过天资。

神湖仙境(杨元惺摄)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