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边唱歌祝福游客,在一次次训练中

作者:唱歌    发布时间:2020-03-17 00:15    浏览:

[返回]

11月23日,2018年天津大学优秀学生标兵终评会在北洋园校区求实会堂报告厅举办,经过激烈角逐,10名学生荣获2018年天津大学优秀学生标兵荣誉称号,同时获得3万元奖学金。5名学生获得天津大学优秀学生标兵提名奖,并获奖学金1万元。

  终于到了说“再见”的时刻。

(学生记者团记者元滢洁 徐天翼 陈铮杰 王芷璇 李春雪)龙凌云,天津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2017级硕士生。曾服役于南京军区某特战旅,被授予“特等狙击手”荣誉称号、“长跑一级能手”,荣获全国大学生自强之星提名奖。他还精通书画,是国家三级美术师,中国十大青年书法新秀,在多个书画比赛中获奖。文武双全,刚柔并济。在最近正在进行的天津大学“十佳杰出青年”(学生)评选中,“特种兵”龙凌云成了最令人瞩目的候选者,让人们不禁想起曾经大热的电视剧《士兵突击》中王宝强主演的许三多。  图片 1  迎难而上 终圆军旅梦  初见龙凌云,他戴着黑框眼镜,笑容明媚,个子不高,背着一个大大的双肩包,一副踏实书生模样,很难让人将他同“硬汉”联想到一起。然而,他曾经却是一名铁骨铮铮、成绩卓越的特种兵。  龙凌云出身自军人世家,爷爷是参加过抗美援朝的老兵,叔伯也都曾是军人,从小他就受到长辈们的熏陶,培养出军人情怀。龙凌云自小就爱看军旅题材的影视剧,那些飒爽英姿的军人形象深深吸引着他,更是让他对军旅生涯充满了憧憬,立志成为一名军人。然而他的入伍过程却并非一帆风顺,甚至还有些坎坷。  第一次申请入伍是在大一,因为身高不够而被淘汰。大二他继续申请,勉强达到身高要求,又因为眼睛近视被拒。他一度想放弃,但这个梦想在心中却始终挥之不去。于是,大四他告诉自己最后再试一次。这一次,年龄又超过了要求。努力的人总会被眷顾,当时在维持体检秩序的他,遇到了自己的“伯乐”。他因书法、长跑等方面的才华受到一位武装部长的赏识,而被允许破格入伍,成为一名文艺兵。  但一直以来的梦想让他不满足于仅仅做一名文艺兵,于是他决心加入特战旅。但是特种兵选拔并不招文艺兵,他就转入了最艰苦的基层步兵连队。先申请加入南京军区某特战旅,又参加了全军区特种兵集训营。他的班长觉得不可思议:“你才来当兵几天就申请这个,好多人当兵好几年都不敢申请。”但他并没有退却,而是努力准备特种兵的选拔。  选拔要求必须会游泳,而龙凌云是个旱鸭子,在测验时不会游泳的他一下子跳入水中,这股拼劲儿让选拔的教官破例给了他一个星期的学习时间。而他也在这一星期里从零开始,学会了游泳。作为一名“近视眼”,他通过大量的训练,找到了适合的焦点,甚至成为数一数二的狙击手。而中学时已成为县级长跑运动员的他,也通过了在16分钟内完成武装五公里的考核。长跑和狙击项目为他的集训成绩增光不少。“讲求策略,正视自己的劣势,发挥自己的优势”,这也是他取得优异成绩的重要原因。  图片 2  淬火涅槃成尖刀  真正的特种兵训练,远比影视剧中表现的场景更残酷。而成为特种兵的这一段常人难以想象的经历,对龙凌云来说,既是荣誉也是噩梦。其中的艰辛和痛苦,正如集训队墙上的那几个字:“最舒服的日子永远是昨天。”  从选拔到集训大概持续六个月,包括海训、孤岛求生、攀岩等项目。正常情况下每天只允许睡四到六个小时,还要负重25公斤左右进行不少于三十公里的武装越野,几个人一组扛六百斤的圆木练体能。而最艰苦的还是“地狱周”训练:特战员们被催泪瓦斯熏,整整七天七夜不能合眼,甚至有人困到要用牙签支撑住上下眼皮。四分半的吃饭时间,两分四十五秒的洗澡时间,魔鬼训练激发着战士极限状态下的潜能。在这样高强度训练下,不少人没能坚持到最后。龙凌云也并非没有想过放弃:“大家能通过选拔,已经是各连队的最优秀的士兵了。真的受不了,离开也不丢脸。但是自己离开了,自己的连旗也将从特战集训营上空降落。”没有军人不崇尚荣誉,为了维护连队的荣誉,他拼着命一直在坚持。其中,狙击训练让他印象深刻:为了训练持枪的稳定性,教官会在枪上放几块砖头,或是一颗子弹壳,并规定他们持续举枪几小时手不能抖,否则就会面临跑五公里的惩罚。为了提高特种兵的胆量,有时还会在穿着伪装服趴在地上的战士身边,放上很多条蛇。而他也从一次次的恐惧和失败中变得更加勇敢、无畏和坚忍。  在武装泅渡课目中,他的皮肤一会儿被海水浸泡,一会儿被太阳暴晒,训练结束后浑身上下没几块完好的皮肤。在进行格斗训练时,体格并不高大的他抽中的对手却是一米八的壮汉,在一次次训练中,他练就了强大的抗击打能力。还有对他来说极具挑战性的攀岩训练,原本恐高的他,不得不克服自己内心的恐惧,拉着绳子在规定时间内攀爬四十多米的悬崖峭壁。每次训练手都会被绳子磨得长满血泡,但他只是往崖壁上搓搓,血肉模糊的继续投入训练。“后来其实都麻木了。”现在的他已能云淡风轻地谈起这种痛楚了。在长期的力量训练下,一双本用来写字作画的手竟也有了一掌拍开数个核桃的力量。  在孤岛求生训练时,仅凭手中几块压缩饼干、一点盐,一把刀和枪便要在孤岛生活七天,并完成规定的任务。没有淡水,为了生存,他和战友们只能用战靴和钢盔装着纱布、沙子,进行海水过滤。没有火,也没能掌握钻木取火的技术,他们只能抓捕蛇等动物生吃入腹。“那个海蟑螂,长着七八只脚,生吃,也不敢咀嚼。你吃下去的时候,感觉肚子痒痒的。”当他们结束七天的孤岛训练时,一个个狼狈不堪,几乎都成了“野人”。而除此之外,他们还要在岛上执行各种作战任务。在七八月份的酷热天气下,接受高强度训练的他们,常常汗如雨下,二十来天没穿过干衣服。  最难忘的是在深海进行的武装泅渡训练:龙凌云和战友被汽艇载到离岸十公里的海域,要求他们按编队游回来。在黑色的海水、猛烈的风浪和恶劣的天气情况下保持队列连续游泳四小时,并时常面临着被水下暗流卷走的危险,在那样濒临绝望崩溃的条件下,他真切感受到了死亡的威胁,心里想着:“我的父母就要没有儿子了,姐姐就要没有弟弟了。”最终,在战友们齐心协力的彼此支持下,他终于克服了这场生死考验。从早上八九点游到中午,他后背的皮肤全被晒到脱皮。但是,为了避免家人担心,这段经历他一直不敢对家人提起。而战友之间的默契和信任也是在这一系列训练中形成。  在艰苦的训练中,龙凌云和战友们便通过唱唱歌、用弹壳拼拼造型来苦中作乐。同时,在部队中兼职理发员、板报员、新闻报道员的经历也让他感受到了奉献的快乐和满足。  后来,由于身体受伤等原因,龙凌云在入伍第二年进入廊坊导弹学院学习反坦克导弹技术。随后进入皖东某炮兵团,成为另一种意义上的“狙击手”。令他印象比较深的是在2014年9月,参加的南京军区和北京军区的跨军区联合军事演习。在观察员的帮助下,他凭着过硬的技术,连续打下“敌军”七辆坦克。对方甚至派来一个排的特种兵小分队来抓捕他们。对方实战化逼真的演习行动使得这一次的经历堪比实战,龙凌云有了真正面临战争、奋战沙场的真实感受。他还根据自己参军的切身体会,发表文章《小黑蛋被俘后的反思——假如战争真的来临》,被全军政工网收录。  图片 3  军旅书画家  龙凌云不仅是名出色的特种兵,还是位优秀的书画家。也是因为写得一手好字,他才受部长赏识,破格入伍。在军旅生涯中,他曾创作了书法作品“军民鱼水情”代表南京军区第十二集团军某部赠送给江苏省委及徐州市委,表达军地两方的鱼水之情。  事实上,6岁开始,他便随祖父练习书画,先后拜师于王世祥、陈吉林先生,以行楷、隶书造诣最高,最喜画《万山红遍》,现为中国书画艺术研究院研究员、省书法家协会会员。他认为书法贵在传承:“在现代社会里,因为过度依赖电子产品,许多人提笔忘字,把最本质的东西丢了。无论是书法还是中国画都是中国的经典、是国粹,我们应该把它传承下来。”  到祖国最需要的地方去  “从事学术工作和狙击手训练是大同小异的。当狙击手要能够承受长时间的潜伏,一个小时甚至几个小时,最终才能完成任务。做学问也一样,要坐得住冷板凳,耐得住寂寞才能取得成绩。”如今,龙凌云已累计发表学术论文11篇,主编教材1部(《商务谈判与管理沟通(第2版)》),参编3部。结束了军旅成为一名学生,一直在严格的军事化环境下的他有些不适应,但龙凌云依然保持着对自己的严格要求:他的寝室永远保持着整洁。室友们也受他影响,每天都做卫生、叠被子。  进入马克思主义学院进修,选择中共党史专业学习,跟他作为一名文科生的素养密切相关。同时,在军队中他接受了不少党史教育,自己作为共产党员,也想更多学习马克思主义理论和党的理论知识。更重要的是,他见证了自己的家乡贵州在党的领导下实现了前所未有的高速发展,这使他感到强烈民族自信心和民族自豪感。  谈到未来的打算,龙凌云希望能去西藏、四川,能在祖国边远地区做一名基层公务员。这既是他自己小时候的梦想,也是他父亲的要求。“现在正是改革的深水期,也是扶贫的攻坚期,为人民服务是件好事。”  龙凌云作为战士,把精忠报国融入信仰,练就百步穿杨的本领,从一名普通士兵成长为特等狙击手;作为学生,他奔走于天津各地宣讲“三观”、宣讲党的十九大精神,他将自己的理想信念与使命担当融入中国梦,毕业后去基层、去祖国最需要的地方。人生的舞台可能会不断的转换,但为人民服务的本色永远不会变。  (编辑刘晓艳 刘金坤)

图片 4

  10月31日21时30分,上海交通大学的“小白菜”在世博园区6号出入口开始了他们的最后一次“晚安世博”,为世博会最后一批游客送行。

学校组织部、宣传部、学工部、教务处、研究生院、体育部相关负责人以及部分学院的党委副书记、副院长出席终评会并分别担任专家评委和教师评委。此外,来自各学院的800余名学生代表担任学生评委。

  “游客再见,大家晚安,BYEBYE!”每晚九点半,“晚安世博”的亲切道别准时在园区里响起,“小白菜”用微笑驱赶着游客的疲惫,送上热情贴心的告别。

天津大学优秀学生标兵奖学金始设于2008年,为学校最高荣誉的在校生奖学金,可与其他任何奖学金兼得。为选拔出能够作为天津大学优秀学生典范的品学兼优、综合素质突出的学生,优秀学生标兵评选条件异常严格。符合条件的在校生通过学院推荐或个人自荐报名,需要经资格审查、学校奖助学金评审委员会初审、各学院主管本科生、研究生教学工作的副院长进行通讯评议等环节,才能作为15名候选人之一登上终评的舞台。在终评环节中,候选人通过线上线下事迹展示、线下投票、终评展示三个阶段的角逐,总得分排名前十名的学生获得天津大学优秀学生标兵,第十一名至第十五名学生获得提名奖。

  今天的“晚安世博”和以往一样,一样热情的道别,一样真诚的祝福;但今天的“晚安世博”又不一样,今天的“晚安”时间比之前的延长了1个小时。“而且今天是最后一次,既是给游客的道别,又是对‘小白菜’身份的道别。”志愿者小王说。

图片 5

  晚上10点半后的世博园区渐渐冷清下来,但出口处热闹不减,近两千名“小白菜”全部上阵——自“晚安世博”被唱起之后,今天是最盛况空前的一次。到处是自发前来为游客道“晚安”的“小白菜”,他们在服务时间结束后,没有离去,而是自动排成队列,一边唱歌祝福游客,一边挥手致意,跳起简单的舞步。

终评会现场,15名候选人各显其能,在5分钟的展示时间中充分展示了自己在学业成绩、科学研究、社会实践、社团工作、志愿服务、文艺体育等多方面取得的傲人成绩。他们中有在国际顶级期刊发表高质量论文的科研达人,有保持专业成绩第一的学霸大神,有经历丰富、综合能力突出的校园精英,还有会打篮球、会唱歌的气质女神。他们与在场所有人分享了自己在大学期间的奋斗历程,展现了新时代北洋学子的青春风采,博得了全场人员的热烈掌声。

  《再见》、《朋友》、《对面的游客看过来》、《歌唱祖国》……一首接一首地唱,一曲接一曲地跳,“小白菜”结束了6个小时的服务,又接着“晚安世博”,依然劲头十足。

最终,经过现场统计分数,精仪学院陈子壮、自动化学院冀浩然、建工学院孔凡冬、经管学部刘子正、理学院王聪、材料学院王琪、环境学院汪湘、智能与计算学部周广猛、材料学院朱杉、建筑学院赵夏瑀获得天津大学2018年优秀学生标兵并获得3万元奖学金,自动化学院柴树洲、化工学院耿辉、机械学院刘天野、机械学院苏文、化工学院张轶铭获得天津大学2018年优秀学生标兵提名奖并获得1万元奖学金。

  有的道别尽显幽默,也有煽情的道别——“求拥抱、求合影、求留言”。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