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略知皮毛季军是个极端像孙燕姿的女子,在以前边笔者通晓她早就来过中华每每

作者:唱歌    发布时间:2020-03-13 18:22    浏览:

[返回]

图片 1

图片 2

图片 3

尚未见面之前一直在想象:一个重点高校广播台的台长会是什么样子?一个成绩一直在年级名列前茅、连续两年校三好的获得者会是什么样子?这两者的结合又会是什么样子?是严肃?是认真?抑或……

诺贝尔化学奖得主理查德.R.恩斯特教授做客我校“科学精神与实践”讲座,在讲座之前他欣然接受了记者团的专访。11月5日中午在国家光电实验室,刚刚结束参观的恩斯特教授坐在大厅里等待着我们的到来。

第一次听说王薇薇,缘于上一届的校园十大歌手比赛,只知道亚军是个极其像孙燕姿的女生。第二次则是在10月20号的晚上,第三届魅族全国音乐校园行武汉赛区总决选,听说我们学校的“孙燕姿”拿了第一名。

11月20日晚上,当我们走进东篱餐厅和陈鹏面对面坐下的时候才发现,他好像并不是想象中的那个样子:前卫的发型,酷酷的穿着……相反,他很亲切地招呼我们坐下,很快,他特有的亲和力以及风趣的的谈吐让我们放下了心中的疑惑,并一步步走进他的个性世界。

关于中国

24号的傍晚,在西十二,她从自习室走出来,瘦瘦的,瓜子脸,五官算不上很漂亮,但却精致干净,隐约透露出一种不羁又内敛的气质。我知道,这就是她了。

个性源自童年

访谈一开始,我们的话题就情不自禁地围绕恩斯特与中国的缘分展开,在这之前我知道他已经来过中国多次,并且在各个大学都办过讲座,但来华中大这还是第一次。而今天我得到了确切的数字,自上世纪七十年代第一次来华算起,恩斯特已经到访过中国十五次之多,而且参观了很多的大学和科研实验室。

舞台上,我几乎不化妆

陈鹏出生于安徽淮南的一个普通家庭,就是在这个普通家庭和谐而自由的氛围里,他收获了许多今后获得骄人成绩的资本。从小,父母十分尊重他的选择,实行不干涉政策。他说:“爸爸妈妈总会支持我实现任何不是太坏的想法。”

记者团:听说您已经是中国的老朋友了,这几次来中国印象最深刻的是什么?

王薇薇,新闻学院大众传播专业大二学生。谈起刚刚拿到的武汉赛区第一名,她只是淡然一笑,“算是无心插柳柳成荫吧。”

他爱唱歌,父母不干涉,就在这儿时的舞台上,他表演的天赋和潜力得以发掘;他爱看电视,父母不干涉,他说自己的知识储备很多都是通过电视获得的;他喜欢观察小动物,父母也支持,这使他养成了热爱自然、观察细致、善于联想的好习惯。陈鹏笑谈道:“我熟悉东九前面不管是在哪个季节飞过的每一种鸟。观察带给我很大的乐趣。”

恩斯特:“中国这几年发展真的是太快了,记得我第一次来中国还是1978年的事情,当时的一些地方远没有今天繁荣,尤其是上海,青岛这些地方几乎再去看就不认识啦。我还去过兰州,西宁这些内陆的城市,当然也包括这次来武汉,虽然不如沿海的那些城市那样惊人,但是这些变化是有目共睹的。”

“我本来是不想参加这个比赛的。”原来,就在比赛前几天,她新买的自行车丢了,当时心里很郁闷,而这个比赛最终的奖品是一部价值799元的mp4,当时,我校的赛场已经结束,“为了弥补心里的小遗憾,再加上朋友的鼓动,就跑去了武汉科技大学赛区。”她笑道,满是率真。

优异让他闪光

爆炸中探索的化学世界

去年的山东省“综艺满天星”大赛,算是王薇薇人生中第一次较为正式的比赛,她拿到了济南总决选第六名,后来在校园十大歌手比赛上,她又轻松拿到第二名,再到上周末的魅族全国音乐校园行武汉赛区第一名……荣誉不少,但她的音乐路途其实并不长。

陈鹏刚进大学的时候和每一个刚经历过高考的学生一样,学习放在第一位,并没有参加什么学生工作,基本上就是每天上课认真听讲。他总是坐在第一排,积极发言,有问题的时候就主动找老师交谈,最终还跟老师交上了朋友。晚上就去上自习,周末的时候到图书馆转转――典型的“学习型学生”。虽然现在广播台里有很多学生工作,占用了一定的时间,但他从来没忘记过学习,他的学习方法很简单,主要就是翻词典,看到一个单词,翻词典弄清楚它的用法,而在这过程中,又往往会联想到其他的一些词,再对比弄清楚两个词差别……就这样日积月累,词典翻得是越来越黑,英语知识也积累得越来越厚。

其实各种科学家开始走入这个领域的方式似乎都是千奇百怪的,而恩斯特对于化学的兴趣却是来源于阁楼里的一箱化学试剂。

初一时开始喜欢上孙燕姿,于是常常哼唱她的歌,“唱着唱着,就有很多人说我唱得像燕姿了。”到后来,不断有人说她长得也很像孙燕姿。就在前几天,薇薇刚去了趟理发店,就在她反复强调“维多利亚的长度、Hebe的发型” 后,发型师还是给她理了个燕姿头。图片 4

功夫不负有心人,他的努力使他获得了骄人的成绩:大一时专业排名第一,大二时由于忙于广播台的事,学习时间变少,但仍然取得了专业第三的好成绩。在这刻苦学习的两年里,他还获得“校三好”的荣誉称号。前不久,他还捧回了国家奖学金。消息刚下来,大家都为他感到高兴,他表示:“奖学金的获得给了我莫大的鼓励,接下来,我会好好学习,好好工作,抓紧最后的时间准备考研或者出国。”

记者团:您当时是在怎样的情况下接触到了化学从而决定把它当成一生的职业?

图片 5

图片 6

恩斯特:“那还得说是我13岁的时候,我无意中在家里的阁楼上发现了一个落满灰尘的盒子,一打开里面装满化学药品,这些药品是叔叔留下来的,我当时立刻就被这些瓶瓶罐罐和各种粉末迷住了,开始试着用它们进行各种我能想到的反应。我那种没有计划和理论的实验很危险,结果当然可想而知,有的能产生毒气,有的甚至还发生了爆炸。建议同学们不要像我一样,要听老师的指导。虽然令人担心,但是我真的就是从那时开始对化学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决定要当一名科学家,确切地说是化学家。” 

“大家对我最大的争议应该是模仿吧。”她说,带着几分调侃,几分平静。“学习唱歌,一般都从模仿开始,我没经过专业训练,只能这样。”在王薇薇看来,大部分歌曲都是制作人为歌手量身定做的,“学着她们的声线唱出来,感觉会更好。”她确实是在模仿,模仿燕姿,模仿王菲,模仿艾薇儿……对她来说,模仿是一种学习,是对美感的追寻,但模仿只是开始,她还有自己的小“野心”:“我们是未来的缔造者,如果我们在这条路上走下去,去揣摩思考自己的音乐与本土的文化相结合,也许可以用自己的方式创造另一种音乐,一种自己的风格。”

情系广播台

记者团:为完成当化学家的梦想您当时做出了哪些努力?

参加了一些大大小小的歌唱比赛,舞台上的她是一种什么样的状态呢?“我喜欢随着自己的感觉,来选择唱什么样的歌曲。”听了这么多歌,也唱了这么多歌,她越来越深刻地觉得,音乐这个东西,更多的是感觉,而不是技巧。

陈鹏酷爱看电影、听音乐、读各类文学作品,还学过声乐、弹琴、画画,善于播音、主持和唱歌。小时候的个性培养让他在大学的舞台上无拘无束地放飞自我。大一加入校广播台为他的成长提供了一个更广阔的空间,他的大学生活也从此转型。为了实现进广播台的目标,他付出了很多努力:因为广播台的早训,他没法保证充足的睡眠;因为工作上的不熟悉引发的失误,他也常常挨骂。回想着过去的辛酸,他苦笑起来。不过乐观马上归位,他说这些正好锻炼了他的细心和耐心,还造就了他不爱生气的性格。

恩斯特:“读书当然是获取知识与信息的最好途径,我当时就找了许多有关化学的书来读,后来我就进入苏黎世的联邦技术研究院学习化学。” 

她认为,比赛中有一些“把关人” 对唱功的评价和诠释角度多少会有偏差,总是在强调技巧,“而我一直坚持,唱歌确实更应当用心。”诠释好一首歌曲是能让听者感受到空间感、时间感和画面感,也可统称为美感的统一的,“我想参赛者应与评委一起向这个趋于理想化的标准而努力。”

搜索